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如鏡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隨著修煉的深入,知道面對同修的不足要看自己,可是總有一個思維,同修也一定是有不足的,雖然我要找自己,同修也一定是有要提高的地方。

有一次在一起工作的同修因為一件小事對同事發脾氣,委屈的哭了,我想同修在過關提高,我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情,覺的自己做的還好。沒過多長時間,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沒有委屈哭,反而把同事結結實實的反駁了一通。

回家後我恍然明白同修那次的委屈不滿是給我看的,我找自己蜻蜓點水沒找到自己的問題,才出現今天這個事情。那我以前看到的是不是和同修一點關系也沒有,就是師父演給我看的呢?

提高心性的事情一件跟著一件。我身邊的一位同修說話有時候會綿里藏針,含沙射影的刺人。我知道同修這個問題,從生氣到無奈,總覺的即使是自己有不對的地方,同修這種處理事情的方式也有問題。直到有一天我和母親說起這個事情,母親很嚴肅的看著我,來了一句︰你也這樣。

母親一向是護短的,不管什麼緣由都是自己孩子好。我愣了,我找自己,我說話綿里藏針嗎?不會啊,我不是個會笑著去刺痛別人的人,從小到大都不會,生氣了自己想裝都裝不住。找了一圈沒有找到。再一次回家,母親拿來大嫂剛照的照片給我看,一邊看一邊說大嫂現在牛了,有自己獨立的工作室了。看到照片中的大嫂居然換了一副超大的眼鏡,我笑著說︰這是剛換了個工作的地方就換個眼鏡,再換個地方那眼鏡得多大,還不得把臉給蓋住了,說完了自己就笑上了。母親又露出上回的嚴肅模樣,我立刻不敢笑了,我心里清楚,問題就在這里。

我在笑話大嫂,我覺的這樣的笑話就是大伙開開心而已。常人管這個叫冷笑話,為什麼是冷笑話?就是損貶別人,拿別人當樂子,這個冷笑話不是可以當著所有人說出口的,因為有的人會不接受,因為這也是一種含沙射影的罵人。

我一直以為以同修為鏡就是一模一樣的照鏡子,是自己理解的狹隘了,一樣的心會有不一樣的表現,冷笑話一樣會傷害別人,我曾經這樣拿同修開涮惹的同修老大不高興。

想起以前同修曾經和我提起︰自己的親人同修這個說話含沙身影的毛病,然後還嘆氣是不是自己也有這個問題而自己意識不到?我當時還想,自己的問題真都是看不到啊。你這個問題在別人眼里一目了然,自己居然一點都看不到。

一幕一幕我明白了是師父在點醒我,看我不會好好的照鏡子找自己啊。

從那以後我覺的自己對修煉提高心性有了根本的改觀,知道了到底什麼是百分之百找自己,知道了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完全是自己的因素和別人一點關系也沒有。矛盾糾結是師父的苦心安排讓我們提高的梯子,感恩師父,也感謝這麼多年給我矛盾給我麻煩的同修,扎的自己心痛,扎的自己生氣正是扎到點子上了,真心謝謝我的好同修。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