放下情 家人的態度轉變了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六年,我因百病纏身四處求醫無果而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當時只是煉動功,借別人的《轉法輪》看了一遍,還談不上正式修煉。即使這樣,我的身體變化就很大,隨後我的妻子、兒子也相繼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妻子是做事十分認真的那種人,她就找老同修表示要請大法書看。但那時一書難求,到年底才請到一本寶書《轉法輪》。而我由于悟性差和工作忙的緣故,只是煉功,很少學法。幸運的是二十五年來,在師尊的保護、指引下,我終于從一個煉功人成長為一個修煉人。

現在我跟大家交流一下我最近經歷的一件事情。

我是家里唯一的大學生,妻子有高學歷,兒子學業也十分優秀。而且我們夫妻對雙方老人和家人在經濟上幫助很多,對家人很關心、愛護,所以家人對我們十分敬重,對大法也很認同。“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大潮一開始,我就驅車幾百里回老家,給全家人講了三退的事,家人也都退了。

二零二零年年初,妻子突然離世,家人對大法和我們的修煉產生了嚴重的負面想法。出于親情,又怕我和兒子也出現象妻子一樣的事情,所以他們采取各種方式勸我們“不要再煉了,有病一定要早治,千萬別耽誤了!”等等。

特別是二哥,當兵出身,現在又是個官員,對我說話有時極為尖刻,多次在電話中教訓我。我說︰“電話中交流不方便,等有空見面再聊。”幾天後,他突然給我打電話,說晚上到我家來交流。

看來他真是有備而來,那一晚,我們交流了很久。

他講了很多有關他對佛家、道家和國外的幾大教派方面的知識,我保持正念對待,態度祥和,不爭不斗。只是講法輪大法是什麼,大法弟子就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做一個比好人更好的人。同時,對他講的東西中他說不太清楚的地方講了我的看法。

他听我能講的這麼明白,感到很詫異,因為來我這里之前他特地看了很多東西為的是來教訓我一下的。他問我︰“這些東西你也看過?”我說︰“有的修煉大法前看過,但是和你一樣看不懂。現在你一說,我就都知道了。我現在看這些東西,有一種大學生看小學生讀物一樣的感覺。因為我現在修的是宇宙大法!”

那天我們嘮了很久,他似有所悟。但還是對為什麼修煉大法不用打針吃藥、不上醫院感到不解。我說︰“你既然看了釋迦牟尼佛的東西,對他講的關于業力的問題多少應該了解一些。”他說︰“看不太懂。”我說︰“大法說的很明白。有空你靜下心來看一看《轉法輪》就明白了。”

最後他說︰“我看你也不象鑽牛角尖、神神叨叨的人,這我就放心了。今後你的事我們不管了,你也再別給我們講你們的東西了,咱們各自過自己的生活吧。”我笑了,我說︰“我還是要講我該講的,听不听那是你們的選擇。”

他臨走時,我送給他一個在停車場拾到的真相U盤,他收下了。以前他是不敢看的,說每一台電腦都是在被監控中。這也說明中共惡黨為了不讓人了解真相,在公務員中搞了多麼邪惡的宣傳和恐嚇。

一個月後,大哥來電話,說幾天後是父親去世三周年紀念日,他們哥仨和家人要去上墳,問我去不去,以前我沒有去過,他們也不強求我。這次我說我去。

按慣例祭拜儀式完成後,要輪流給老人磕頭的,我說︰“我就給老人鞠躬代替吧。”大哥就說︰“那咱們就一起給老人鞠躬吧!”大家都沒有反對。

快到中午了,大家決定一起吃一頓團圓飯。吃飯前,二哥把我叫到一邊說︰“我算是明白了,要是在以前,你就是廟里的和尚。”看來真相U盤他看了。我說︰“其實大法弟子就是修煉人。只是我們幸運的有緣修煉了宇宙大法,不用出家就能修煉。”他說︰“我懂了,你們不是常人,所以大法師父才給你們講‘病’的問題。你媳婦是沒修好,才提前走了!”我給他講了我自己對師父講的“師父領門,修行在個人”[1]這個法理的體會,他點頭同意。

開飯了,二哥說︰“我先說點事。咱們以前因為小俊(妻子的小名)的事,都誤會老三(指我)了。現在我明白了,老三不是常人,他能出生在咱們家,是咱們家祖上積德了。老三跟咱們說的話,都是為咱們好,只是以前咱們沒听明白。今後他講的你們再听不懂,我給你們做翻譯!”

听了二哥的話,我的眼淚差一點流下來。以前跟家人講真相,我是抱著“你是我的親人,我是為你好”的情在講,效果不好。這回我把情放下了,就把二哥作為一個普通人去交流,他卻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就象師父說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2]

這是一段真實經歷,它提醒我們修煉人︰講真相要慈悲,要有智慧,要放下情,要用正念。

這是我現在的認識,寫出來與同修交流,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