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正招邪魔 心一正獲平安

Print

【圓明網】去年夏天,我和五歲的小孫子一起听明慧廣播的文章《憶師恩》。小孫子忽然問道︰“奶奶,您是不是煉法輪功啊?”我說︰“是啊!”小孫子說︰“為什麼光听您的伙伴(同修)講,沒有您講的呢?”听到此話,我無言以對,臉上火辣辣的。

是啊!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修煉二十多年了,早就應該寫寫個人的修煉體會了。在此,我想通過修煉中親身經歷的幾件神奇的事,見證師尊的慈悲和偉大;證實聲明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的確保生命的平安。

一、向內找、誠心道歉 牙痛消失

前年,有二、三個月,我一直牙痛,造成臉頰腫脹,牙齒松動,牙床紅腫、疼痛。我吃不好、睡不著,在痛苦中煎熬。那時真正體會到了常人講的“牙痛不是病,痛起來真要命”的說法。

我靜心學法,向內找。我把牙痛看成是好事,知道是讓我提高心性的好事。修煉人遇到的魔難都不是偶然的。按理我有師父的保護,邪惡是不敢動我的。口中牙痛,一定是我沒修口,也就是沒修心。邪惡的迫害,是人心招致的。牙痛持續這麼長時間,我卻遲遲未找到根本原因。

後來,師尊安排鄰居同修來和我一起學法、交流。我不斷的向內找,在法上歸正。一天,我終于找到了不修口的原因︰A同修和我是多年的同事,後來成為鄰居,兩家孩子一起長大,彼此很熟悉。我受邪黨文化的燻染,後天形成的觀念,曾經在同修之間議論過A同修,話中有抱怨,有瞧不起對方的意思。說話不夠寬容、慈悲,無意之中傷害了對方,造成了同修之間的間隔。我不自覺的造了業,牙痛遭罪,不正是在還業嗎?

我對鄰居同修說︰“我不應該背後議論A同修,是我不修口造成的牙痛。對不修口,一直沒有引起我足夠的重視。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的清醒,真正的認識到它的嚴重性。”話一出口,牙痛瞬間消失。鄰居同修說︰“你心里認識到自己不對了,但你還得拿出實際行動,當面向A同修道歉,消除彼此的間隔啊。”第二天,我找到A同修,我們一起學法。然後,我誠心的向A同修道歉,並請她原諒。A同修也向內找,我們都在法中歸正,表示要珍惜緣份,攜手並肩,共同精。回家以後,我不光牙不疼了,臉也消腫了,一切恢復正常。

二、心不正招邪魔 心一正獲平安

去年秋天,兒子的公司需要我登記辦營業執照。我來到勞動服務公司做登記,一位女職員遞給我一張登記表格填表,她在電腦上做登記。女職員問我︰“你是黨員嗎?”這時,我心里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對兒子營業有好處。”我不假思索,脫口而出︰“我原來是,現在不是了。”

女職員馬上填寫了“黨員”。我一看,心里“咯 ”了一下。二零零五年,我就在大紀元網站公開聲明退出邪黨了。今天我這是咋的啦?我當時就後悔剛才說的話,知道錯了。我請女職員給我去掉“黨員”的表格,可女職員態度強硬,執意不改。無奈,我邁著沉重的步子離開了。

回到家里,我的牙齦痛就開始了。飲食痛苦,晚上睡不著覺,真是寢食難安。第二天,上下嘴唇錯位,說話吐字不清。我知道自己的一念之差,招惹了共產邪靈再次附體,它利用低層的黑手爛鬼在迫害我的身體。怎麼辦?發正念,清除,不要它!徹底鏟除我空間場的低靈、爛鬼、共產邪靈。全部解體,滅!

那幾天,我一直發正念,可邪靈沒有停止迫害。我的牙越來越痛,口腔上顎大面積潰瘍,還掉了一顆大牙,連喝口水都疼的出汗。一個星期後,鄰居同修見到我的樣子,很意外,知其緣故,她和我在法上交流。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我明白了︰當時那一念絕不是出于本意,“為私”的心那是舊宇宙的理,牙痛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迫害。修煉是極其嚴肅的,要真正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走正大法弟子的修煉路。我需要再次公開聲明退出邪黨,抹去獸印,解除毒誓,才能真正的平安。

