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出我見證的歷史畫面”征文︰親歷四.二五

Print

【圓明網】1999年4月25日,萬余名大法弟子在北京和平上訪,是大法弟子對大法“真、善、忍”信仰的具體實踐,也是大法弟子對政府信任的舉措。然而,江澤民、羅干政治流氓集團卻出于自己邪惡的本性,借此開始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

警察領路

4月25日早上7點多鐘,當我們坐公交車在府右街站下車後,看到有一些警察在府右街路口及其附近,他們封鎖了府右街路口不讓大法弟子往南行進,所以很多大法弟子等候在路口的馬路邊上。交通很正常。

大約在8點多鐘,警察們引導著路口邊的大法弟子們由北向南順著馬路兩側的人行道往府右街行進。當時我們處在路口的近便處,所以在被引導著往府右街走時,我們處在隊伍比較靠前的位置。當我們走到府右街一半時,就走不動了,原來從府右街南口也同樣由警察引導著大法弟子在由南往北走。不能再前行,大法弟子們便站在馬路兩側的人行道上等候上訪。府右街的交通仍很正常,14路公交車正常行駛,行人正常行走。

過了一會兒,警察指揮馬路東側的大法弟子都站到了西側人行道上;不久,又指揮著大法弟子們穿過馬路全站到了東側人行道上;可能不到半個小時,大法弟子們又在警察的指揮下全部回到了西側人行道(在此一直待到上訪結束)。

隨後,馬路東側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警車,形成了一道隔離線;警察們幾步遠一個、幾步遠一個地站在馬路靠西一側與大法弟子相對而站,形成了一道警戒線。14路公交車因此而改線行駛,但行人步行或騎自行車仍可在府右街正常活動。

回顧這段過程,不難看出︰大法弟子們到國務院信訪局上訪的時間、路線、等候上訪的位置,都在警察們的具體安排之下。而江澤民、羅干政治流氓集團事後用“圍攻中南海”來作為誣陷迫害法輪功的一條罪狀,恰恰反證了江羅集團有組織、有計劃、有步驟地對法輪功進行蓄謀加害的邪惡陰謀和禍心。聯想到羅干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發表攻擊法輪功的署名文章,並且在4月23日天津警方抓捕法輪功學員並引導大法弟子“天津解決不了你們可以去北京上訪解決”的表態,可以得出結論︰是江羅集團一手挑起了這次事端,又一步一步地制造了這場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史無前例的邪惡迫害。

大法弟子純淨、祥和,秩序井然

上訪的大法弟子中,有七十多歲的老人,有孕婦,也有十幾歲的青年學生;有在職的國家機關公務人員、軍官、警察、醫生、科技工作者、工人、農民,也有離退休老干部;有北京的,也有外地的。大家的年齡不同,職業不同,文化程度不同,絕大多數人都素未謀面,但因為修的是同一部大法,所以有著同樣一顆純潔、善良的心,來上訪共同的一個目的就是想用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切身體會向中央政府及其領導人反映法輪大法好的真實情況。這是大法弟子們對政府的善意信任和愛護。

無論男女老幼,大家靜靜地站在人行道上等候上訪,自始至終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任何不好的行為。由于道窄人多,大法弟子們站得很密集,但為了方便行人路過,大家騰出了一條人行通道,人挨人地擠了一整天;身後就有草坪,沒有誰到那里去坐一下。

不管所處環境怎麼凶險變化,大家都自始至終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了世人。為了保持好環境衛生,幾個大法弟子自己買來垃圾袋兼任保潔工,他們把警察隨地亂扔的煙頭和垃圾一點點、一次次地撿起來。大法弟子們沒有一個人隨地亂扔東西,最後臨撤離時還把自己周圍都收拾得干干淨淨。

不分認識與否,大家都在你關心著我,我關心著你。年輕的大法弟子、男性大法弟子輪換著站在了前排,讓老人和婦女盡量往後站。不少大法弟子一直在前排堅持站了一天。

盡管等候時間一點一點地在延長著,大家自始至終表現得都是那麼純淨、祥和,秩序井然。那麼多人,听不到閑談、喧嘩。很多弟子在利用時間學法、背書。為了減少場地的人員流動,很多大法弟子一整天沒吃沒喝。許多大法弟子利用機會跟站在對面值勤的警察講真相。有些大法弟子還把自己的水送去給值勤的警察喝,感動得他們連聲稱謝。

下午大約4~5點鐘時,當警察散發傳單要求大法弟子離開上訪現場時,沒有人為其所動,大家依然保持著純正的心態。“一正壓百邪”。面對這樣一個純正、善良的群體,慢慢的,警察們由開始的橫眉冷對變為“陰轉多雲”、最後大部分“多雲變晴”了,不少警察還主動跟大法弟子聊天;在警戒線值勤的警察由開始幾步遠一個變為二十多米遠一個,環境氣氛越來越緩和。晚上9點左右,大法弟子的上訪代表從國務院信訪局出來,大家隨即有序地迅速撤離,“4.25”上訪以天津無辜被抓捕的大法弟子全部獲釋放而和平結束。

江××的陰謀

在4.25當天,公安的、特務機關的、武警的錄像車不斷地在府右街上出現,一整天它們都在不停地錄像、拍照。公安的和武警的是公開錄、公開拍;特務機關的是偷偷摸摸地錄、偷偷摸摸地拍他們往往只把司機座的車窗玻璃搖下一小半,其他的車窗玻璃都關上,人在車里邊偷偷地向外窺測,時不時地用攝像機、照相機、手機搗鼓一陣子。

在大法弟子的隊伍中,出現了很多便衣。只要大法弟子中有人在說什麼,他們都會快速湊上去探听。上訪結束離開,路過信訪局大門口時,看到馬路邊上有幾個大法弟子在說什麼,一個便衣便馬上湊過去听,原來他們是外地的大法弟子在商量怎麼往回坐車。……

大法弟子們就是這樣在眾多警察的嚴密監視之下上訪的,表現得坦坦蕩蕩,堂堂正正。

此期間還發生了一個插曲︰我們的一個鄰居Z在北京某醫院當醫生,第二天(4月26日)她踫到我們告訴說,她們醫院昨天被武警奉命臨時緊急征用,所有病房晚飯前全部騰出,並準備了大量外傷醫療用品,說有緊急任務。她說已知道還有好幾個同學所在的幾家醫院昨天也都接到了這樣的命令並做好了準備。聯系到4月25日下午傍晚前,武警部隊的指揮車車隊一遍一遍地在府右街偵察(在此之前,武警在府右街只出過錄像車),不難看出︰邪惡已經著手計劃實施彈壓大法弟子的和平上訪了,是大法和大法弟子表現出的正和善使邪惡預謀的一場暴力流血事件解體了。

“4.25”向世人展現了大法和大法修煉者的正與善,江澤民、羅干政治流氓集團則是邪與惡的大表演,正邪、善惡的對比,正的更顯出了正,邪的更暴露了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