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人的觀念 在法中升華

Print

【圓明網】我于一九九八年十月走法輪大法修煉至今已近二十二年,修煉中,按照大法的要求不斷學好法,向內修,一步步、一層層的修去了很多人心、執著,如情色之心、怕心、妒嫉心、爭斗心、自我意識、黨文化因素等等,不斷的同化著宇宙真、善、忍特性。但是,總感覺一個個執著心不斷的修去,又不斷的在滋生、有時甚至還比較嚴重,感到每天都在過心性關,修得很苦很累。

今年以來,在反復學、背《轉法輪》和《精要旨》中,悟到了一層法理︰必須改變人的觀念,才能從根本上修去各種執著心,從人中跳出來,才能不斷在法中升華。

一、人的觀念阻擋著回歸之路

師父告訴我們︰“一個人在修煉中會有很多關要過,造成的原因是從人出生以後就在不斷的對人類社會認識中產生著各種各樣的觀念,從而產生執著。”“人生就是有很多的苦難,無論你有多少錢、什麼樣的社會階層。因為痛苦會使人難過,從而人自覺不自覺的就會對抗苦難,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會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傷害、如何好過、如何才能在社會中出人頭地、功成名就、如何能獲取更多、如何成為強者,等等。為此,在有了這些經驗的同時,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觀念,經驗又在實踐中使觀念變的頑固。”“特別是大法弟子又是在這個充滿誘惑的所謂現實社會中修煉,對觀念的改變就更難、也更重要。”[1]

從中我悟到,觀念就是我們在長期的生產、生活、學習中為了滿足個人利益而形成的習慣思維方式。人的各種觀念與各種執著的關系,就好比污染的土壤與毒苗的關系。過去使我困惑過,好多七?二零前老年同修表面看執著心很少,可是表現出來的很多言行總是在常人中。從二零一四年以來,我們學法小組就有四位老年同修先後因病業去醫院離世。他們的共同點,表面上看,都是把身體出現的不正確狀態當成是人的病,有的還瞞著同修去醫院後離世。

身在外地的八十八歲的母親(同修),在一年多時間,“走出人類層次的同時”[2],這一句法僅九個字,顛來倒去就是背不下來。去年十月回到老家來,我與她切磋,她認識到了,是師父在點悟她,因為自己的思想沒有走出人來,幾次摔跟頭也不悟。如︰她把眼楮突然看不見《轉法輪》中的三號字認為是吃了辛辣的魚,後來找到了是因為長期在妹妹家看常人電視新聞而至,懺悔自己,一邊發正念,一邊求師父給淨化眼楮,《論語》終于全部背下來了,眼楮也越來越明亮,經常出去講真相救人了。

就我自己而言,人的觀念滋生著各種執著心。如在過去工作中,經常妒嫉同事超過自己出風頭。退休後妒嫉家人不符合自己人的觀念,妒嫉姊妹忘恩負義。對丈夫同修始終去不掉抽煙喝酒的惡習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的發火、指責、怨恨、爭吵,有時家庭鬧的烏煙瘴氣。

講真相中,經常因顧慮心、面子心、自尊心開不了口,錯過很多有緣人,過後又後悔,找自己、修自己,還覺的自己在精實修。可是,修來修去,還在各種執著心中徘徊不前。覺的很苦很累,體會不到慈悲祥和的心態。

二、改變人的觀念,在法中升華

師父告誡我們︰“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3]過去,認認真真、踏踏實實的修去了一個又一個、一層又一層執著心,可遇到問題總是自覺不自覺的用人的觀念對待。特別是去年經歷的一件事給了我深刻的教訓。

去年十月初,我的一個叔娘得了嚴重的腦血栓,昏迷一個多月才搶救過來。幾年前,我就跟她及家人(包括她在區公安局刑大任副大隊長的兒子)講過真相,而且她很想學法煉功,我也給了她大法書和教功錄像帶,她也多次看過《轉法輪》和煉過功,但由于各種原因,一直沒有真正走大法中來。

在這次得病之前得過一次腦溢血,三天就全好了,沒有留下後遺癥,我想這都是師父給她的機會吧。她這次得病昏迷醒過來後,叫家人打電話給我,我給她帶去一個mp3(先前給了她一個被弄壞扔了),讓她听師父講法。我回家後又給她不斷發正念,清除阻擋她走大法修煉的邪惡生命。

