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親身經歷證實我們師父不斂財
 

我的親身經歷證實我們師父不斂財

Print

【圓明網】有些人受宣傳影響,再加上整個社會風氣的影響,覺得法輪功是“斂財”的,師父有那麼多的徒弟那“肯定從中牟利不少”。其實不是這樣的,現在我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讓大家明白真象吧!

我是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是廣西人,是我的一位親戚弘揚大法給我的。我從沒有親眼見過師父。我學法是通過看師父的《轉法輪》還有一些相關的書籍。然後我就跟著煉功。我沒有交過一分錢的煉功費用。

記得我剛剛開始煉功的時候,有一個早上,我到輔導站去煉功,我看到輔導員拿著錄音機,因為在戶外,所以用的是充電池。我心里想,那電池一定是要用錢的,那誰來買呢?是不是學員們一起合錢買的,每一個來煉功的人都要交電池的費用。我有點不知情況,就問了一位我熟悉的學員。那位學員強調說︰“不用收錢的,不用收錢的,師父是義務教功的,學員洪法也要這樣。那錄音機是人家熱心的輔導員帶來的。我們不用交費用的。”後來,慢慢煉功,對大法有了更多的了解,我知道學大法不用交錢的。

有時我們也組織一些活動,比如說︰談心得交流會,听師父在海外的講法。所用的場地都是法輪功學員自己去聯系的。有時我們用的是學校里的教室,有時我們用的是工廠里的某一個比較大的辦公室,有時用的是游樂場的場所。因為有些學員是教師,有些是普通工人,他們認識人,能夠叫領導提供方便。而所用的音響設備是學員自己從家里帶去的。其他的學員只管去參加就可以了,不需要交任何費用。不是大法弟子的陌生人也免費入場的。

在學法的過程中,師父沒有收我的一分錢。因為要學法,所以我只需要買書就行了。書的費用是學員自己出的,但並不多。書的價格按照書本上的標價支付。對于一些貧困的地區,沒有買書的經濟能力,師父在《手抄經文的處理》一文中表示︰“目前學大法的人越來越多,每星期都在成倍的增加,由于出版部門的書出得不夠,供不應求,所以在一些地區或農村買不到書。有學員問我,手抄的大法書如何處理。我告訴大家,暫時可以把你們學習大法時的手抄《轉法輪》或其它經文,由去農村傳功傳法的人帶去送給農民,同時可以減少他們的經濟負擔。那麼也就要求學員的手抄本字跡要工整,叫文化不高的農民要看得懂,而且手抄本和印刷本同樣有法的威力。”

不僅我學大法不用交錢,其實所有我認識的同修都是一樣的。由我的親身經歷可見,師父是不斂財的,完全是無私的把洪大而又美好的大法傳給大家,讓廣大人民受益。電視上報道的說我們師父“斂財”完全是污蔑。

從另一面說,即便我們師父的合法收入不是全中國最低的,也不應該因此受到誣蔑和打壓,否則中國在這個問題上就是在破壞法制。法律必須重事實,否則中國被別人說成“肯定從中牟利不少”的所有人是不是都應該被戴上“斂財”的帽子、受到同樣的非法待遇呢?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