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安逸

Print

【圓明網】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多年了。風風雨雨中,真正深刻的體會到了在修煉的路上要走出人,要人成神,都要面對生死的考驗。對我來說,更困難的、也更持久的考驗是走出安逸,恆心修煉。

那一年參與起訴邪惡之首江澤民後不久,我們地區一個真相項目因為大家意見不統一,發生嚴重分歧,造成很大的漏洞。舊勢力利用了這一點,導致我們地區大部份同修被綁架,這是最讓人痛心的事。一方面,被綁架的同修個人和家庭要承受巨大的痛苦。更重要的是,會給講真相、救人帶來巨大的損失和破壞。

在看守所,我一直高強度的發正念。當時周圍的人,甚至我的家人,都認為我會被判重刑。我一直否定著頭腦里冒出的這種不好的念頭,相反,我相信我能闖的出去。師尊也多次在夢中點化我、鼓勵我。我也發出正念,調動起所有對我能起正面作用的因素,否定並發正念清除所有不正的負面的因素。

突然有一天,我被無罪釋放了。在看守所和我呆在一起的人都覺的很神奇,都覺的不可思議。回想這段經歷,缺點和不足是因為之前學法、修煉沒跟上,導致正念不足,有些地方沒做好。但因為學法點設在我家,我平時在安全方面比較注重,也一直否定舊勢力對學法點的干擾和破壞。在出事之前,師尊已經給了我們點化和保護。

從看守所出來後,很長時間我都不能精,修煉狀態時好時壞。古人都能做到慎獨,只有一個人時,都能好好的約束自己。那麼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在一個沒有任何外在約束的環境中,自我約束,踏踏實實的實修。

惡劣的環境中,都能做好,為什麼安逸的環境下,我卻放松了呢?大法弟子不是應該在所有的環境中,都能修的出來嗎?

師父說︰“現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錯過了這段時間哪,就錯過了一切。歷史不會重來了啊,宇宙的歷史、三界的歷史,已經走過了那麼多的、那麼久遠的年代,眾生都在等待著什麼?都在為了什麼活在這里?就在等著這幾年!而有的學員卻在這幾年中荒廢著生命,不知道抓緊,而你卻肩負著眾生與歷史那麼大的責任!”[1]“大法弟子學法跟不上的,才會在這段時間中表現出不精、消沉,甚至于不知時間的珍貴,不抓緊時間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1]

針對安逸心和色欲心,我總結出了幾點做法,並努力去做到。

師父說︰“集體學法是我給你們開創的一種環境、留下的這種形式,我想還是應該這樣做。因為這是從實踐中走過來的,這樣修對學員提高最快。自己一個人修,提高沒有促的因素。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不是講過師父叫怎麼做就怎麼做嗎?講過應該走正大法弟子應該走的路嗎?”[2]

我悟到,有條件的,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一定要開創集體學法的環境。但為了安全,盡量不要搞大集體學法。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之前,有集體學法的環境,所以能一直精。確實,從監獄出來後,有一段時間學法點設在我家後,也讓我精了不少。從中看出了集體學法的重要性。

第二、一有時間就學法。盡可能排除所有常人事務干擾學法。心一不在法上,人世間的各種干擾,各種誘惑就會演化出各種魔難,牽扯著我們離開法。從而造成惡性循環。

第三、時時警醒自己。我的做法是設置鬧鐘,就鬧在自己最容易安逸的那個時間段。警醒自己,提醒自己,就當作是敲醒自己的法鐘法鼓。

第四、晚上睡覺醒來,就馬上起來煉功或學法,不管是幾點鐘。絕不能看時間還早埋頭又睡。埋頭又睡的結果幾乎都是睡過了點,而且感覺很累、很沒有精神。

第五、遠離網絡,最大成度的減少甚至不使用網絡,網絡的危害太大了。師父說︰“這個社會已經亂了,那個網已經是什麼不好的東西都攪在那里,簡直是象魔鬼一樣,在周轉著,什麼東西去都攪在里邊、混在里邊擾亂社會、人心、道德、傳統,改變著人的生活狀態,魚龍混雜。”[3]

紅塵人世的所有誘惑都是考驗,所有遇上的每一次安逸,都可能是讓我們掉下去的魔難。也讓我領會到了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4]的另外一層內涵。

經過一次次的克服,一次次的努力,我終于找回了修煉如初的那種狀態和美好。最後,我還是要警醒自己,一直要保持好良好的修煉狀態,一直走到最後都要這樣做。

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