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安徽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Print

【圓明網】2020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從武漢向全國乃至全球蔓延、肆虐。為了讓世人免于中共病毒的侵害,大陸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們不顧自己的安危,走上街頭、農村,告訴人們大法真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保平安的方法。然而,中共害怕中國人了解真相,持續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非法判刑、非法抄家、非法關洗腦班、騷擾等迫害。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2020年安徽省至少有193名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共當局的迫害,其中1人被迫害致死、18人被非法判刑或庭審、112人被綁架、55人被非法抄家、至少62人遭中共騷擾。中共人員搶劫、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至少298500元。

圖1、2020年安徽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

2020年,中共政法委針對全國下達了對法輪功“清零”的滅絕性指令,安徽省部份縣市出台專項行動,大面積對法輪功學員騷擾、綁架、非法抄家、關洗腦班等暴行。黃山市的中共不法人員煽動“人人參與”迫害法輪功,設“舉報獎金”高達1萬人民幣。

2020年,安徽省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敲詐勒索至少298500元現金。惡黨法院勒索罰金達230000元。警察非法抄家時搶走電腦、打印機、現金、手機等大量私人物品,搶劫、勒索現金38500元。碭山縣李莊派出所教導員李玉輝欲將法輪功學員楊銀中的2萬元據為己有,恐嚇楊銀中︰“想要錢,先拘留5天再說。”

2020年,中共繼續在經濟上迫害法輪功學員,有3人被中共當局扣發退休金。淮北市法輪功學員趙信雲、濉溪法輪功學員張美娥被中共當局停發退休金;10月份,合肥市法輪功學員鄔月娣(女,70歲)被合肥市社保局養老金管理中心停發了養老金。

2020年,安徽省迫害法輪功學員嚴重的地區分別是合肥、阜陽等地,騷擾最嚴重的地區是亳州市利辛縣,邪黨在那里常年舉辦洗腦班。

一、被迫害離世實例

劉發庭,男,安徽蕭縣人,1947年2月8日出生。劉發庭在歐套村是大伙公認的敦厚、大度的老實人。修煉法輪大法前,他患有肺結核等多種疾病。修煉後,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幫兒子們干農活就象個年輕人。1999年7.20中共惡黨發起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劉發庭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多次被騷擾、非法關押。

2015年8月30日上午,蕭縣610警察伙同蕭縣新莊鎮派出所人員共六、七人闖入劉發庭家中,劉發庭不在家,對他家10間房屋進行大搜查,搶劫走筆記本電腦兩台、打印機一台、播放機一台、手機兩個、刻錄機一台、刻字機一台、現金3000多元、大法書籍十幾本、還有紙墨等私人財物。並要帶走劉發庭的妻子,其妻走脫。劉發庭夫妻被迫流離失所。

2015年11月17日,劉發庭在西安遭綁架。11月29日,被劫回蕭縣繼續迫害。在安徽蕭縣看守所,劉發庭堅持煉功,被解姓獄警用刑具抽打。因為看守所條件極其惡劣,且吃不飽,每天還要被奴役,家里多次送的衣服都收不到,劉發庭被迫害致腦梗狀況。

劉發庭被蕭縣法院秘密開庭,非法判刑三年半。2016年12月15日,在劉發庭生活不能自理的情況下,劉發庭被秘密劫持到宿州市第三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三年的冤獄使劉發庭不能正常的學法煉功,致使原本健康的身體每況愈下。2019年1月,劉發庭是拄著手杖走出監獄的。

2020年4月30日,蕭縣610頭目陳志民、宿州政法委、邵套村委會一伙人,明知劉發庭大小便失禁、神志不清、奄奄一息、不能正常交流,還無人性的進行騷擾、恐嚇劉家,給本已十分難過的劉家平添了恐懼和緊張。他們還搶走了劉發庭的手機查找信息。時隔一日,2020年5月2日晚,在遭受邪黨20多年不間斷的迫害中,劉發庭含冤離世。

