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歷史畫面︰4.25後的一次晨煉

Print


【圓明網】我生活在北方的一個小城,1999年4月25日前後,當地不法之徒對我們的日常煉功已經開始騷擾。公園的管理人員不讓我們在公園內煉功,當我們質疑為什麼時,他們說上級的命令。我們問為什麼其他人可以自由進出,而我們不行?他們在以後的一段時間里居然把大門關上,不許任何人進去晨練,每天都有不少不修煉的人站在門外抱怨,甚至和管理員爭吵。

那時,不斷傳來各地煉功點被干擾和學員被抓的事,我知道有一部份學員在當時給家里都默默做了安排,有主家的學員把存折比較策略地交給了對方,但是怕對方擔心、害怕,又不能直說。當時,我們都知道公安在給我們偷拍照、建檔案。每一天出去煉功,我們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

作為法輪功的修煉者,我們沒有和其他人一樣鬧。從那以後到7.20之前,我們就在公園外面的人行道邊煉。記得有一天,大約一百人,我們整齊地坐下,準備打坐。這時,公園的管理人員把除草機推出來在我們的旁邊空轉,噪音很大,還引來很多晨練的人看究竟。

由于噪音太大,我們無法听到煉功音樂,為了保證大家正常煉功,我們的輔導員們就從煉功隊伍中走出來,每人相隔一段距離,面朝大家靜靜地、但非常莊嚴地坐下來。那天,我的脊背挺得格外直,心里充滿了神聖和威嚴。那天感覺一個小時過得特別快,心里很靜,絲毫沒有腿痛的感覺。在我們煉功期間,公園的管理員甚至將點燃的鞭炮往我們身上扔,但我們全然不予理會。

那一天,是我難忘的一天。整個煉功過程很悲壯,煉完後,我們照例把周圍的垃圾帶走。這就是一個普通法輪功學員在一個重大歷史事件中的一段普通經歷。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