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機械工程師︰感恩師尊,修好自己,勇猛精

Print

【圓明網】陳華先生現居斯圖加特,是一名機械工程師,一九九六年在東北上大學時,有幸接觸到法輪功。不過,直到一九九九年才開始修煉。中國新年伊始,他談起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感恩。

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陳華改掉了壞脾氣,戒了煙酒,成功的教育了子女。最關鍵的是,在當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流行時,人人恐懼,自己能夠坦蕩的面對,也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否則,陳華覺得自己無法做到。

與大法結緣

回想當初自己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經歷,那是陳華在中國東北上大學時,同寢室一位同學修煉法輪功,每晚看《轉法輪》前都先洗手,這讓陳華很好奇。一次他忍不住就問同學在看什麼書,並問同學借書給他看。

看過《轉法輪》之後,雖然里面提到周天、玄關等內容他不懂,可他覺得法理很大、很高,因此他對法輪功的態度是開放的。他也跟著同學煉功,頭一次就能雙盤,跟同學打坐時間一樣長。後來陳華也和同學一起參加過在公園的晨煉。

那時,陳華還把《轉法輪》介紹給女友(後來成為他的妻子),女友說也看不太懂。不過,看著看著,她聞到一股佛香味。她覺得納悶︰馬路旁邊哪來的佛香味?

陳華覺得,他和女友都是在接受無神論教育下長大的,後來女友不信神的觀念破除了,跟那次聞到佛香味有很大關系。

那時候,陳華正忙著畢業論文、學德語和出國的事,顧不上修煉法輪功。這一拖就是好幾年。一九九八年,他和女友來到德國。

了解中共迫害 開始修煉

到了一九九九年,有一天,陳華所在的語言班觀看德國電台新聞,突然出現了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北京和平上訪的鏡頭,讓他感到很吃驚。

陳華馬上跟大學同學聯系,同學也參加了四‧二五上訪,從同學那里他了解法輪功學員為什麼要上訪的真相。

到了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當時陳華所在大學的中國學生會會長跟他說,國內開始禁止法輪功。陳華說,那時候在德國,他們都是從《人民日報》海外版看國內消息,對法輪功都是負面報道。但是,“《人民日報》上講的東西非常荒唐,讓人不可置信。”

“我想起了當時國內早上在公園煉法輪功的場景。那個場景,我印象非常深刻,特別莊嚴,特別神聖,非常激動,特別好。”陳華說,“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像又一次文革的開始。”

“那時候,明慧網創立了,看明慧網,我了解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我就跟學生會長講法輪功的真相。”

當時陳華沒有《轉法輪》,他從網上下載,用打印機一頁一頁打印下來,每天都看。當時學語言期間時間很緊張,女友覺得奇怪,為什麼每天他都要看那本書。

“我修煉是從對事物認識的角度來開始的,因為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我覺得他很珍貴。不斷看《轉法輪》之後,越看越好,還跟德語老師也介紹《轉法輪》。”

“那時候覺得這個法很珍貴,就要下決心修煉。”陳華說根據自己以往的經驗,共產黨打壓的都是好的,“因為打壓的理由很荒唐,比如文革等。我從另一個角度來理解,因而覺得這個法很珍貴。”

“如果法輪功真的像中共說的那麼不好的話,為什麼有上億人來修煉。那時候我也看明慧網上的迫害實例,看到那麼多有文化的人在煉法輪功,教授、博士、碩士等都有,他們那麼傻嗎?我不相信,一億人都能騙得住,我覺得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所以我就覺得他一定好。”

到了聖誕前,陳華打電話給柏林學員。“當時還下著雪,柏林有兩位法輪功學員到我們城市來教我們煉功。我們就在當地馬格德堡(Magdeburg)成立了煉功點。”

修煉法輪功脫胎換骨

陳華坦言,修煉大法讓他道德提升。他說,修煉大法前,自己“總想著得別人便宜,脾氣暴躁,喜歡打架,又抽煙又喝酒,常跟人吵架。”真正修煉之後,陳華馬上戒掉煙酒,脾氣慢慢變得越來越好,跟妻子越來越少吵架,現在幾乎沒有什麼矛盾,二人和睦相處。他說︰“當然不是一下子脾氣就變好了,而是慢慢做到的。”

作為華人,在德國首先要過語言關,“學生時代從德語班開始,一直到畢業,不是那麼容易的,當中也遇到很多困難。”陳華說,“因為能時刻想到師父,按照師父的要求,學生就要把學習學好。在很困難的時候,也沒有放棄。最後,順利畢業了,拿到了一點七的成績(優秀分數。德國最高分數是零分,最低是六分),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妻子也順利畢業,之後都順利找到工作。”

在工作中,陳華也是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跟別人去爭去斗,上級分派的工作都能按時按量甚至提前完成。

按真、善、忍原則教育孩子很成功

二零零四年,兒子出生了。“我們都是按照大法要求教育他,用真、善、忍來要求他,從法理上跟孩子講,讓他理解,他自己也能做到。”兒子在學校各方面很優秀,學習和音樂天份都非常好。他吹小號,還曾得到巴登符騰堡州同齡段比賽的第一名。”

“這也是我們感恩師父的原因。”陳華說,“我們來德國二十多年了,看到身邊很多朋友孩子的教育不那麼容易。在濁世中,孩子能不那麼快地被拉下去,沒有其它辦法。通過現代科技和電子產品,(黑暗勢力)無處不在的把小孩往下拽。”

還有女兒出生時,陳華的太太已四十四歲了,作為高齡產婦,懷孕和順產都不容易,“那也是師父的恩賜。”

在中國新年之際,陳華表示︰“在二十一年的修煉歷程中,是師尊您幫我洗淨和祛除我生生世世的罪業,有幸成為一名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弟子無以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恩,在正法的最後階段,弟子的本份就是︰學好法,修好自己,勇猛精,更加努力的做好講真相救人的事,兌現自己的誓言。我經常提醒自己——救人救人快救人,不留下遺憾,讓師尊多一份欣慰,跟隨師尊回到真正的家園。”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