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園講真相 長春付燕飛被枉判五年

Print

【圓明網】長春市47歲的法輪功學員付燕飛女士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被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醫院“病監大隊”、長春市第四看守所迫害,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被非法判刑五年。付燕飛的兒子由于媽媽長期遭受迫害出現自閉癥,公公、婆婆幫助一起照顧孩子,累得疲憊不堪。

付燕飛和她的兒子

付燕飛女士,大學本科畢業,家住長春市二道區八道街小學附近。一九九七年,付燕飛在東北師範大學即將畢業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大學畢業後,她到河北省滄州任丘市華北石油教育學院(今渤海石油職業學院)任教,深受學生、同事和領導的好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瘋狂法輪功後,付燕飛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迫害。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付燕飛免費發放弘揚中華神傳文化的神韻光盤,被跟蹤綁架、抄家搶劫,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吉林女子監獄被迫害得瘦成一把骨頭。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上午,付燕飛在長青社區城建世紀佳園小區講真相,被社區人員誣告。二道分局國保大隊長馮憲龍和楊家店派出所警察非法闖入付燕飛家中,抄走真相資料、大法書籍等物品。付燕飛當天被綁架到二道區分局國保大隊,五月十三日晚回家。付燕飛被非法監視居住,楊家店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門騷擾。

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晚,付燕飛因在勞動公園講真相,被受中共謊言毒害的人誣告,後被和順街派出所警察綁架,被朝陽區檢察院非法批捕。付燕飛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醫院“病監大隊”。“病監大隊”不讓家屬接見,不能存衣物、現金,只能存銀行卡。朝陽區檢察院的辦案檢察官也不見家屬,只能在檢察院大門口的門衛處,通過門衛傳遞信息或上交材料。

二零二一年元月五日,付燕飛被非法判刑五年,情況待查。

付燕飛女士被中共邪黨迫害的部份事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付燕飛堅持修煉,遭華北石油教育學院多次軟禁、監視和調崗。二零零零年十月末,付燕飛與六位法輪功學員進京為法輪功鳴冤、和平請願,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橫幅“法輪大法是正法”表達心聲,遭中共邪黨綁架。

付燕飛被劫回到當地看守所關押迫害一個月,又被非法勞教三年,劫往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同時,付燕飛被華北石油教育學院開除公職。在開平勞教所,付燕飛堅持修煉,不放棄信仰,被打、綁、吊、銬、電等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捆綁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付燕飛在長春市和順街與榮光路交匯處講真相,被長春市二道區公安分局吉林街派出所警察綁架,在葦子溝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迫害十五天。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付燕飛講真相時,被長春市二道區公安分局東站派出所警察綁架,在葦子溝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五天。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付燕飛被長春市公安局警察綁架,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被長春市二道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付燕飛當時八歲的兒子失去媽媽照顧,有苦無法表達的心理壓力造成孩子壓抑,家人和社會又誤以為是自閉癥。

付燕飛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監獄,關在二樓監舍里,這一關就是三年。下面是她訴述在監獄遭受的折磨︰

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我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趙桂榮老人從第四看守所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監獄黑窩。在入門的大樓讓換囚服、不許穿自己的外衣。我忽然意識到,我是法輪功學員,怎能穿囚服?下午到八監區,監區長倪笑紅逼我穿囚服,並讓包夾徐長平和姚籃強行給我穿。我堅持不穿,他們就穿不上。僵持著近一個小時,忽然來了一大幫人,把我強行抬到嚴管屋,我一直抗拒並大喊︰“法輪大法好!不許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們就捂我的嘴。

