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謝德文女士生前遭受的殘忍折磨

Print

【圓明網】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二十一年迫害中,大連法輪功學員謝德文女士四次被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身心摧殘,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凌晨二時離世,年僅五十七歲。

謝德文

謝德文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道德提升,身體健康,曾患的多種疾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團伙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她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多次被綁架迫害、共被非法關押四年八個月零十七天,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受了各種抻刑︰雙手吊掛抻、“小燕飛機式”抻、一手上、一手下的抻、兩手被平拉抻等等摧殘。

一、四次被非法抓捕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謝德文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到北京上訪,住在北京一個郊區的旅館里。被北京警察綁架,關押在鄰近的一個房子里三天,然後被劫回大連,被關押在姚家看守所四十五天,勒索三千元錢,沒有收據。後要回一千五百元錢,另外一千五百元錢被警察自己用了。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一日,謝德文在家里被侯家溝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姚家看守所,行政拘留十五天。她絕食抗議,但被強迫交二百元伙食費,後被關押在侯家溝派出所六天,她繼續絕食抗議,初六晚上被放回,此次被非法關押二十一天,扣款二百元。

第三次︰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謝德文在家里被侯家溝派出所片警綁架到中山區辦的洗腦班三天。隨後刑拘三十天,隨後被勞教一年半。

第四次︰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晚上七點四十分左右,謝德文在沙區西山坊大慶街發真相材料,被泉涌派出所警察、協警綁架,被強迫坐在鐵椅上十三個小時,抄家時因不配合,一警察將她雙手扭至“背銬”,說“再不老實就給你銬上”。拘留三十天,非法勞教三年,最後被馬三家勞教所加期五天。

二、在大連看守所、勞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1、打“地環”迫害和進行侮辱

在大連看守所,因為在監室煉功,謝德文被警察給打“地環”(手腳銬在一起)固定不動半個月。因為抗議迫害,嘴里被塞進打掃廁所用的抹布。吃飯時,因為手是背著銬的,犯罪嫌疑人問獄警“她怎麼吃飯?”姓徐的獄警說“讓她象狗一樣吃”。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2、灌食迫害

在大連教養院期間,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迫害,當時教養院院長郝文帥在台上說︰“你們不吃飯,我們就不把你們當人看,給你們灌食,象牲口一樣對待。”

第一次晚上灌食時,警察雍其勇邊下插管邊說“多下點兒”,謝德文感覺管子底部在胃里繞了近二圈。灌食後,她吐了出來,才知道是濃鹽水的面糊。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有一次三個監室的法輪功學員全部絕食,在一次灌食前,一個獄警對法輪功學員說︰“這是新買的管子,口子粗,灌得快,一天三次灌,就是折磨你們。”謝德文一看那管,口徑比舊管大,長度也比舊管長了許多,看起來是粗糙的那種磚紅色膠皮管。灌食時管子快進快出,鼻腔火辣辣的痛,管壁上、地上都是鼻血。後來就把絕食的孫連霞迫害死了。

3、電棍電

有一次法輪功學員集體在監室煉功,警察孫永發,穿著大皮鞋朝謝德文小腹處踹了一腳,把她踢得倒退了好幾步。三月十九日晚飯後,各個監室門都貼上污蔑大法和師父的話,地上每人面前放一張紙,上面寫著侮辱師父的話,廣播里放著侮辱大法的歌,使法輪功學員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和摧殘,法輪功學員被迫雙手抱腿,誰要站起來就被拖到走廊上用電棍電。

有一次謝德文雙手被背銬在桌子腿上,蹲著起不來,前面放著寫有謾罵大法師父的話,叫她照著念。同時放高分貝大喇叭的污蔑錄音,污蔑師父、污蔑大法。

在大連教養院,謝德文有次絕食,灌食時苑玲月踩著她的腳、揪著她的頭發說︰“你不吃飯,灌一次食收200元錢。”她說“家里一分錢都不會給你的”,苑玲月說“就說你在這里受折磨,家里就乖乖給了”。然後送進小號(就是不銹鋼做的連體籠子),打背銬,七天七夜站著、不準睡覺。

七天後轉到另一小號,雙腿並攏,用透明膠帶反復纏繞,然後犯人張沖使勁拍謝德文的背“下去吧”,雙腿的筋就被一下子抻直,非常痛苦。

後來是強制轉化,不轉化又罰站、不讓睡覺,困的站著睡著了,摔了好幾次,十五天後回到二大隊強迫勞動,每天十五、六個小時,回監室後裝衛生筷子等。

謝德文再次絕食抗議,他們把她弄到醫院扎針,警察說“有錢你就花吧”。她拒絕扎針,他們不理睬。

回來後,韓姓大隊長指使犯人把謝德文手、腳、四肢銬在四個床頭,床上五塊木板,後來她說︰“撤掉兩塊板,脖子一塊,腳一塊,臀部一塊。每天除了三次灌食外,都銬在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有一次犯人張沖給謝德文灌食時給加了辣椒面,再把飲料瓶口塞進她的嘴里,用塑料盆直接倒入飲料瓶,邊倒邊說︰這樣灌得快。旁邊一個普教說︰這樣容易嗆著。然後張沖抱一只貓在她胃上踩,她感覺皮膚薄的就像一張紙一樣馬上就破了,三天後從床上下來,胳膊、腿都不听使喚,肩與胳膊之間有縫隙,活動困難。