二、被非法判刑、庭審實例

2020年,安徽省有18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年齡最大的是蕪湖市法輪功學員齊翠霞(78歲)。老人被中共當局非法判刑三年;亳州市穆家四姐妹各自被判重刑7年半、並各被勒索罰金5萬元;亳州市姜建美被非法判刑4年半,勒索罰金三萬元;蚌埠市法輪功學員吳菊鳳被非法判刑4年半。

◎安慶市望江縣法輪功學員虞枝、董金萍被非法判刑

2019年12月9日,安慶市望江縣法輪功學員虞枝、董金萍被望江縣檢察院非法起訴到望江縣法院。2020年1月14日,望江縣法院對二人非法庭審。後虞枝、董金萍被非法判刑2年、2年6個月,並被勒索罰金1萬元。

◎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段天俊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2020年10月,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段天俊,被合肥市蜀山區法院非法判刑5年6個月,被勒索罰款5000元。妻子潘能存(未修煉法輪功),被非法拘役6個月,判緩刑10個月。

2019年2月16日,段天俊陪妻子去拿藥(他妻子是幾年前段天俊被迫害時驚嚇過度造成的精神出現了問題),被合肥市濱湖派出所便衣跟蹤綁架,後強行闖入家中非法抄家。

◎合肥市六旬老太翟亞男被非法判刑

2020年8月24日,合肥法輪功學員翟亞男被非法判2年6個月,並被勒索罰金3000元。審判長吳小水,審判員朱毅,陪審員丁尚飛,公訴人李衛華。

翟亞男,女,60多歲。 2018年10月,翟亞男發放真相資料時被蜀山區井崗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蜀山區檢察院非法批捕,負責的檢察官李衛華。案子先後兩次被蜀山區檢察院退偵,但井崗派出所拒不放人。所長李春生聲稱︰“這是政治案件。”2020年5月26日,翟亞男遭合肥市蜀山區法院非法遠程庭審,律師依法作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

◎合肥市七十七歲的王秀英老人被非法判刑

2020年12月4日,合肥市蜀山區法院通知王秀英去一趟法院,書記員陳姍姍當場口頭宣判,說判刑七個月,沒有給判決書。法院把王秀英交給雙崗派出所,派出所企圖收監,帶王秀英去體檢,結果還是被拒收,折騰到深夜,王秀英才回到家中。

2019年11月14日,王秀英在外面發放真相資料時,被轄區派出所廬陽區雙崗派出所的兩個協警看到並認出來,被跟蹤後,再次發真相資料的時候,當場被綁架,隨即被非法抄家。送看守所拒收,辦理了監視居住。2020年7月26日,王秀英被蜀山區法院非法開庭。

◎亳州市穆家四姐妹、姜健美遭非法判重刑,被劫持到安徽女子監獄

2020年1月中旬,穆家四姐妹各自被亳州市譙城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各被勒索罰金五萬元。姜建美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勒索罰金三萬元。穆敏、穆蓬娟、穆霞、穆麗芳和姜健美對譙城區法院的一審判決不服,上訴到亳州市中級法院。中院二審開庭,沒有通知家屬,直接非法維持原判。

2020年5月8日,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送到合肥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她們五人在被送走前,看守所以疫情為由,不準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屬見面,只允許和家人通一次電話。

◎蚌埠市吳菊鳳再次被非法判刑

蚌埠市法輪功學員吳菊鳳,女,69歲。自修煉法輪功後,平時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當地中共邪黨殘酷迫害,其中被非法勞教兩次,總計四年多時間。2014年,吳菊鳳被非法判刑4年3個月。2018年6月份出獄後,2019年4月,再次被惡警綁架。2020年1月9日,明慧網報道吳菊鳳又被中共惡黨非法判刑4年6個月。

◎合肥市何維玲被非法判刑

2019年5月11日,合肥市法輪功學員何維玲在菜市場發放真相小冊子時,遭人惡告,被雙崗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在何維玲家中無人時非法闖入抄家搶劫,捏造證據構陷。2020年5月12日,合肥市蜀山法院對何維玲非法開庭,何維玲非法判刑2年10個月。

◎蕪湖市法輪功學員齊翠霞遭非法判刑三年

2020年8月12日,蕪湖市法輪功學員齊翠霞(78歲)被蕪湖市弋江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並要勒索處罰人民幣10000元。

