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惡人遭報復 溫雨飛被枉判兩年

Print

【圓明網】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溫雨飛女士,48歲,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她被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綁架,警察對她施酷刑致使她腰部嚴重損傷。溫雨飛控告後又遭報復,二零二零十二月十一日在齊齊哈爾市建華區法院被非法開庭,後被枉判二年。現溫雨飛已上訴。

溫雨飛女士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在單位連一張紙都不往家里拿,總是為單位節約每一筆開支,從不收受下屬和客戶的財物。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溫雨飛曾被綁架三次,六次被抄家,被非法沒收的物品和錢財不可計數。溫雨飛長期遭打壓,出門有警察搜查、盤問,到外地工作,受到警察綁架、阻撓。

一、遭打壓,堅持做好人

一次,溫雨飛被聘請到一家全國著名的民營企業公司任高級經理,薪資待遇十分優厚,就在她把家安頓好,孩子也在當地上學了,工作也漸漸走入正軌了,當地的公安部門就凍結了這家企業公司的銀行賬戶,施加重壓,迫使公司解聘她。公司總裁十分清楚溫雨飛的為人和工作能力,力保讓她繼續工作。為了不讓老板為難,溫雨飛主動辭職,並離開了那座城市。

二零一二年,溫雨飛從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來到小時生活的姥姥家—昂昂溪區,開辦了一個補習班謀生,收取最低的學費,經常給學生無償補課,得到了家長的認可和好評,他們都紛紛為她介紹學生。

二、堅持修煉,絕處逢生

二零一五年,面對眾多的壓力與個人的因素,溫雨飛沒能堅持修煉。二零一六年末,溫雨飛身體明顯消瘦,頭發大量脫落,下腹、腰、腿發生持續性疼痛。她來到一位有經驗的老大夫那里就診,老大夫為她做了詳細的內檢後,初步診斷為“子宮癌晚期”,對她說︰病情很嚴重,建議立即去大醫院檢查治療。溫雨飛想自己連積蓄都沒有,要去治病,也得負債累累,或許還得死。

溫雨飛決定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功,隨著不斷的修煉,身體也逐漸恢復。二零一九年末,溫雨飛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沒有花一分錢。

三、警察施酷刑,致重傷

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上午九點,溫雨飛被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大隊長錢偉帶人騙開門後抄家、綁架,在昂昂溪區公安分局刑警隊的審訊室里被刑訊逼供,國保大隊大隊長錢偉腳穿著皮鞋踢、踹頭部、臉部、眼楮、鼻子,並謾罵恐嚇;溫雨飛昏倒在地,錢偉見狀,並沒有善罷甘休,又指使兩個警察將溫雨飛從地上拖拽到另一間審訊室的刑訊椅上,繼續謾罵恐嚇。溫雨飛又被弄回最初的審訊室里繼續刑訊逼供,椅子突然倒了,溫雨飛重重地摔在地上,腰部嚴重損傷、劇痛,不能動彈。五月二日晚,溫雨飛被“取保候審”放回。

四、捍衛正義,喚醒良知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溫雨飛向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檢察院遞交了一份對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國保大隊違法行為的控告書。

溫雨飛說︰“昂昂溪國保大隊大隊長錢偉對我的綁架、惡意毆打與構陷,他的主觀想法是要打死我,否則,他不會每一腳都是那麼狠毒。我本人與他無冤無仇,跟他接觸的幾個小時,他對我的流氓謾罵、侮辱、恐嚇、以及對我父母及兒子的威脅,讓我鄙視他、也可憐他,更加同情他。作為一個國家公職人員的素質竟然如此低級下流,對于他惡劣的態度,我一直在默默承受,對于他能下死手毒打我,我感到愕然,對于他無視國家法律法規,毫無顧忌的犯罪行為,我更是震驚。”

“當親戚朋友屢次勸我住院,我都沒有住院,而是在家里自行養傷,我一點都不恨錢偉及其他公檢法人員,相反我很同情他,一個人連做人的底線都喪失了,還不可悲嗎?我其實也看到了他在靈魂深處還是有善良的一面,沒有完全泯滅人性的一絲光亮尚存,我期待他的懺悔。我之所以要控告他,要控告執法人員的非法行為與決定,既是對普世公理與正義的捍衛,也是對一個被無辜非法傷害到公民權益的維護,更是在警醒他和執法人員不要再繼續違反國家法律,任意妄為,不要再不明真相地迫害我們這些法輪功修煉者,給自己的生命留一點余地。”

五、遭報復,被枉判兩年

溫雨飛向檢察院遞交控告書後,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實施報復。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派出所以讓溫雨飛去市檢察院說明情況為借口,把溫雨飛劫往齊齊哈爾市檢察院,返回昂昂溪區做核酸檢測後,又把她劫往齊齊哈爾市富裕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溫雨飛被齊齊哈爾市建華區法院非法庭審。二零二零十二月末被非法判刑兩年。溫雨飛已上訴。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