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經歷的4.25
 

我所經歷的4.25

Print

【圓明網】我們到警察指定的地方坐下,剛看了幾頁書又有幾個警察過來喊︰“起來!起來!跟我們走,到前面大院去,首長在那里接見你們。”于是我們跟著警察從南往北走,走了不到200米遠,就看到對面也由幾個警察帶領著大法學員從北往南走來。當兩隊學員接近時,就讓我們原地坐下……後來才知道這些警察把我們這些善良的修煉人指揮來指揮去,讓我們從東走到西,從南走到北,原來是把我們帶進羅干等人所設的陷阱里去。

* * * * *

我和先生從1996年9月開始修煉法輪功,至今快7年了。我們親身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親身體驗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也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我為中國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使身體健康、心靈升華而感到高興。

可是,由于法輪大法太正了,所以使得那些不正的和不夠正的人感到不自在,因此,不斷地造謠、誣陷、攻擊法輪功。早在99年7.20大規模鎮壓前,他們違背自己制定的三不政策,開始在報紙、電台、電視上不斷出現批判法輪功的文章。1996年中國新聞出版署向全國發出通知,不準出版法輪功的書籍,使得中國盜版法輪功書籍盛行。公安部還對法輪功進行秘密調查,早就想欲加之罪。對于這些現象我們多次向國務院信訪辦、中國新聞出版署和政府官員寫信,反映這些情況,希望得到妥善解決。但是,這些信件如石沉大海,而像何祚庥這樣的人更是變本加厲,不斷挑事。使得有些地方不斷出現不準法輪功學員煉功,沒收學員的書、罰款等不法行為。

何祚庥沒有任何學術成果,靠投機政治當上濫竽充數的院士。其人在科研上毫無水平,卻精于嘩眾取寵、投機政治。以前他曾根據XX黨的意識形態提出些無知、荒唐的“理論”,淪為笑談;也曾充當政治打手中傷他人,令人不齒。如今,階級斗爭早已過時,憑真才實學做科研,何祚庥沒有這個能力,于是他搖身一變,充當起所謂的“科學衛士”,掄起“科學”的大棒打擊教人向善的大法。盡管何祚庥這次打著維護科學的幌子,但很顯然他仍然是當年階級斗爭中的那個不學無術的政治打手,站在權勢和主流文化的一邊打擊無辜,為獨裁政權的野蠻迫害推波助瀾。這種人實為“科痞”。

1999年4月,何祚庥又在天津一本雜志上發表文章歪曲事實、誹謗法輪功,當學員去交涉時,不但問題得不到解決,還出現了公安抓學員、打學員、關押學員的事情。他們還對天津學員說︰你們去北京吧,北京才能解決問題!我們幾位同修听到這些情況後,決定去國務院信訪辦反映情況。

4月25日早上5點鐘我們就起了床,坐出租車到了府右街,打听信訪辦的具體位置。這時已有學員陸續到來,說話間警察就來了,盤問我們是干什麼的?我們說︰來上訪的,是反映法輪功的情況。警察指定地方要我們坐下來,我們照辦了。同修們越來越多,很快就把那塊地方坐滿了。我們一邊看書一邊等待,不久又過來幾個警察比較凶,叫我們起來到對面去坐。我們到警察指定的地方坐下,剛看了幾頁書又有幾個警察過來喊︰起來!起來!跟我們走,到前面大院去,首長在那里接見你們。于是我們跟著警察從南往北走,走了不到200米遠,就看到對面也由幾個警察帶領著大法學員從北往南走來。當兩隊學員接近時,就讓我們原地坐下。我有點奇怪,怎麼又不到前面院子里去了呢?!怎麼還在這條街上呢?啊!也許學員太多,院子里坐不下吧!我也沒有多想就低頭看書了。

後來才知道這些警察把我們這些善良的修煉人指揮來指揮去,讓我們從東走到西,從南走到北,原來是把我們帶進羅干等人所設的陷阱里去,使他們能用來誣蔑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雖然大法學員越來越多,但是我們沒有標語、沒有口號,每人捧著一本《轉法輪》看,沒有喧嘩,站的、坐的都整整齊齊,把盲人道都讓了出來,年老的和小孩都坐在隊伍的後邊。有的看書,有的煉功打坐,有的小聲交流。有幾個同修不斷的收集用餐後的垃圾,他們把警察扔的煙頭都撿了起來,還把警察吐的痰都擦干淨了。開始時警察比較緊張,也很凶,後來看我們都是安靜祥和的,他們也就放松了。有的警察開始和學員交談了,有的借《轉法輪》看,還有一位告訴我說︰我媽也煉這個功,我也看過你們老師寫的書!我們進行了愉快的交談。

還有一件有趣的事,在我旁邊還有兩位看熱鬧的老人在爭執不休,一個說︰這肯定是有組織的,這麼多人,來得這麼快,紀律性這麼強,像是通過訓練的。另一個說︰我知道法輪功沒有組織,他們多數都是離退休的老人,自覺性高,而且煉法輪功首先要求做好人,做事先考慮別人。有組織還沒這樣好呢!他們倆誰也不服誰,我听了心里好笑。其實我們法輪功學員不需要人組織,都是社會、單位的普通一員,都在修同一部大法,修心自律。法輪功被冤屈了,政府不能公正對待煉功人,當然大家都會站出來討公道。

八點鐘前一直有架著照相機、攝相機的小臥車來來去去的拍照、攝像。八點多鐘傳來消息說,總理看大家來了,車子繞了一圈,學員們報以掌聲。總理請了幾個法輪功學員進去反映情況,並說︰我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約十二點左右傳來消息說︰現在李昌、王志文等五個代表也進國務院反映情況了。我們一直等到晚上九點多鐘代表們出來說︰天津學員已被釋放了,問題圓滿解決了。這時我們安靜而迅速地離開了現場。

後來听同修講總理問李昌等代表︰我給你們的批示難道你們沒有看到嗎?代表們說︰我們沒有看到。學員代表們提出了三點要求︰(一)立即釋放天津被抓的學員;(二)給法輪功學員們一個寬松的修煉環境;(三)合法地出版法輪功的書籍。就這樣,天津事件得到解決了。我為政府的開明感到欣慰,電視上也說政府從來沒有禁止過任何功法,我完全相信了政府。每天繼續集體學法、煉功。

然而,煉功點上卻不時出現便衣、警車。听同修說,李昌、王志文等幾個負責人也被軟禁了。管片警察也通過居委會列出了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名單,並且輸入了電腦。這些意味著什麼?現在大家都明白了。是江氏集團在為進一步殘酷鎮壓法輪功做著準備。事實上,7月20日深夜,惡人真的向法輪功、向法輪功學員伸出魔爪了,一夜之間抓捕了全國各地煉功點的義務輔導員。我和同修們于7月21日又踏上了上訪之路。

邪惡的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鎮壓快4年了。隨著鎮壓的逐步升級,江××下達了許多密令,搞了許多栽贓陷害,使用的酷刑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據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已經高達1600人,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不僅在國內,江集團還把它的恐怖迫害延伸到了海外,在全世界搞了大法弟子的黑名單。我呼吁世界各國政府、媒體、社團及有正義感的人們都來關注、制止江集團的國家恐怖主義,把他推上歷史的審判台,早日結束這場人間的浩劫。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