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市吉芝蘭女士遭受的殘忍迫害

Print

【圓明網】河北邢台市66歲的法輪功學員吉芝蘭女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多次被綁架關押迫害,在石家莊勞教所遭受了慘無人道的折磨,曾經被吊銬、遭兩個惡警輪番用電棍電、野蠻灌食。

下面是吉芝蘭女士訴述她的遭遇︰

我叫吉芝蘭,女,今年六十六歲,一九九六年初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去北京上訪,半路被邪惡截回。我去北京上訪期間,單位派專人在家等我(我在邢台市直工委工作),邢台市鋼鐵路派出所警察焦立強一直在單位等我。回家後就去了單位,單位對我進行“雙規”,在原邢台市人大四層招待所,派三位同事看管,每天讓看污蔑大法的電視,晚上再派一位女同事陪我。

三天後也就是七月二十四日下午,邢台市鋼鐵路派出所副所長邊平濤,帶領焦立強等幾名警察,把我劫持到邢台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七天放回。

之後,邢台國安、公安、國保、610和派出所監听電話,鋼鐵路派出所派警察焦立強,經常在樓下監視我。有一次邯鄲市我叔叔給我打來電話,半夜之後邯鄲國安、公安一幫人就到他家詢問情況;還有一次石家莊一個朋友給我打來電話,邢台國安就過去查了。

二零零零年初,我給同修傳看了一份明慧網祛病健身的資料,邪黨惡徒最後追查到我頭上。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深夜,邢台市橋西公安分局副政委魏計考(邢台市橋西專案組組長)、帶領鋼鐵路派出所副所長邊平濤等十來人到我家到處翻騰,連縫紉機內、窗簾盒上都查看。當夜把我綁架到邢台市橋西專案組(礦務局一層招待所),專案組都是深夜十二點以後審問,連續四天四夜不讓睡覺,追查資料來源和去向。審問我的有橋西公安分局副政委、專案組長魏計考、橋西公安分局申素梅和鋼鐵路派出所邊平濤、焦立強等。

四天之後,我被劫持到邢台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天一夜,又從看守所提出來連續審問一天一夜,又關押到邢台市第二看守所,直到四月二十六日,邢台公安局長張思嵐、邢台市610主任陳汝寶、橋西專案組魏計考等,非法勞動教養我三年。邢台市橋西分局惡警李金剛和司機,把我送到河北省石家莊勞教所女子四大隊進行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六日,到石家莊勞教所女子四大隊一中隊,四大隊大隊長尚長明(男),副大隊長付振愛(女),三個多月每天強制勞動十幾個小時,冬天洗冷水澡也是奢侈。一中隊分隊長劉峻嶺經常搜查,不讓傳看、不讓抄寫有關大法的東西,收筆、紙、衣服、被褥和人身經常搜查。九月二十二日,洗腦演講團來到石家莊勞教所,強制全體法輪功學員去听。

在勞教所,我們九十九名法輪功學員簽名狀告邪惡之首江澤民,遭到勞教所嚴厲盤查。多次絕食反迫害,叫我們坐牆根,別人什麼時間收工,才讓我們回屋,夏天在外面暴曬,天冷在外面凍著。

中共酷刑︰冷凍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給我野蠻灌食插管時,血順著鼻管倒流,我順手把管子拔下,他們用衛生紙把管子上的血捋了捋,又從我右鼻孔插進去。之後,我的左鼻孔經常不透氣,流黃鼻涕,晚上睡覺黃臭鼻涕流到嘴里,別人靠近我都能聞到鼻臭味。直到從勞教所回家後十幾天,才從鼻孔擤出來一個有小拇指粗、兩公分長的一個臭不可聞的黑血塊。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邢台市直工委副書記帶領工委三位工作人員,到石家莊勞教所找我簽字,說共產黨員不許修煉法輪功。後來市直工委下達文件開除我黨籍,撤銷我副科職務。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石家莊勞教所為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把在女子四大隊的法輪功學員分散到勞教所五個大隊,我被分到三大隊。四月十日強制我們穿勞教所的服裝,逼著每個人寫“遵守所規隊紀”,這時候從外面來了一幫穿黑衣服的特警,一部份法輪功學員被特警拉到食堂,被電棍電、膠皮棒打、上繩。我被強制拉到四樓,四個惡特警強制我寫,我不寫,他們就把我左手銬上手銬,把手銬搭到窗戶最上方的護網橫棍上,準備再把我右手銬上,我個子矮右手夠不著,其中有一個高個子惡警,就用他的右腿膝蓋,把我屁股往上一頂,我右手被銬上了,他把腿一拿開,我的兩只腳就夠不著地了,我左手抓住窗戶豎棍,右手和身體往下墜著,過了不知多長時間,我的右手腕被勒進一道深溝,這時才把我放下。之後三個惡警穿著大皮鞋拿腳踹我,打累了又銬上我一只右手,其中兩個惡警輪番用電棍電我,最後把電棍放在我右手大拇指根處不動電我,致使我右手半年活動不便,邪惡至極!

酷刑演示︰吊銬

石家莊勞教所三大隊,對我們嚴管,每天強制長時間坐小塑料凳子,不準說話,看污蔑大法的電視,不準低頭、閉眼,為了搜查經文把我們被褥都拆了。連續四晝夜不讓我睡覺逼著寫“四書”。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晚上九點多鐘,邢台市橋西公安國保大隊長宋嘉熙、政委宋希江、副大隊長劉洪志等七八個人到我家亂翻,以“擾亂社會秩序”,把我家台式電腦搶劫走了,我被他們綁架到礦務局招待所一層邢台橋西專案組,宋嘉熙把我鎖在鐵椅子上兩天兩夜,之後又把我送到邢台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洗腦班校長劉麗香、副校長邱有林組織邪惡工作人員和猶大,天天圍著灌輸歪理邪說不讓睡覺,讓看污蔑大法的電視。邢台市委副書記王雁飛主管迫害法輪功,經常到洗腦班查看,河北省610頭目王x志來邢台檢查工作,把我叫去大嗓子喊叫訓斥。五月六日洗腦班校長劉麗香向我家人索要“學費”兩千六百元(2600元)。

五月二十八日,邢台橋西公安國保大隊長宋嘉熙帶領一幫惡警,把我從洗腦班直接送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六月四日宋嘉熙向我家人,勒索一萬元(10000元)保證金沒有任何手續。後來知道宋嘉熙把法輪功學員從洗腦班關押到看守所,再一個個往外提,索要錢財,每人一、兩萬元不等。

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上午,以六十周年大慶“維穩”為借口,邢台橋西公安國保大隊長宋嘉熙、政委宋希江等八個人,來到我家亂翻。每遇到敏感日,公安、國保和所轄派出所惡警就來家騷擾。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向兩高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控告書。八月四日上午、和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兩次,邢台市南小汪派出所劉俊兩警察和邢台市達活泉街道辦事處人及邢台市青青家園居委會兩人來家騷擾。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一到所謂“敏感日”,邢台公安、國保、派出所警察劉俊和青青家園居委會就來家敲門騷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