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關

Print

【圓明網】在中國有些地區,人們把過年也叫“過年關”,意思是把舊的一年順利過去了,嶄新的一年才能開始。在二零二一年的中國新年期間,我也接連不斷的闖過了幾個心性關,是名副其實的過年關。

給遠在大陸的父親打電話

在中國大陸的家人從微信上傳了一大家人一起聚會吃飯的照片,看到後就讓我自然的回想起了原來出國前在國內過新年的那種熱鬧場面。說白了有點被人情帶動了。于是我拿起電話來給在國內的父親打電話。在電話接通的那一刻我的眼淚就出來了,一股濃濃的思念把我包圍住了。

我和父親已經有十年沒見面了。我是一名九零後,離開中國時還是個小女孩兒,現在已經成為人妻。

我的父母多年前就離婚。父親沒有盡到他作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對我們基本不關心。母親在他們離婚後就帶著我離開了中國。在海外這麼多年,生活很不容易,母女倆相依為命。修煉大法以後,我對父親的怨恨逐漸看淡了,主動給他打電話關心他,在電話里他有時還會說不好听的話,抱怨我等等,我也忍著。有一次他在電話里對我評價道︰“我就是在電話里對你說不好听的,你也不生氣,不記恨我,我都知道。”

今年過年時在接通電話的那一刻,人的情感一下把我包圍住,他可能也听出來了我有點哽咽,沒再說什麼,還安慰了我兩句。掛了電話後,眼淚噴涌而出,像決了堤的洪水似的,看著鏡子里自己哭的扭曲的臉,內心深處仿佛另一個自己一樣看著自己,知道這是關,得過。

師父講︰““情”字啊是很難放,我告訴你們啊,人都以為自己的思想感情是自己身體中的一部份,是經過思想所產生的東西,根本就不是。“情”恰恰是最不理智的反應。你們是凡被 “情”帶動的時候,你們根本就理智不起來。”[1]

情,是為私的,所以叫私情。而我會被情帶動是因為自己有私心。因為是私情,所以不管一方對另一方付出多少都是為了在未來得到回報,是有條件、有代價和目地的。既然是私,那唯一去除它的方法就是無私的去為別人付出,沒有條件、不講代價、沒有目地。于是我拿起了電話向中國大陸撥打真相電話。

因為是大年三十兒,家家戶戶沉浸在過年的喜悅中,以送祝福的方式勸他們三退,比平時打電話勸退率還高呢。我一動不動的雙盤打坐撥打了三個半小時電話,勸退了很多人。在撥打結束後,整個人脫胎換骨一般的神清氣爽,身體輕盈。和中國大陸的人講電話的過程中有很多感人的片段,我自己也淚水漣漣。內心中很充實和前所未有的榮幸,深深的感謝師父給自己的新年禮物。

大年初一修“忍”

第二天大年初一,第二關接著來了。上午母親來家里,與我和我先生一起包餃子。本來過年挺喜慶的一件事兒,她卻說了些不好听的話,我就不樂意了,說︰“大過年的,你說點好听的。”沒有做到忍。接著就鬧了矛盾,心里憋著氣把餃子吃完了。

下午同修打電話來說有事找我,項目的事兒。我打開電腦上了網。沒說幾句呢,因為意見不同,同修就把我批評了一頓。當時有關同修都在網上,我心里那個滋味兒啊,別提了。我離開了電腦,去旁邊哭了一會兒,又坐回到電腦旁邊,忍著淚嘴上對同修說︰“抱歉啊,對不起。”心里卻依然委屈、不平、各種情感全都往出冒,心里想的是︰“明明是你做的不夠好,我也沒和你一般見識,忍著淚向你道了歉,你還是這樣,不像修煉人,你修的太差勁了,就這樣還當協調人?!”

“修煉是修自己”[2]。雖然知道這個理,但是遇到事情真難忍,心里那個難受勁兒啊!就這樣同時還是得壓住腦子里的負面念頭,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還得靜下來,查找自己的不足。有時想著想著不但沒向內找自己,反而越想越氣,就像師父在《轉法輪》里舉的例子︰“越想越氣,氣的夠嗆,嘴還在念佛號呢,你說能煉功嗎?”[3]最重要的是得提高悟性,不能去找同修的問題和不足,要找自己。自己是修煉人,你不能去修同修,同修有同修的修煉路,我得向內找,修自己。忍著淚水,背著法︰“韓信就真的從他的胯下鑽過去了。這說明韓信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他不同于一般常人,他才能做這麼大的事。人爭一口氣,那是常人的話。”[3]

