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漢市修俐遭受七年七個月牢獄迫害

Print

【圓明網】四川省廣漢市現年63歲的法輪功學員修俐女士,原廣漢市外經貿委會計,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受七年零七個月零七天的牢獄等迫害,被非法開除公職、工齡清零,現無業、無退休金、無住所(租房)。

一、得法重生

1、病魔纏身

修俐出生在“大躍進”三年大饑荒年代,從一出生就嚴重缺吃少穿,長期處于營養不良和饑餓不堪的狀態,使得她從小身體顯得比較虛弱。一九八二年參加工作後,看起來她有了一個穩定的工作,可生活依然沒有多大的改善,工資少得可憐,食物依然短缺,缺吃少穿是常態。為了改善生活條件,過上好日子,她給自己設定了一個最現實的人生目標︰票子(錢)、房子(住所)、鋪子(門面)、車子(汽車),為了這個人生目標,她不得不加倍努力工作和學習,久而久之,導致了一身的病痛。

特別到了一九九七年初,修俐的身體已達到了嚴重透支的程度,身體出現了多種疾病︰乳腺增生病變導致疑似乳腺癌癥的前期(成都華西醫院腫瘤專家下的結論)病癥;嚴重的婦科病︰長期月經不調,嚴重的附件炎病癥;子宮肌瘤病癥,疼痛難忍,嚴重時出現連續三個月流血不止;嚴重的鼻竇炎,鼻子長期堵塞或流清鼻涕;嚴重的咽炎︰說話聲音沙啞,發聲困難,到成都戰旗歌舞團做了聲帶手術,效果也不佳;胃病︰胃酸,胃痛,胃脹,長期無食欲,導致體型變得皮包瘦骨(最瘦時體重僅有68斤);腎虛︰長期腰酸背痛,全身乏力(做家務很費力);嚴重的頭痛、神經衰弱癥(醫生診斷為輕微的神經分裂癥)︰長期靠服用安眠藥也不能安然入睡,導致長期頭昏腦脹、心神不寧、脾氣暴躁;嚴重的視力速降︰看東西重影模糊變幻,記賬時常常錯格錯位;肚子絞痛(不定時)︰每月犯一次或幾次肚子絞痛,每當這種絞痛病癥發作時,肚子里邊象有一把刀似的亂絞,整個肚臍周圍是痛得翻江倒海,全身不由自主的天旋地轉,大汗淋灕,臉色蒼白,恨不得馬上結束生命,一般持續20多分鐘,痛得暈厥過去之後才會死里逃生的緩過氣來,等這種痛癥結束時,全身濕透、冰冷無力;雙腿膝蓋無力︰上廁所時,蹲下去就不能自主的站起來,必須得手拉著旁邊的水管等輔助對象才能站立起來。

2、得法重生

一九九七年六月三日,修俐女士偶然間幸運的得到這本《轉法輪》(法輪大法修煉者每天必讀的經書),她如饑似渴的敬學了二十頁的《轉法輪》經書後,當天晚上她睡了一個從來沒有睡過的安穩覺,第二天早上起床後,感覺全身很舒服,心情特別愉快,一掃多年的起床後頭昏腦脹、心情抑郁等不適狀態。

當她把這本《轉法輪》寶書完全讀完一遍之後,她明白了,法輪大法(法輪功)是佛家修煉上乘大法,是佛法修煉,是“人成佛”的一種正法修煉,也就是修佛、修道、修神的正法修煉,是按照宇宙︰真、善、忍特性提高人的道德水準,規範修煉者的言行,從而使修煉者在實際工作和生活中逐步使自己道德回升,成為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以致最好的好人。她知道,這就是她多年來,尋尋覓覓一直在找尋的人身解脫的修煉方法。

由于她最初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並不是為了祛病健身,而是修煉,是為了修成得道,了卻人生之苦。所以,當她按照《轉法輪》寶書中的要求修煉約半年以後,曾經那些折磨得讓她痛不欲生的所有病癥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真的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為此,她選擇堅定的在法輪大法(法輪功)這一法門中修煉。

自修煉法輪大法那天起到現在,二十多年來,修俐女士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除在監獄強灌的毒藥外)。她常說︰是她的師父李洪志給了她第二次生命,重獲新生。

二、堅持修煉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首江澤民為了滿足他個人膨脹的權力私欲,將上億的善良民眾推到對立面打擊迫害,他一方面利用手中的特權,開動國家的強大宣傳機器,誣蔑構陷,采用移花接木的方式對全世界人民公開撒謊,顛倒黑白,把好的硬說成是壞的,把善的說成是惡的;另一方面對大法修煉者實行人人過關寫保證,對那些不願放棄修煉的人進行強迫抄家、洗腦、開除、勞教、判刑,甚至活摘器官。

在這場殘酷的迫害中,由于不願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和修煉,二十一年來,修俐女士經歷了七年零七個月零七天的非法判刑和拘留的迫害;同時也經歷了被非法開除公職、工齡清零,從而無法正常辦理退休手續的經濟迫害和禁止出國等等迫害。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中共邪黨黨魁江澤民為達到殘酷迫害法輪功及其弟子的目的,作出邪惡規定︰黨員及公務員一律不準煉法輪功。為此,二零零零年六月,修俐所在單位要求她在法輪功和黨員之間作出選擇︰如果選擇繼續修煉法輪功,就直接開除黨籍。她認為只有做了違法的事才會被開除,而修煉法輪功是做一個更好的人,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所以,她選擇了公開申請退出了邪黨組織。

