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法輪功學員蔣鳳被非法判刑五年

Print

【圓明網】保定市安國市法輪功學員蔣鳳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被國保大隊副隊長陳彥青等綁架、關押構陷,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偷偷開庭、枉判五年。

二零二一年一月七日,蔣鳳家人給高陽檢察院打電話詢問蔣鳳案件進展情況,接電話的人說已移交到高陽法院開庭。她家人問怎麼沒人通知家人,接電話的人沒回答。

蔣鳳家人又給高陽法院打電話,法院告訴她家人說已經開過庭了,判了五年。她家人又問怎麼沒通知家屬找律師,對方說是法院指定的辯護律師。她家人問怎麼上訴,那人告訴家人說需要本人寫上訴狀,一式兩份,一份交檢察院,一份交法院。家人又打電話詢問了具體開庭時間是十二月二十五日。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多,安國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以副隊長陳彥青為首,伙同藥城派出所警察,共十多人到蔣鳳家騷擾,直到中午一點多才走,並把蔣鳳綁架,還非法抄走電腦、打印機,打印紙及真相資料。下午,把蔣鳳帶到醫院體檢,並打電話要她家人到醫院交體檢費,被她家人拒絕。

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家屬到國保隊要人,沒見到,下午再去,警察就把蔣鳳劫持到了保定看守所非法關押,並于四月二十六日到保定非法提審。

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五點多,安國市國保大隊以陳彥青為首的一伙人,又到蔣鳳家騷擾,蔣鳳的丈夫出門辦事,接到他兒子電話說︰國保帶了開鎖公司的人來,不開門就撬開。事沒辦完,蔣鳳的丈夫就回來了,國保大隊以詢問蔣鳳的事為由,企圖把蔣鳳的丈夫及孩子用手銬銬走,到國保大隊作筆錄,被拒絕,並威逼利誘的想套家屬和孩子的話。

蔣鳳的家人為她聘請的律師,七月份到公安局、檢察院、看守所等部門詢問馬會欣和蔣鳳的情況。律師剛到公安局,國保大隊人員就問︰你知道這是什麼案子嗎?律師說知道,是法輪功(被構陷)的案子。國保大隊人員接著問,你是哪的?有行程嗎?律師說,有,也有核檢測。然後,國保警察就把律師帶到了法制科。在法制科,律師拿出了法輪功合法的一系列法律條例,及各地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無罪釋放案例的復印件,那些公安人員還覺得很驚訝︰還真有釋放的?我們還是第一次見法輪功(學員)的律師。

第二天,律師到檢察院給送相關資料,到案情接管處給負責人講了法輪功案件的合法性,還被錄音了。律師到保定看守所,約見蔣鳳時,看守所不讓見,說安國市國保大隊不讓見。律師又到國保大隊詢問為什麼不讓見當事人。國保大隊人員卻說我們沒說不讓見呀,以此推卸責任,期間,還威脅蔣鳳家人。律師再到看守所詢問,看守所人員開始還說不讓接見,後來,讓律師周五(七月十日)再約。

七月二十日下午,律師約見了蔣鳳,律師出來後說︰蔣鳳身體非常不好,血壓高,最高到過200,同時伴有胸悶氣短和心絞痛的癥狀。送看守所時體檢結果是心髒肥大、不適合關押,但國保還是強行關押了。律師建議家人找國保辦案人辦理取保候審。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蔣鳳家人到安國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找辦案人陳彥青,說了蔣鳳在看守所的現況︰血壓高、胸悶氣短經常伴有心絞痛的癥狀。並告知蔣鳳修煉法輪功之前有患有哮喘、腰椎間盤突出等病癥。其哮喘有家族病史,她爸爸、大姑、二姑、三姑、四姑都有,大姑突發心髒病去世。如關押期間有不當情況,他(陳彥青)應當負責任。陳彥青說怎麼看守所能讓律師見面呢,他們關押蔣鳳時交待不讓會見。陳彥青又問蔣鳳家的房子是否過戶,買的誰的房,還問到室內電梯、車庫的問題,聲稱檢察院讓提供,他們一直沒提供,所以檢察院一直沒接,可能還得再多關兩個月。

八月二十日左右,家屬到公安局國保大隊及檢察院詢問案情,被告知已遞交到高陽檢察院。安國國保大隊副隊長陳艷青說,蔣鳳身體沒事,就是有點血壓高,案子已遞交檢察院。在與家屬談話中,又提到蔣鳳家購房合同及財產,並恐嚇家屬,想把家屬弄起來(構陷迫害),還說你要被抓了,兩個孩子怎麼辦?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保定高陽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對蔣鳳偷偷開庭,非法判刑五年。現在蔣鳳仍被非法關押在保定看守所。

高陽檢察院︰0312-6656612、0312-6656613
高陽法院︰0312-6699620、0312-6699703
河北省保定市看守所︰3125800829,所長劉翔︰18633623999

安國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徐亞偉︰13931360166
副隊長陳彥青︰18731248068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