三、在馬三家被酷刑折磨 生不如死

1、灌食、小號、送精神病院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大連法輪功學員被從大連教養院轉入馬三家勞教所,因不做操被加期五天。第一個月在綜合樓,早飯後6點半走晚上十點回來,強迫听著他們那一套,謝德文掉了很多頭發,常常胸口發悶,呼吸困難。

有一天晚上,謝德文喊“法輪大法好”,他們連夜把她送入小號,途中有人拿拖鞋打她的臉,眼楮都打紅了。警察劉文換上便裝,穿上大皮鞋,在小號里朝謝德文胸口使勁的踹了一腳,因她絕食,馬吉山把她打得鼻血直流,他們還讓她把帶血的衣服扔掉,馬吉山還使勁拽著她的頭發。

馬吉山還用開口器最大檔給她灌食,邊灌邊說“一會給一小口”。警察陳兵說“不著急,慢慢灌”,每次灌食都是兩、三個小時,一天兩到三次,灌完後開口器也不拿下來,等拿下來時嘴都閉不上了,牙齒也松動了。

野蠻灌食用的開口器

謝德文還被強制在棉絮飛揚又髒又黑的馬三家彈棉車間做棉絮活兒,都是七十年代的報廢設備,每天勞動十四、五個小時,又髒、又累、又危險,經常干著活兒就睡著了,就被呵斥聲叫醒了。

謝德文被關小號後,獄警把謝德文的雙手用手銬定位,謝德文坐在冰涼的硬凳上,一個多月後才放出來;並且每天從早到晚大音量播放誣蔑法輪功的廣播,甚至有時放到半夜,過年也是如此。謝德文拒絕“轉化”,用絕食的方式抵制無理迫害。獄警黃海艷等人對她強行插管灌食,導致她胃被插破,出了半碗血,差點被嗆死。最後獄醫曹玉潔出了一個毒招,灌完食後往嘴里下撐子,撐得頜骨脫臼,口腔多次被撐破,血流了一身。從小號出來後,又給她綁老虎凳定位四天,她的臀部都坐爛了的時候,才給她打開手銬。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這樣酷刑折磨後,馬三家的警察在謝德文神智清醒的情況下,把她送進精神病院三天。注射了白色和紅色不明液體,謝德文頓時就有象瘋了一樣的感覺。獄醫陳兵和丁太勇都給她注射過不明藥物,丁還使勁掐著她的兩腮使她痛苦。有一個吳姓警察因謝德文喊“法輪大法好”開窗凍她,用粗繩子勒嘴,邊勒邊說“叫你喊,叫你喊”。還有一個不是警察的小號隊長,用腳踹她肚子。因灌食時鼻子流了很多血,警察張磊開大自來水管朝她鼻子上噴水,她渾身是水,警察黃海燕用腳踩她的頭。

2、二零零五年的毆打、老虎凳、野蠻灌食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惡警黃海燕騎在謝德文身上進行野蠻灌食,而後一腳把她踹進老虎凳子里銬起來,被迫害的站立不起來。

酷刑演示︰老虎凳

四月七日,謝德文、孫淑香、王淑平因不配合戴手銬,惡副所長王乃民領著惡警于文等人把她們三人銬在一起,用皮鞋往她們臉上踹,踹得鼻孔流血。孫淑香眼楮紅腫,很長時間看東西模糊。

四月十九日,在二分隊的法輪功學員集體發正念,幾名女惡警跑進來猛踹學員。惡警崔弘把孫淑香肋骨踹傷,又把嘴封上送進小號。在小號里灌食,惡警們根本不管學員的死活,謝德文和一名姓夏的學員被她們野蠻灌食差點嗆死。

馬三家勞教所的小號里一把鐵椅子近一米長,兩端銬著謝德文的左右手,腳被雙銬著,十多天後臀部坐爛了。改單手銬坐在地上。小號關了三個多月,過年就她一個人在里面。她曾絕食了三個多月,坐鐵椅子兩次,每次都是十四天才放出來。小號有四平米大小,門窗封閉,冬冷夏熱,二十四小時坐在水泥地上,不讓洗臉刷牙,不準換衣服,夏天身上散發出一股惡臭味,警察進來都捂著鼻子跑。吃的是剩下的硬窩窩頭和一點咸菜。不給水喝,不讓吃飽,有的學員渴得喝尿盆里的水,還經常被拳打腳踢,戴手銬。

3、二零零六年的“開口器”灌藥等迫害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因不配合迫害、不坐小板凳,謝德文被教養院管理處處長劉勇用力一揪、摔在地上,爬起來之後又被其打。謝德文喊“法輪大法好”,又被劉左右開弓反復打臉,一邊打一邊說喊,打完後強制她面壁罰站。後因不穿監服,謝德文又被惡警陳景敏用拳頭搗臉四下。搗完後陳說手疼,說找拖鞋打手不疼。惡警陳景敏還暴打法輪功學員楊立威臉部一陣。謝德文還被惡警王琪用拳頭搗臉,又被惡警閆世光用拳頭打臉、用掃帚把打手(手被反銬)。

