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瀘州市八旬老太程思桂被枉判四年半

Print

【圓明網】四川瀘州市龍馬潭區八旬法輪功學員程思桂老太太2020年12月17日被瀘縣法院誣判四年半,勒索罰金八千。瀘縣公檢法合伙構陷,法院指派律師助邪黨為虐,判決書上一派胡言,程思桂老人大呼︰這是陷害!

程思桂老人,瀘州氣礦退休工人。她曾是癌癥患者。她丈夫患癌癥英年早逝,一個兒子患癌癥夭折,她修大法絕處逢生,癌癥消失,遠離了死亡。為告訴人們法輪功好的事實,讓人們象她一樣受益,她被非法拘留、勞教迫害,還經常遭到單位、社區騷擾。

一、綁架到派出所

2020年初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疫情表面緩解下隱藏著更大的凶險,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救人一刻也不能懈怠。2020年7月19日上午,程思桂到瀘縣得勝鎮萬得路農貿市場向當地民眾免費贈送避疫保命的《疫情周報》等真相資料。該鎮林坎社區網格員侯平、得勝鎮灌頂山村駐村輔警趙榮明等人,將正在救人的程思桂老人扭送到得勝派出所,交予值班警察吳文波、許能聰。

在派出所,陳思桂告訴警察,自己曾患乳腺癌,修煉法輪功癌癥好了。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周永康這些是壞人。法輪功學員發資料是在救人,在做好事,沒有違法。現在天災人禍凶險,救人要緊。

不知哪路警察,在程思桂還在得勝派出所非法扣押時,避開當事人闖進其家中非法查抄,搶走了大法書籍,大法師父的法像,還有播放器等私人財物。

派出所警察把老人包里的真相資料拿出來作為構陷的所謂“證據”,強拉程思桂的手,指著資料拍照,又強行拽著老人的手蓋手印、掌印,強迫老人走路,攝像攝取她走路的步態,強迫錄制聲音,逼問資料的來源等等。警察非法詢問到晚上十一點,老人才由家人擔保回家。

回家前,程思桂老人要求歸還被警察搜去的大法書籍等,派出所警察把合法的個人財物誣蔑成違法的,不予歸還。

事情過後不久,瀘縣檢察院一位女子在龍馬潭原交警支隊處約見程思桂,說事情很嚴重,犯罪的,你這個案子交到法院了。你的資料哪里來的?程思桂回答︰天上來的。救人的。我沒有罪。

二、非法逮捕入監未遂

2020年9月初的一天,程思桂老人買菜回家,家門口四個警察守候,要程思桂跟他們“走一趟”。警察脅迫程思桂的兒子開車送母親到瀘縣,同車的女警叫魏文靜(音),男的叫徐文才(音)。

程思桂被帶到瀘縣醫院全身體檢。到了得勝派出所,警察拿出一張單子在程思桂面前虛晃一下,說︰你被逮捕了,要弄你去拘留。程思桂沒看清這張單子是什麼意思。估計是逮捕證或拘留證之類的東西。

在派出所,程思桂從下午一直坐到晚上近八點鐘,孤獨地坐在那里六、七個小時沒人理她。天幾乎黑了,警察將程思桂劫持到另一個縣城——合江,準備將八十歲的程思桂老人扔進合江看守所非法關押。因體檢不合格,看守所不敢收人,警察嘀咕了一個多小時,才將程思桂送回家。

送至途中的石洞鎮,又脅迫她兒子來接人。之前,她兒子曾對警察說︰你要對我媽負責,要把人給我送回來。

三、非法庭審

2020年10月22日上午,瀘縣法院在第三審判庭對程思桂非法庭審。瀘縣檢察院公訴人鐘宇明宣讀訴狀,把程思桂救人的合法真相資料誣陷為“×教宣傳品”,講真相的行為誣陷為“宣揚×教組織教義”。審判長問,你的資料從哪兒來的?程思桂回答︰天上來的;救人的。法庭上在座的人頓時起哄︰你救人?你救啥子人?你救啥子人?你都救得了人?

面對法庭的囂張,程思桂說︰是救人的。我們在做好人,是在救人。法輪大法好,你們不要迫害。我以前一身的病修煉法輪功都好了。我患乳腺癌動了手術,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來從未復發。說著毅然撩開衣服︰你們看吧,雙乳割了,只剩一層皮。

事實真相面前,審判長說︰你再去檢查一下看。你的病歷呢?拿來看。庭審就此草草結束。

2020年12月17日,程思桂再次被通知去瀘縣法院。審判長宣讀文書,沒有宣讀判決結果。程思桂仍然表明自己的態度︰做好人,救人無罪。等候半小時,法院交給判決書,判決結果︰判刑三年,處罰金五千;因2016年曾判刑兩年,處罰金三千,所謂“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處罰金八千。

回家後,陳思桂老人細看判決書,發現判決書上竟有什麼“如實供述其罪行”、“對指控的罪名無異議”之類的誣陷之辭,不由得驚呼︰這是誣陷,是陷害!