◎蕪湖市法輪功學員陳道玉被非法判刑八個月

2020年9月27日,安徽省蕪湖市公安局統一行動,被非法抄家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0多人,當天晚上全部回家。其中,陳道玉被取保候審,後被非法判刑8個月。

◎合肥市黃玉晴、周玉英、丁榮枝三人收到撤案通知書

2020年8月上旬,合肥市法輪功學員黃玉晴、周玉英、丁榮枝3人收到合肥廬陽公安分局的撤案通知書和解除“取保候審”通知書。

2019年7月10日,黃玉晴、周玉英、張英三人在黃玉晴家正在閱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時,被廬陽區分局大楊鎮派出所警察闖入家中綁架。惡警指著一包資料,肯定的說,這是黃玉晴的資料。

後來,黃玉晴、周玉英、丁榮枝三位法輪功學員曾一度被構陷到檢察院,在法輪功學員和律師的爭取下,在取保候審滿一年之際,廬陽公安分局正式通知三里庵派出所,撤銷構陷案,解除取保候審。

◎曾遭非法判刑、勞教,合肥湯菊章醫生被非法庭審

2020年5月22日,合肥市肥東縣法輪功學員湯菊章被肥東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撮鎮派出所警察闖入家中綁架。一同被綁架的還有湯菊章的丈夫楊樹貴。23日下午,楊樹貴被放回家,湯菊章被劫持到合肥市女子看守所。2020年10月底,湯菊章被構陷到合肥市蜀山區法院。

湯菊章,女,55歲,原安徽省合肥市康泰醫院醫生。家人為湯菊章委托了無罪辯護律師,蜀山法院到看守所威逼湯菊章,威脅她︰“你要請律師,就重判,並抓捕你家人,不請律師,就輕判。”湯菊章擔心她家人被迫害,因而辭去律師,自己為自己辯護。就在湯菊章表態後,法院馬上給湯菊章指定了一位“法律援助律師”做有罪辯護,湯菊章已被非法庭審,目前情況不明。

◎範媛媛被非法開庭,情況不明

範媛媛,女,20多歲,安徽省太和縣人。2019年8月29日,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範媛媛被河南省商丘惡警非法抓捕。在看守所期間,她被強制戴十幾斤的腳鐐三天三夜。河南商丘市梁園區法院原定于2020年7月7日對她非法開庭,後取消,說延期開庭,目前範媛媛被迫害情況不明。

◎淮南市法輪功學員夏澤紅被惡警構陷到檢察院,目前情況不明

2020年2月3日晚,安徽淮南市法輪功學員夏澤紅在發真相資料救人時,被蹲坑的7名國保警察綁架,並把資料和電瓶車推走。在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抄了她的家。當時負責的叫湯孝華,是國保警察。十幾人穿的都是便衣。他們搶走了大法書、復印機、四部手機(已歸還2部)現金17300元,平板電腦,播放器等私人物品。隨後夏澤紅被帶到田區分局做完筆錄,押送到看守所。因體檢不合格,當晚回家。2020年8月3號,惡警湯孝華叫夏澤紅去分局,說她已被起訴到檢察院。目前,夏澤紅所處情況不明。

◎合肥市肥東縣康啟惠被非法庭審,目前情況不明

2020年11月27日,合肥市肥東縣法輪功學員康啟惠,被合肥市蜀山區法院遠程非法庭審。兩位分別來自湖南與北京的律師為康啟惠作了有力的無罪辯護。公訴人在證據面前,很震驚,沒了氣焰。主審法官、控辯雙方都靜靜的听。康啟惠目前所處情況不明。

2020年4月24日,法輪功學員康啟惠,為了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大法好,在外面講真相,被警察綁架。隨後,康啟惠和兩個女兒的家都被非法抄家,康啟惠被非法批捕,非法關押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

三、部份被綁架、非法抄家實例

2020年,中共在安徽省仍然不遺余力的利用公、檢、法、司、街道辦、社區居委會、鄉鎮人員執行中共的迫害政策,邪黨人員利用監控監听、跟蹤、蹲坑、錄像、綁架法輪功學員,並隨意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及家屬。