四月末,惡警馬吉山、張軍對從不戴胸卡、四天沒吃飯的謝德文拳打腳踢,使謝兩鼻孔出血,強制她面壁跪後鼻血流在牆上、衣服上。灌食大夫曹玉潔立即將上衣血跡處理掉,惡警馬吉山擦鼻血,惡警于文(科長)說把衣服扔掉。當天灌食迫害時,曹玉潔用鋼勺撬謝德文的牙齒,致使勺彎,牙齒損壞,流血,又用針管(塑料注射用)撬,碎裂後叫扣謝德文的錢;然後又去找開口器。

五月一日早八點左右,惡警處長馬吉山叫謝德文兩腳並攏,謝德文沒听。馬說︰看我一會怎麼收拾你。不一會,惡警馬吉山將謝德文捆綁在死人床上,用開口器將謝德文的嘴打開後,將開口器纏繞在脖子上,雙手使勁摁兩腮。過了很長時間,邪惡的灌食大夫曹玉潔進來了,說準備好了,太好了。馬說︰不著急,慢慢用小勺喂。事後他們說用兩個小時。灌完食開口器也不及時取下來。因為放假,每日兩次,平時三次。

酷刑演示︰灌食

五月二日早,惡警馬吉山指使惡警灌食大夫給謝德文灌藥,先說消炎藥,當藥發作時謝德文指問︰“給我灌的什麼藥,心髒這麼難受!”惡警馬說︰“血壓藥”。在場的還有惡警陳凱,說用小勺將藥片放進去,一下子就進去了,惡警和大夫小聲嘀咕著什麼。下午灌食時惡警馬吉山老早將謝德文的嘴撐開,嘴撐大裂開了,內唇兩邊起了泡。大夫陳冰用飯盆直接往里倒。惡警馬吉山阻止說“不著急,你有事你就忙,誰都能喂兩口”。陳灌一會,吃一會瓜子,說“我下去一會”。馬吉山又灌一會,揚言︰“過完‘五一’看我怎麼收拾你,把你捆在床上,我讓你橫著出去”。陳冰說︰“讓你大小便都在床上,你等著。”

五月四日,惡警馬吉山又早早把謝德文的嘴撐開,用飯盒灌食。當飯盒里還剩很少的糊粥時,馬說︰“哪有功夫管她,下管吧”,大夫說︰“算了吧。”灌完食後很長時間才將開口器取下來。謝德文剛坐起來,惡警馬吉山又問︰“謝德文你的牌子呢(即胸卡)?”隨後又將謝按在死人床上,又下上開口器撐起來。並威脅說“過完‘五一’看我怎麼收拾你,把你捆在床上”,在場的惡警李俊也說“捆在床上”。

五月九日早,因拒絕參加非法勞動扒大蒜,謝德文被惡警劉勇強制面壁下跪。謝不跪,遭惡警反銬後用腳踹她的左腿肚,一下摔跪在地,右腿撞在鐵床沿上,臉撞在鐵床柱上。惡警劉勇用椅子倚住她的後面,還想叫別人坐在上面。

五月十日,惡警馬吉山將拒絕勞動的謝德文銬在桌子和暖氣管上,背對桌子蹲下。放攻擊大法的錄音,並用腳踢她不讓坐,還用手使勁拽她的一綹頭發。以後的日子都用手銬銬在床間抻。

謝德文因不穿教養院規定的服裝,還被兩個男警扒褲子,其中一個警察叫王琪,還說︰明天不穿再扒一層。目的是羞辱法輪功學員,侮辱人格。

謝德文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受了各種抻刑︰雙手吊掛抻、“小燕飛機式”抻、一手上、一手下的抻、兩手被平拉抻等等,使謝德文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馬三家酷刑︰上大掛

四、謝德文家人受到的精神迫害

謝德文當年被綁架、警察非法抄家時,謝德文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嚇得聲音顫抖、兩腿發軟,手腳都不听使喚了。謝德文和姐姐(曾被非法勞教)弟弟(曾被綁架)仨人相繼被迫害,致使謝德文的老母親整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謝德文的父親在她第四次被抓時著急上火,得了重病熬了三年,等到謝德文回來後兩個月就去世了。

謝德文一直和母親等家人生活在一起。在近些年中,為了避開警察的繼續迫害,她和母親及家人搬離了原來的住所,以至于將房子賣掉。就是這樣,她已九十多歲的老母親也還是整天提心吊膽。如今,白發人送黑發人,在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中,這一人間慘劇仍在繼續。

綜上所述,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令人發指。講出真相,是讓人們真正認清邪黨的真面目——中共是魔鬼,對人類是災難!善良的人們只有明白真相,退出中共邪黨及邪黨的一切組織,才會擁有美好的未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