鄰居同修陪同我來到勞動服務公司,她坐在大廳里發正念,我直接去找女職員。我對女職員說︰“閨女,我又來了。你看我嘴里潰瘍了,牙也掉了,臉也腫了。”女職員滿臉驚訝,說︰“阿姨,咋了?”我說︰“你還記的上個星期,我在你這里填表時,我讓你把給我填的‘黨員’去掉,你沒有同意。回家以後,我就變成這樣了。”

女職員睜大了眼楮,更不明白了。我趕快解釋︰“閨女,我們加入黨、團、隊組織的時候,都舉手宣誓,發過‘為其奉獻終身’的誓言,那就等于是發了個毒誓,會被中共邪靈在右手和額頭上打上印記。中共建政以來,不斷的發動運動,不讓人信神,破壞傳統文化,造成8000多萬中國人無辜死亡。共產黨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天地不容,人神共怒。現在上天要滅它,咱們是其中的一員,不退出,就會受到連累。退出來,才能得到生命的平安啊!閨女,這就是我讓你把‘黨員’去掉的理由。不去掉,我心里著急啊!”

女職員听後,恍然大悟。她說︰“阿姨,別著急,我找出表格,給你去掉‘黨員’二字。”她麻利的找出表格,立刻刪除了“黨員”二字。當時,我的心里立刻輕松了。我笑著對女職員說︰“謝謝你!閨女,一看你就是個善良的人。我真心的為了你好,你也退出來,保平安吧。順應天意,用個化名,真心退出來,生命就平安了。”

女職員爽快的說︰“那就退了吧。我上學時入過團,戴過紅領巾。”我給她起了個吉祥的名字。臨走時,我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會得到福報。女職員笑呵呵的說︰“阿姨,我記住了。”看到女職員得救後開心的樣子,我感到無比的欣慰。

我和鄰居同修走出勞動服務公司的門時,我發現牙齒一點也不痛了,嘴唇也歸位了,說話清清楚楚,身心輕松愉快。由此可見,“三退”絕不是走形式,另外空間的確有共產邪靈的存在。

在此,我希望善良的人們為了自己的未來,趕快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組織,解除毒誓,保生命的平安吧!

三、師尊一次次給我淨化身體

我丈夫從十七歲開始吸煙,一天至少吸二盒。原來10平方米的房間里,整天煙霧繚繞。我跟著丈夫,被動吸二手煙四十二年。大家都知道,吸二手煙比吸煙者受害更甚。修煉之前,我的咽喉部位長了兩個瘤子,每天鼻涕、粘痰不斷。經常打針吃藥,也沒有治好。瘤子越長越大,象琉璃球似的。

一九九六年,我開始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那年秋天,有一段時間,我每天張嘴先吐一口帶腥味的黃痰,隨著黃鼻涕一把。當時我並沒有感冒,也沒有身體不適。一天清晨,我吐了一口帶腥臭的重痰,天黑沒看清。當天在上班的路上,我張口又吐出一塊有彈力的琉璃球似的黑臭痰。我明白,是師尊在給我淨化身體。之後,咽喉里的瘤子不翼而飛。

我原來有頭疼病,整天昏昏沉沉,頭上象戴著大帽子。每星期到醫務室拿兩次藥,別人吃兩片藥,我得吃四片。煉功以後,我不再吃藥了。

有一天,我正在學法,當時我看到師尊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什麼呢?因為他腦袋里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听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困。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1]我看著看著,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一看,十二分鐘,我卻感到好象睡了幾年,神清氣爽,全身輕松。從此,我的頭痛病消失了。

年輕時,丈夫脾氣暴躁,雷厲風行。我性情溫和,慢條斯理。生活中,丈夫稍不如意,就罵人、摔東西。每次丈夫一發脾氣,我都緊張,馬上肚子痛,然後就開始腹瀉。為此,我看中、西醫,吃了許多藥,仍然沒有治好。修煉後不久的一天下午,我的肚子忽然咕咕嚕嚕響,我趕緊去附近的公共衛生間。剛出來,不行,又捂著肚子去。就這樣,出出四次。整個衛生間充滿了“利特靈”、“黃連素”等藥味。

晚上學法,正好學到師尊說︰“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象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過去有許多地方的學員給我寫心得體會中提到這個問題說︰老師啊,我從學習班听完課回家,一路上盡找廁所,一直找到家。因為內髒都得淨化。”[1]

從那天以後,丈夫無論怎麼發脾氣、罵人,我都不再肚子痛,也不腹瀉了。師尊把我的身體全部淨化了。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我無病一身輕,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次針,身心無比快樂。

在此,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無私的幫助!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