年初,為了監控法輪功學員,中共惡警在一些法輪功學員的家門口安裝了攝像頭監控。邪黨開兩會的時候,合肥、阜陽、安慶、馬鞍山等地的惡警根據這些監控信息,有預謀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大規模綁架、非法抄家。

圖2、2020年安徽省各地區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人數情況

2020年,安徽省至少有112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綁架,其中至少56人被惡警非法抄家。其中,合肥34人、阜陽18人、淮南14人、蕪湖13人、黃山3人、安慶14人、宿州14人、亳州2人、宣城2人。

圖3、2020年1~12月安徽省法輪功學員逐月被綁架情況

2020年,中共在安徽省綁架法輪功學員逐月人數為︰一月份4人、二月份3人、三月份10人、四月份17人、五月份24人、六月份20人、七月份5人、八月份2人、九月份17人、十月份4人、十一月份5人、十二月份1人。

圖4、2020年1~12月安徽省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人數統計

2020年4月24日前後,馬鞍山市政法委與國保支隊依據對法輪功學員的手機監听、及相關小區監控攝像頭所獲取采集到的音像數據,對6位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非法抄家。5月,安徽泗縣有10名左右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據悉,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惡警跟蹤、監控幾個月了。

◎利用身份證信息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

2020年4月8日下午6點左右,黃山市歙縣法輪功學員張銳,在歙縣高鐵北站準備乘車去丈夫工作所在地,遭到合肥鐵路公安處舒暢、朱毅等的非法攔截搜查,並被帶走詢問。

晚上十點,鐵路公安處六七個人闖入張銳居住的父母家中非法搜查。次日,歙縣公安局許磊還有國保等人,將張銳帶到歙縣徽城派出所,非法關押盤問,還問及是否知道歙縣近期有人發放真相資料。下午,又有六、七個人非法闖入張銳父母家中搜查。

他們扣押了張銳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電腦、平板還有手機及電子手表後,下午將近6點,才送她回家。今年中國新年過後,張銳父母家旁邊裝有攝像頭,鏡頭對著門口,還有其他法輪功學員家旁邊也裝有攝像頭。

◎臨泉縣多個派出所聯合大規模綁架法輪功學員

2020年6月12日下午6點多鐘,阜陽市臨泉縣國保大隊伙同臨泉縣東關、北關、西關、新城派出所和所轄社區人員,闖入法輪功學員王蘭英家中,將王蘭英、王翠蘭、王翠萍、李海濤四名法輪功學員綁架,搶走了電腦、打字機、真相資料等大量設備及耗材。同時,還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戴敏、周桂芝、劉月英,同時分別闖到王翠蘭、戴敏、周桂芝、劉月英家中非法搜查,搶走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等物品。

劉月英、周桂芝都是80多歲的人了,因疫情期間發真相資料、貼不干膠被攝像頭拍到。劉月英于當天夜晚11點鐘左右被家人擔保接回。周桂芝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胳膊腿都伸不開的鐵籠子里一夜,第二天早上,腿腫的不能站立,下午才通知家人接回。王翠蘭、王翠萍、王蘭英、戴敏四人被非法關押在阜陽看守所迫害,李海濤被非法關押在臨泉縣看守所迫害。

◎馬鞍山市國保、派出所聯動,大規模綁架法輪功學員

2020年4月24日、25日,馬鞍山市花山分局國保大隊伙同桃園派出所、花山派出所、塘西派出所警察,有預謀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大規模的綁架、非法抄家。其中法輪功學員解會計(84歲),被搶走大法書後,因身體問題、家人的阻止,未被帶走。其余五人︰周春英(86歲)、王素華(84歲)、沈雪梅(84歲)、陳秀芳(83歲)、季銀珠(77歲)分別被搶走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電腦、播放器等等。

2020年4月24日,合肥市法輪功學員彭玉信被合肥市杏林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派出所。四個警察不出示任何證件、不報姓名,非法入室抄家,搶劫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兩台、大法書籍約50本、現金約500元。彭玉信向警方索要自己的物品,派出所未歸還。當晚11點左右彭玉信回家。

