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永吉縣青年孫志文被強制失蹤

Print

【圓明網】吉林市永吉縣口前鎮大法弟子孫志文,三十多歲的小伙子,從小體弱多病,自從二零一六年修煉法輪大法以來,身體健壯,無論在家里還是在單位,他能夠用大法的標準“真、善、忍”要求自己,與人為善,肯吃苦,肯付出,在當今這個年代,真是個難得的好小伙。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孫志文到公司請假,在回家的路上,被永吉縣城北派出所綁架,五月初被轉到吉林市看守所。九月份家屬去看守所給存錢時,他們說人不在這里,轉哪去了不知道。據說判刑了,但法院至今沒有通知家屬。

小小年紀遭迫害 學大法獲健康

孫志文父母都修煉法輪大法,多年來多次被中共警察綁架,小小年紀的孫志文自己在家。那時,他家還住平房,父母的朋友去看他,一開門就看見孫志文撅著小屁股低著頭,往灶坑里吹風呢,灶坑不好燒,弄的滿屋子是煙,自己在做飯吃,朋友看到這情景,眼淚都下來了,小小年紀承受著不該承受的磨難,身體更弱了。二十多歲了,干不了什麼活,而且整天精神低靡,只能在家養著,也加入了現如今的“低頭族”,整天擺弄手機,讓他去看看奶奶呀等一些小事,他都是不肯做的,一米七四的個子,體重只有八十多斤,無所事事,身體還總是病怏怏的,父母看著又心疼又難過。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孫志文自己看了法輪大法的書,被大法書中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所震撼,通過每天大量的學法,他理悟了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大法,以“真、善、忍”指導修煉,嚴格按大法的要求做人,從做好人做起,一點點做個更好的人,高尚的人,最後達到佛的境界。

修煉不長時間,孫志文就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體重增長,變得非常健壯。奶奶生病期間,他怕父母勞累,自己承擔起日夜的照顧奶奶。奶奶看到孫子的變化,由衷的說,大孫子,你修的這個法你一定堅持修下去。孫志文變得樂觀,豁達,很快就找到一份工作,能為社會做點什麼了,同時還能養活自己,給父母分擔家用。他每天的工作量挺大,早六點多就走,晚上時常加班到八點多,回到家兩胳膊很累的,可是他總是樂呵呵的,抓緊時間學法煉功。

在單位里,孫志文人緣也很好,對誰都友善,干計件工時,同事都不願意與手慢的人合作,他從不挑選,和誰都沒意見。與手慢的人在一起干活,他干的多,計數時,他不計較,總是平均分。干活不耍尖,不偷懶。他還不貪不佔,那年夏天發大水,全城被水淹的很嚴重,總廠給他們這個分廠捐贈,每人可得救濟款八百元錢,他是他們廠里唯一一個沒要救濟款的人。鄰居听說有個工人不要救濟款,知道孫志文的為人,就問他父母,那個不要救濟款的我猜一定是你家孩子。

講真相遭綁架、強制失蹤

孫志文從大法中不但得到了身體的健康,還提高了道德水準。受益于大法,他親身體驗到了信仰這部高德大法的威力,祛病健身的奇效功能。更了解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會給人們帶來福份和絕處逢生。當武漢肺炎在中國大地蔓延時,他出于善念,出于為他人著想,不顧嚴寒,不顧休息,告訴世人九字真言是避疫的良方,如此善良的舉動卻招來陷害,被綁架。

二零二零年二月四日,孫志文被城南派出所和城北派出所合謀綁架,下午四點多永吉縣六一零頭目張博帶領幾個警察,其中有範守俊來到孫志文家,並非法抄了家,搶走了全部大法書籍。孫志文不停的向警察們講真相,由于疫情期間封閉,拘留所拒收,當晚7點鐘左右回到家。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孫志文到公司請假,在回家的路上,被永吉縣城北(原來叫鐵北)派出所綁架,下午被特警帶到法院非法關押一夜後,到永吉縣法院打听,一說是法輪功修煉者,法院的答復是︰法輪功的人,開庭都不通知。後來得知被非法關押在永吉縣西山看守所。

五月初,孫志文又被轉到吉林市看守所。八月節過後一個月再去吉林市看守所,給存錢時,不給存了,說人不在這里,轉走了,轉哪去了不知道。哪也問不著準信,也不通知家人。據說判刑了,什麼時間判的,判多少年?法院至今沒有通知家屬。並且說法輪功的案子有專門部門管,不走正常法律程序。這就是中共所標榜的“法治社會”,根本不講法律。

大冷的天,父母找不到孫志文在哪,沒有辦法送衣服存錢,作為家屬只能各個監獄四處打听。

做好人被關監獄,開庭不通知家屬,誰正誰邪,誰善誰惡一目了然。“人在做,天在看”。最後還要奉勸執法人員,大疫當前,上天在選擇善良、淘汰邪惡。即使是執行上級命令,也要守住您的善和良知,“槍口抬高一厘米”是對生命的珍視,是真正善良的義舉。老天看得清清楚楚,誰迫害誰是罪,瘟疫有眼,千萬別做中共的犧牲品。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