這時我想,自己也得有能從胯下鑽過去的大忍之心! 這一關來的突然,又來勢洶洶,直到第二天上午煉一小時抱輪的時候,才放下了想和同修爭對錯、爭勝負的執著心。一放下,就有種思想一下子升華上去了的感覺,自己的心性升華了。

和多年不見的親人化解怨緣

大年初二星期六,煉完功後,下午我照例坐在電腦前打電話。打著打著那種委屈的情緒又冒了出來,在和對方說話的時候,聲音是哽咽的,打了幾通就打不下去了。去母親家吃餃子,正好和遠在美國的老姨(媽媽的妹妹)通了電話。听著母親和老姨的對話,心里感慨萬分……

二零零五年,母親帶著我是去國外投奔老姨的,那時她還沒去美國。母親不懂外語,我年紀很小,本以為我母親在家里幫助老姨帶孩子,老姨家在國外有自己的生意,經濟條件也不錯,這樣我可以在國外念完大學。沒想到四年以後,那時我正好還有一年就在當地的高中畢業了。此時老姨一家要移民去美國,而我上學還有一年才結束。這時候走的話,我的學業就徹底毀了。母親不同意他們的做法,可老姨有她的想法。就這樣,老姨一家帶著他們的孩子走了,把我們無依無靠的母女扔在了這兒,走時連我媽這幾年幫他們家工作的工資都沒給。

就這樣,她們親姐妹倆這十多年中基本沒聯系,也不打電話,互相之間心里都留了疙瘩。內心里我們娘倆覺的老姨是個無情無義之人,親姐妹都可以這樣拋棄不管!大年初二,她們這麼多年第一次打通了電話。各自的孩子們都已經長大了,兩人也都變成了老太太。母親因為修煉大法,心里對老姨的不滿和怨氣逐漸的放下了。接通電話後老姨的眼淚就流了下來,反而是我媽一直在安慰她,說︰“我很好,你不用擔心我。我還在擔心你們呢。你們好不好啊?”姐妹倆聊了好長時間。

母親作為修煉人的豁達和善意打動了老姨。老姨在美國是大紀元和新唐人的忠實听眾,很喜歡某同修做的自媒體節目。我媽說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正法正道,你不抓緊機會修煉,否則以後會後悔的。老姨都靜靜的听著。最後告別的時候,兩個人留了電話,說好以後要經常交流。

而我作為她們對話的听眾,心中感慨萬千︰人活在世上,為了利益可以不惜傷害別人,甚至是自己的親人。這種傷害隨著時間的推移,雖然會漸漸的被淡忘,或者故意無視它,但只要一觸踫到時還是會流血。如果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大法的慈悲和智慧撫慰著我和母親的心靈,洗刷著傷痛,引領著我們一步步走出來,這個烙印就會一直留存,不會消失,只能被刻意無視或者故意掩蓋。而大法真善忍徹底消除了這些烙印,化解了三個(我媽、老姨和我)生命之間的怨緣。就像師父的詩中所說︰“多少人間亂事 歷經重重恩怨 心惡業大無望 大法盡解淵源”[4]。

通話到最後,老姨幾十歲的人了,又是女強人,展露出了純真的一面,好像又回憶起了自己和二姐(我媽)的以前,同時有些話又不好意思說出口。但是我媽的語氣里沒有一點對她的埋怨和不滿,而是充滿了關心和包容,這讓她很感動。對老姨來說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呢,自己得到了母親的諒解,對她是巨大的安慰。

事後,我和母親說︰“我們最初來到這個城市是因為我老姨。今天和我老姨的這通電話,終于把這個結解開了,這是師父的慈悲安排,讓這段過程終于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就這樣,三天時間,接連不斷的在悲喜交加中過去,眼淚這三天可沒斷過。在情感大起大落的錘煉中使我升華,對人情有了更清晰的認識。生命在生存過程中為了私利不惜傷害別人,將來再償還。在欠債還債輪回的苦海中沉浮沒有盡頭,真的太苦了!然而因為在這樣的苦中,為了使人能繼續活下去,就有了情中那短暫的所謂甜蜜幸福,從而繼續誘惑著人。人情不過是被高層生命利用來把有業債關系的生命捆綁在一起罷了,用它迷住世間的芸芸眾生。

苦海無涯,只有修煉法輪大法才能使生命升華,才能不再在苦海中沉淪,登上得救的法船啊!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解大劫〉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