我被躺著銬到床上一只手和一只腳,三、四天時間,第一天夜里我要解大便,包夾翁麗說獄警睡覺了,不到一樓來。其實值夜班的獄警應該是半小時巡視一次,必須應該給我解開手銬上廁所的,自私的獄警玩忽職守置他人痛苦于不顧。我就大喊︰“法輪功學員要上廁所!”“不許迫害好人,上廁所是人的基本生存權利!”翁麗怕我喊就急忙去叫獄警,結果叫了幾次也沒來。身心的痛苦使我無法安靜,加之坐不起來,那種痛真無法形容。導致我便秘,好多天沒排下來。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很多犯人也有善良的一面,翁麗也有溫和與我交談、跟獄警說我好話的時候,但是邪黨的監獄就是讓好人變壞、壞人變更壞的地方,因為她們是受專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如迫害不力就會給她們扣分。所以翁麗有煩心就拿我發泄。有一次她罵我,我勸她不要罵人,她就過來打我,打過我很多次。有一次我跟姓陳的隊長講翁麗打我,她卻說︰打你怎麼了?!導致次日翁麗在衛生間對我暴打、撞瓷磚牆,並指使安海燕(北朝鮮的殺人犯)用廁所刷刷我的嘴。下午翁又抓我的頭發打我,從我身後抓頭發猛地往下拽我頭將我摁倒在床上(是在我被銬著的情況下),頭發被抓掉了一大片,我大喊︰“不要打人!不許迫害法輪功學員!”翁麗用枕巾捂住我的嘴,打的我嘴和牙齒出血沾到枕巾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八月十六日,我被轉到111房間,犯人劉平平(以前是律師)對我極為苛刻,有一天她把我騙到角落里沒有監控的地方(其實在獄警辦公室都有全方位監控,只是走廊沒有),無緣無故抬手就給我一大巴掌。有一天,她幾次連續把我推倒在地上,把我的胳膊、手都戧破了。還有一次她打我,隔壁的法輪功學員荊鳳偉過來制止說犯人不允許打人,她才罷手。獄警屠強是個年輕女子,實在看不下眼了才找我問怎麼回事,我揭露劉平平,才把她調走了。

監獄的邪惡在于,這些迫害行為獄警都能從監控中看見,可是只要你不揭露,她就視而不見假裝不知道,犯人之所以有恃無恐,是因為迫害的政策是獄警定的。

九月十七日,我被關到二樓嚴管迫害,二樓比一樓還要嚴酷的多,監舍長鞏翠杰脾氣很暴,其實她有仗義的一面,在生活中也經常幫我,但在那種特殊培訓下,她真是經常淪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我只要煉功,她就象瘋了一樣,不但銬上我,還揚言要殺了我,二十四小時畫地為牢的禁足!我每天都趁她們不注意去走廊呆一會,每天都會被劈頭蓋臉罵一頓,不給法輪功學員喘息的空間。

我因為煉功經常被獄警高陽銬起來,每次都要銬上好幾天,我就不吃不喝,她才會給我放下來。她知道自己沒有理,每次不敢听我講真相匆匆就逃走。我堅持要煉功,經濟犯梁小梅和劉莉上來扳我的胳膊,把我胳膊使勁往後扭,使我疼痛難忍。

表現極為邪惡的“包夾”是原一汽某部門的黨委書記梁曉梅,她多次在廁所打我、踢我,不讓我在屋里走,還揚言只要我告訴獄警她就把我全家都整進來,她把我迫害的瘦成一把骨頭。

酷刑演示︰吊銬

付燕飛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結束三年冤獄,從吉林女監出獄回家。

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傍晚,付燕飛在長春市勞動公園講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和順街派出所綁架,被朝陽區檢察院非法批捕,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醫院“病監大隊”,後來被轉到長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關押,因煉功多次被銬背銬進行折磨。

長春市第四看守所
地址︰吉林省長春市綠園區皓月大路5277號(在第二看守所院內)
郵編︰130062
辦公電話︰0431-87975151、0431-87985252、0431-84162707、0431-84162712、0431-84162705、0431-84162701
所長劉英久︰15904403399
所長江志國︰15904415655
副所長王毅洪︰15904403329
政委金宇虹︰15904403344
政委李寶林︰0431-84162702
教導員鄔江︰15904404633
韓兵 18343093343
科長︰徐晶、李杰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