四、被騷擾,非法關洗腦班迫害實例

2020年,中共在安徽省又搞所謂的“清零”行動,至少有56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騷擾。實際上,這個數據只是極少的一部份。對于不肯簽字的法輪功學員,就被中共不法人員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一直以來,中共在安徽省各地區舉辦過規模不等的洗腦班,以阜陽、亳州兩地的洗腦班最為猖狂,長期非法關押著大量的法輪功學員。

上半年,阜陽太和縣公安局、國保大隊、610在太和縣多個賓館內開設洗腦班,不惜重金,從外地找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多人對單人”(即做“轉化”的人)洗腦迫害。太和縣法輪功學員田輝因寫嚴正聲明以及給公檢法司人員的真相信和訴訟狀,被軟禁在太和縣濕地公園嘉年華賓館,被四五個人圍著,當局還專門請了一個所謂“專家”給他洗腦迫害。

◎2020年10月,合肥市廬陽區雙崗派出警察方加超,多次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甚至對80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吉中雲也屢次騷擾,幾個月前還綁架了老人。

◎2020年5月14日左右,因為邪黨要開兩會,宣城市旌德縣旌陽鎮派出所等一行三人,先後到法輪功學員鮑慧玲、周素芳、馬麗、馮素雲家去騷擾。

馮素雲是因為涇縣一名7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被查出是與旌德縣法輪功學員馮素雲見面,所以來到馮素雲家非法抄走了《洪吟五》等。另外,過年期間,惡警也騷擾了個別法輪功學員。

◎2020年8月6日,旌陽鎮派出所二男一女,到法輪功學員宋風雲家門口,叫宋風雲出去問話,問宋風雲到綠道掛了什麼嗎?等話,女的趕緊拍照。7日,一男人到法輪功學員朱秀華單位,問話也拍照;然後一男到法輪功學員鮑慧玲家,具體情況沒問她本人。8月12日左右,旌德縣旌陽鎮社區的三人又對馮素雲、錢雲峰、鮑惠玲、朱秀華進行騷擾。

◎2020年上半年,阜陽市沙河路派出所所長白雲雷、蓮花社區張素琴、齊明利到法輪功學員郝美榮家騷擾。

◎2020年3月,潁上路派出所警察多次到80多歲的姚姓法輪功學員家騷擾,並把構陷材料上報到阜陽市潁泉區檢察院。

◎2020年7月20日前夕,阜陽市潁東區向陽路派出所警察騷擾其轄區內法輪功學員,強迫她們簽不修煉保證,她們不配合,警察揚言還要來。

◎阜陽市程集鎮68歲老太太劉桂珍,在“清零”迫害中,拒絕摁手印,被騷擾、威脅。遭家人在中共邪黨株連迫害的威脅下的暴力對待,在寒冷中被迫流離失所。

◎2020年8月9日,利辛縣馬店孜鎮政法委邪黨官員伙同派出所惡警共四人,非法闖入景莊村民法輪功學員康子生家,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在康子生家中翻箱倒櫃,肆意搜查,最後搶走了幾本《明慧周刊》等私人物品。

結語

2020年,由于中共隱瞞疫情,致使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全球迅速爆發、蔓延。截至目前為止,已經導致全世界9300多萬人感染,近200萬人死亡。中共是病毒傳播的真正元凶和罪魁禍首,然而,中共卻一直在推卸責任,耍流氓拒不認賬。邪黨的倒行逆施,在全世界範圍內激起了正義人士的憤慨和抵制。中共罪惡滔天,現在天要滅中共,與中共惡黨走的近的、為中共惡黨站台、背書的,都會遭到瘟疫的淘汰。

奉勸安徽省那些還在追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人員,你們必須馬上停止作惡,上天留給你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你們只有將功贖罪,真心悔過,才能得到上天的寬恕和護佑,才能為自己和家人留一條後路。

附錄︰下載(35.5KB)
安徽省其它綁架、抄家實例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21/1/18/anhui-persecution-cases.zip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