1、第一次遭受非法判刑三年,非法開除公職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由于她是公務員的身份,又堅決不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後,由單位配合當地政法委、六一零、國保(均系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部門)把她從單位辦公室綁架、抄家、誣陷,強制非法判刑三年,並送至四川省成都市女子監獄迫害。

在監獄期間,修俐女士由于抵制轉化,不寫不煉法輪功的“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不參加奴工,兩年多時間,被強制嚴管︰不準買任何洗漱用品、日用品、衛生巾、衛生紙、零食等等,在監獄期間屬“零“消費,家人送的錢由獄警收管,不準吃油和肉、菜,每頓飯只能用炒菜後的洗鍋水(無鹽、無油)來下飯,一個人被強制關在一間暗無天日的監舍里,由四個其他雜犯看守著,直到出獄。

2、第二次遭受非法判刑四年零六個月

第一次迫害回家後,因被單位早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單方非法開除公職,失去了工作,為了生活,修俐女士到成都打工。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晚上八點多鐘,成都市西安派出所以走訪家庭為名,騙開其在成都打工時與另外兩人合租的臨時租住房,進行抄家、構陷,從而非法判刑四年半,對她判刑的借口是︰她曾在二零零四年因煉法輪功被非法判過刑,現在又與其他倆位法輪功修煉者住在一起,有集團犯罪嫌疑,以推斷犯罪的借口,將其仨人構陷、判刑。

修俐女士被強行送至四川省女子監獄三監區迫害。在監獄期間︰前六個月,由監獄和監區里統一抽調那些她們認為的所謂王牌專職轉化人員(邪黨領導階層的貪污罪犯),每天在一間十幾平方的屋子里,不少于七個人,多的時候十一個人,不少于十二個小時的強制洗腦。不準與任何人接觸和說話,不準閉眼楮、不準動嘴巴(一動嘴就說是在發正念)的強制灌輸她們那一套歪理邪說,讀那些污蔑大法,誹謗師父、邪悟者和采用斷章取義專門用于攻擊大法和大法師父的文章,強制看那些栽贓陷害、移花接木等一系列惡毒攻擊大法的偽視頻“天安門自焚事件”和“一千四百例”等等心理折磨,晚上還得強制寫白天所看所听後的思想匯報,如果不配合寫思想匯報就罰站,最長罰站一通夜十二小時(正是冬天最冷的數九三九天)……

六個月過去了,沒有達到轉化目的,就采取法外施法︰把她同監舍里的其他十一位雜案犯的自由與她捆綁在一起,就是那些雜案犯白天到車間里去很艱難完成沉重的生產任務後,晚上這些人不能再享受唯一的一點自由(集體看電視),強制那些人全體陪著她罰站(站軍姿),直到她寫出監獄里所需要的“三書”等為止。為達目的,監區獄警還唆使一個殺人犯威嚇她說,如果她不寫,就死給她看,死後就說是她把她害死的,監獄里用了一種最惡毒的手段,迫使她就範。但她知道這十一個人雖然犯了罪,在人生的道路中走錯了路,做了錯事,接受法律懲罰無可非議,通過教育改過後,還是一個可救要的生命。可是,如果那些人被監獄利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些生命就會造下相當大的罪業,死後可能會下地獄、下無生之門。在這種情況下,她與當時的監區長與分管法輪功的獄警孫葒談了自己的想法,可她們說︰法輪功修煉者是修善的,如果當看到那些因為她不轉化而使這些無關的人遭受痛苦時,還不轉化的話,那就是人心冷漠、是不善、是假修的體現,她們想用這種歪理說詞和惡毒的手段來達到轉化她的目的,最後她堅定說︰她們這樣做是違法的,是法外施法,是徒勞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既然這樣,為了不讓這十一個雜案犯被動的犯下迫害大法弟子不可償還的罪業,她選擇了用自己的身體來承受一點皮肉之苦,以流血的方式來喚醒那些還心存良知的獄警靈魂的覺醒,以解脫捆綁在她身上那十一個犯人的人身“自由”。獄警強行給她穿束縛衣一周折磨。一個月後,讓她下車間做奴工,白天安排兩名其他雜犯隨時隨地跟著,監視她的一言一行,每天下勞動任務,完不成任務,晚上別人睡覺後就在另倆個雜犯的監視下完成雙重懲罰︰不轉化罰抄三遍監規,約一個小時;完不成任務,再抄三遍一小時的監規,通常是晚上八點抄到十二點或凌晨一點才能上床,在倆個雜案犯的監視下入睡,直到出獄的前三個月,共計抄寫監規(誰也不認識的字)學生用的大作業本三十九本。

3、第三次遭遇非法刑事拘留三十七天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早上八點多鐘,修俐因去成都打工單位上班,乘坐的公交車到成都收費站時,收費站要求每個乘客下車接受檢查,當查驗她的身份證時,她的身份不顯示身份證信息,屏幕上顯示︰請審查。就這樣,強行查她隨身帶的包,因在包里查到有十多張真相幣和兩張印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字樣的護身符,從而被構陷刑事拘留迫害三十七天,後監視居住半年。

4、禁止出國迫害

因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晚,當地六一零、國保、派出所、社區等一行七、八個人到修俐家里非法拍照和無理騷擾,她正念抵制而遭報復,從此被無理禁止出國迫害至今。

5、經濟迫害

在第一次監獄迫害期間,修俐女士于二零零五年五月被單位強制單方非法開除公職迫害,因非法開除公職以後,單位將其幾十年的工齡清零,導致她到目前為止,無法正常辦理退休手續,沒有一分錢的生活費。為了生活,只好將唯一的住房賣掉,現在她正處于居無定所租房住的狀態中。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