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結束的心是個大執著

Print

【圓明網】最近,在學法小組與同修交流,發現不少同修都有求結束(正法結束、迫害結束)的人心,盼望著迫害能早一點結束,不用再這樣擔驚害怕的度日。特別是一些曾經受到迫害的同修,更希望能夠快一點讓迫害結束。

有的同修表露得比較直接,說︰這次如果能讓川普當上美國總統,直接將中共滅掉多好啊!可是當看到這次大選結果不理想,又生出了悲觀失望的心態。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才好?

從迫害開始到今天,已經二十多年了,我們也都經歷了不少的苦難和壓力,甚至也有很多好同修已經離我們而去了。可是我們大法弟子畢竟是人在修,修煉人的人心和執著在沒去掉時就會經常的表現出來,可我們總是不能讓自己吸取過去的一次次正面教訓!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大家想想︰不是在很多年前就有同修說過︰怎麼還不結束?迫害什麼時候到頭啊?年年盼結束,二十多年過去了,還是沒盼來結束。我認為︰修煉路上走多遠,經過多少年,這不是我們修煉人本身要考慮的問題,這是師父說了算的,不需要我們過多的去執著它。到現在我們執著這個問題的同修還真的不在少數。更有甚者有的同修表現得還很強烈,強烈到好象迫害再不結束就不再修了。

我們回過頭看一看,因為這顆強烈的求結束的心,使我們在一次又一次的指望和期盼中,帶來的卻是一次次的失望和失落。因為有這顆求結束的心,所以我們就會關注常人形勢和外界的變化,所以心很容易被這些變化帶動。多少年來,每次因形勢的變化,在大法弟子中造成了人心波動,隨之而來的都是巨大的損失和慘痛的教訓。

我以前這顆求結束的心也很強烈,折磨了我很多年。記得那是二零一二年前的幾年中,我非常執著二零一二年那年的大災難,我和丈夫打賭,賭的是︰如果二零一二年正法不結束,就雙方听從對方的,提出什麼條件都無條件的接受。因當時學法不深,對法理認識不清。同時又受常人的預言迷惑,我認為人類能走過九九年,是因為大法的力量而為,要走過二零一二年可不是那麼容易,所以自己就認為那年末一定會結束的。可是不然,那一年平穩的過去了。正法並沒有結束。可對我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創傷。對丈夫也起到了很大的負面作用。幸好有師父的保護,當時我馬上向內找,找出了很多人心,特別是這顆求結束的人心,歸正自己。還好丈夫並沒有提出什麼無理的過分的要求。也沒做出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事情來,否則我將會造下多大的罪業。

從這件事發生後,我更加精,也讓我悟出了一個理,修煉人不能執著世間的一切。好事壞事都不執著,修煉人求得是最後圓滿跟師父回家。至于中間過程,就听師父的話,師父讓做好三件事,就盡全力做好三件事就行了。

可是在修煉路上,我們有多少次執著常人中的事,摔了跟頭,走了彎路。如︰當年我們都執著那個總理的事;執著零八奧運之事;執著瑪雅預言地球大劫難;執著十八大存不存在之事;再後來執著現政府,渴望現政府能把江魔頭繩之以法等等;我們越指望常人想為大法做點什麼,得到的都是相反的結果。

其實我們都沒听師父的話,師父講了我們跟常人的關系,就是救度和被救度的關系,常人是指望我們才能得救的,我們怎麼能指望常人呢?常人配嗎?他不配!可我們這樣做了。

這次我沒有指望常人來結束的人心,是因為我已經接受了二零一二年的那次教訓,不再走老路了。我現在認為︰沒有任何常人有能力結束這場迫害,不管他有多大的權勢,能力如何,表現的再好或表現的再壞。

在正法中,師父一揮手,就可以把邪惡瞬間全部清除,正法洪勢一到所有的邪惡表現馬上就終止,要讓迫害在今天結束絕不可能讓它持續到明天。我們知道,中共邪黨要解體,你管它也好不管它也好,反正它都要解體。但不是靠常人來解體,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現在師父大慈悲沒有這樣做,是因為得救的眾生還沒達到數量,很多大法弟子還沒有到位,結束了,無數的眾生永遠就失去了生命和未來,沒有到位的大法弟子就再也到不了應到的位置。

師父還教誨我們︰“你們知道嗎?心里頭想著圓滿的人是圓滿不了的,更何況想圓滿還放不下對情、財等執著的人。無求而自得!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你就堂堂正正的去做好你應該做的,什麼都在其中。你只要想著你要圓滿你就圓滿不了”[1]。

修煉是極其嚴肅的,沒有僥幸的。不在法上精,不在平時去除各種執著,扎扎實實注重一思一念的實修,是混不到最後的。正法到了最後,邪惡也在加緊在往下拖那些長期帶修不修的、至今還沒修煉概念的、被名利情和各種欲望困擾得顛三倒四的、強烈的自我放不下的學員,它們想把它們看不上的學員都淘汰出去。“清零”是不是就沖這個來下手的呢?

我們千萬別辜負了師父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換來的修煉機緣,別辜負了我們世界的眾生對自己的殷切期盼。別無選擇,只有精實修,修掉求結束的大執著,靜觀世間一切,做好三件事,達到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

個人認識,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