程思桂現年八十歲。瀘州氣礦炭黑廠退休工人。她丈夫患癌癥早逝,一個孩子患癌癥夭折。年僅三十歲的她靠一個人微薄的工資撫養兩個幼小的孩子。孩子要生存,要讀書,經濟拮據,工作繁重,生活之艱辛可想而知。她說︰“開荒種地種點小菜補足生活,緩解生活的壓力,被扣上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帽子。79年,中共極左路線要強迫工人輪流下放勞動,我不得不丟下孩子去應付政治性很強的下放勞動。小兒子失去母親的照顧手摔斷了,我又急又氣,我的手也摔斷了,那日子真是雪上加霜。大兒子才六歲就不得不開始學做飯,帶兩歲的弟弟洗澡;十二歲為家庭當采買。”“長期以來工作、生活緊張,壓得我透不過氣來,身體越來越不好。睡不著覺,頭暈、頭疼,臉浮腫,面癱,膝蓋疼痛,雙乳部疼痛。求醫,檢查,需要大筆費用,如到省城的華西醫院檢查,來去費用是報銷不了。要對抗癌癥,我一個退休女工,在經濟上、精神上的承受都是巨大的。96年在瀘州醫學院做了乳腺癌手術,雙乳切除。我知道,一旦癌癥復發,離死期就不遠了。”

“1997年我非常幸運的得到了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大法不久,我身心發生了徹底的變化。還查不明白的‘原發性高血壓’、‘嗜鉻細胞瘤’等等疾病癥造成的身體不適癥狀都消失了,身體無病一身輕。修煉二十多年來,癌癥遠離了我,我再沒感到癌癥復發的威脅,也沒有了癌癥的恐懼,我生活的踏實、安寧。師父偉大,‘法輪大法好’的正信,在我心中堅如磐石。遭遇抄家、長期騷擾、關押、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等等,任何迫害,都動搖不了我的堅定。”“人類到了道德崩潰的末劫時期有大難,相信‘法輪大法好’的人能得到神佛的救度。我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真相,是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權利。尤其在疫情威脅著人民生命的嚴峻情況下,更應該告訴人們逃生的出路在哪里?救命的良方是什麼?幫助人們走過劫難,獲得平安,是大法弟子神聖的使命,是大善的行為,是慈悲的胸懷。”

公檢法作為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工具,迫害法輪功二十一年來,一直把法輪大法誣陷為×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慣用“利用了×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誣陷罪名指控,構陷法輪功學員。面對瀘縣公檢法一系列迫害,程思桂從來就沒有認為自己講真相,免費向人們贈送真相資料有什麼錯,有什麼罪;也沒有在他們的審問筆錄、起訴書、庭審記錄上簽字,對指控的罪名一直否定的,是堅決否定的。而判決書上卻呈現出公安機關、檢察機關、辯護人的所謂“沒有犯罪,做錯了”;“到案後如實供述其罪行,系坦白”;“被告人對指控的罪名也無異議”等等栽贓陷害的虛假言辭,強加當事人認錯、認罪的態度,歪曲了當事人的原則立場,扭曲了事情的本質。

由此可見,瀘縣公檢法及援助律師,為了把冤案做實,迫害不擇手段。公民的信仰、人格尊嚴,在他們眼里一文不值,可以任由踐踏;救人的疫情真相資料,他們視為某教宣傳品,好壞都分不清了;為達到判刑的目的,一個真相U盤折抵十份,如此翻倍累計,幾十份法輪功物品變成百份、幾百份;教導人重德向善的大法書籍等等,他們統統收繳不予歸還……從99年法輪功遭迫害至今,國家從來就沒有制定過取締、禁止法輪功的法律條文,從來就沒有這類法律公告與民,沒有“國家取締”之說。瀘縣法院在對程思桂的非法判決書上,呈現所謂“明知道法輪功國家早已取締”的言辭,是謊言,是中共司法、執法的法官在向社會撒謊,迷惑世人。

四、指派的援助律師助邪黨為虐

日前,中共法院在司法迫害難以為繼、力不從心的時候,時興為沒有聘請律師的法輪功學員指派“援助”律師。

2020年10月22日上午,程思桂到達瀘縣法院在入庭登記的時候,一個陌生人上前與她搭話,問案子的情況。程思桂說,我散發真相資料,是救人的,沒有錯,沒有罪。事後才知道,這個人是瀘縣法院為程思桂找來的指派辯護人,即所謂的援助律師——四川九獅律師事務所的江世銀。這個江世銀,事先沒有與程思桂見過面,根本不了解當事人的思想態度,立場觀點,不了解事實真相,法庭上完全是迎合中共司法迫害法輪功的一派胡言。由此可見,所謂的“援助”,只不過是日趨虛弱的中共法院利用來在法庭上造勢,苟延殘喘,維持迫害而已。

結語

程思桂老人被瀘縣法院非法判決幾天後,江陽區法院又來人脅迫程思桂的兒子把程思桂帶到龍馬潭區醫院去體檢。問法院的人為什麼要體檢?他說以前的事情還沒了。問他叫什麼名字?他說,你問名字干什麼?

瀘縣法院曾對馮德瓊、易群仁、陳洪州,楊春蓉等幾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2020年7月、9月,對非法關押了長達一年的龍馬潭區法輪功學員羅太會、雷煥英、鄧萬英、苟正瓊兩次秘密庭審,兩位正義律師出庭無罪辯護;2020年12月,連判程思桂、易群仁、汪顯樹三人。刑期四年、四年半。易群仁、汪顯樹不服誣判,已上訴。

迫害程思桂的司法人員︰

瀘縣法院審判長鄭利平
瀘縣法院審判員沈西
瀘縣法院審判員李姣燕
瀘縣法院法官助理伍月
瀘縣法院書記員牟玲
瀘縣檢察院公訴人鐘宇明

注︰
參與迫害程思桂的瀘縣法院審判長鄭利平,2020年7月、9月,對瀘州市龍馬潭區法輪功學員羅太會、雷煥英、鄧萬英、苟正瓊兩次秘密庭審。

參與迫害程思桂的瀘縣檢察院公訴人鐘宇明,2014年迫害瀘縣法輪功學員易群仁,易群仁被非法判刑四年;2017年迫害瀘縣法輪功學員馮德瓊,馮德瓊被非法判刑兩年,處罰金兩千。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