五天後,我又去看她,見她康復的很快,一直不能動的左腿能行走自如,我也為她高興。這時,她躺在床上輸液,我坐在她身旁,她說頭皮發癢,我順手(左手)給她撓癢,只抓了幾下便不癢了。不一會兒,我突然覺的我的左手不對勁了,我用右手捏了捏左手,好像沒有知覺了,左腿也無力,身子也站不穩了,我馬上扶著床頭,我覺的好奇怪。這時,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你和病人形成一個場”[4]。我馬上警醒了,剛才給病人撓癢時,是邪惡把她的業力傳給我了,我立即發正念否定、清理邪惡,同時向師父認錯,請師父幫我。

中午,叔爺領我到醫院樓底飯堂吃飯,我怕叔爺看見我跛腳,我慢慢的走在後面,下樓時,只能用雙手扶著樓梯一步一步的下,有一個人看見我很吃力,就來關心的問我,怎麼樣?要來扶我,我馬上識破了邪惡要我認可的陰謀說︰“沒事,不用!”我費力的走飯堂,叔爺看出來了,問我腳怎麼樣,我說沒什麼。

吃過午飯後,我吃力的拖著沉重的步子坐車回家,下車時,我站不穩,一下子抓住一個熟人的手,又扶著樓梯上到五樓的家中。馬上坐下來發了半小時正念。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早給我淨化了身體,一上來就百脈全部帶開,百脈同時運轉,這些不正確狀態一切都是假相,我的血脈暢通無阻。然後又煉了一、三、四三套動功,開始學法。邊學邊向內找自己︰一是常人的親情促使我希望她盡快好起來;二是黨文化的因素想改變別人的命運;三是忘記了師父告誡我們發正念只能針對迫害大法的邪惡的要求。因此被邪惡鑽空子把病人的業力轉給我。

學法兩個小時後,我的身體恢復了正常狀態,無限感恩師父幫我走出了劫難。

師父教導我們︰“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5]這次刻骨銘心的教訓使我深刻體會到了不從根本上去掉人的觀念就走不出人,一遇到問題就會自覺不自覺的用人的思維方式去對待。于是,我有意識的從法中、從同修的交流文章中領悟人的觀念與執著心的關系。

我反復的背誦了師父的《佛性》、《越最後越精》。師父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于這個人的喜怒哀樂。”[6]“這個觀念還不只左右人的一生,它要一直左右下去。什麼時候發生改變了,什麼時候去掉。”[6]我悟到,觀念既然是人中形成的,只有不斷的學法修心,用高層次的法理才能不斷破除它。我便注重用法來指導一切所遇到的大事小事,處處用人的反理修自己。

師父告誡我們︰“所以修煉人要放棄常人的一切心、一切理,才能修到高層去,才能跳出與宇宙相反的三界。”[7]如在煉一個小時的法輪樁法時,手舉累了馬上想“吃苦當成樂”[8]就覺的輕松了;當哪個親友出現病業時,就想著是好事,在給他或她消業呢;親友之間發生矛盾時,不再去執著、攪和。最近,帶修不修的五妹因一場十六萬的債務糾紛打官司,所有親友都怨恨五妹弟(系再婚)設圈套引出這場糾紛又使債務無法解決時,五妹也氣的不行,我知道一切都是有因緣關系的,而沒有被帶動,平和的在法上和五妹切磋,五妹也在不斷的在法中悟到自己的執著,向師父認錯,把壞事變成好事,在法中提高。

我對女兒的工作順利與否、外孫女的學習成績好壞與否也不去執著了,心里想著人各有命,只要他們能相信大法就有美好的未來。特別是對丈夫有時吸煙、喝酒等行為不再發火、指責、怨恨,想著有師父管著,他會在法中修去執著的。自己身體哪里不舒服、疼痛時,在發正念否定的同時,謝謝師父給弟子淨化身體,很快就過去了。對常人、同修議論的預言、國際國內形勢也不再被帶動,心里想著師父在掌控一切,自己只管去做好該做的一切。做救人項目時,只想著眾生都在等著得救,心態自然純淨。

注重平時的一言一行都用法來衡量是人念還是神念,是人念馬上否定滅掉。這樣改變著人的觀念,去執著就猶如釜底抽薪,各種執著心也隨之越來越少。想著師父的法︰“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9]“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10]真的體會到了“相由心生”[9]一層法理的美妙殊勝!

感恩師父把弟子托上了又一層高遠的天空。體會到了修煉人平靜如水、慈悲祥和的心態,看同修、看眾生、看周圍環境一切都是那麼美好。當我們真的心里只有師父、只有大法、只有眾生的時候,那不就同化于法了嗎?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弟子一定要精,學好法,修好自己,同化大法,多救眾生,圓滿跟師還!

如有不符合大法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越最後越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論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警言〉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挖根〉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9]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