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米蘭中領館無理拒延我們護照被的事實經過(圖)

Print

【圓明網】

病魔纏苦不堪言,修大法百病全消

我叫張桂芬,現在居住在意大利。我們夫婦于64年大學畢業後,從事科研工作。因累患多種疾病,如風濕性關節炎,病毒性心肌炎後遺癥,心髒二連律,甲狀腺機能低下,膝蓋骨質增生,頸腰錐狹窄性骨質增生,引起頭暈,惡心,四肢麻木,類風濕性關節炎等等,實在無力工作,于1991年10月不得不提前四年退休。我老伴藍建華也于1986年患上心肌梗塞,雖然保住了生命,但從此後要經常吃口藥,看專家醫生等,但是無法解決根本問題。我們手里的藥費單據經常有2000 -3000元人民幣,而我們的工資收入在當時只有200多元。因為工作單位效益不好,所以報銷藥費非常困難。

我們遍訪了很多的中西醫大夫,他們只能稍微緩解我們的痛苦,而無法解決根本問題。到退休時,我幾乎每周都去看病,而且類風濕越來越嚴重,幾乎生活不能自理,兩只手和兩只胳膊一點力氣都沒有,甚至連開門的力氣都沒有。我老伴的身體也越來越差,而且又患皮膚癌的前兆。

就在這樣極其艱難的情況下,經朋友建議到公園去練氣功。先嘗試了幾種功法,但都不起作用,而且看到其中人際關系非常復雜。我就在尋找其他適合我修煉的功法,恰好此時,有一位朋友借給我一本書-《中國法輪功》。一個晚上我把書讀完,我覺得這個功法適合我,因為書中講的真善忍的道理令我折服,而且煉功還對治療類風濕和心髒有特效。我先生看過書後也覺得好。于是在1993年8月17日清晨,我們一同開始修煉法輪功。于8月末,我們去听了李洪志老師的講課,身體發生奇跡般的明顯變化。比如關節炎所造成的不能沾涼水的現象沒有了。抬起胳膊時不再頭暈惡心了。隨著煉功看書,不知不覺中,幾十年的各種頑疾沒有了,感到身體輕松愉快,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而且逐漸懂得了,這是修煉,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修成無私的人。我懂得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誠實的人,善良的人和寬容的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的道理。

從1993年至1999年7月,我們一直堅持在戶外,小區公園綠地煉功,風雨無阻。從1992年法輪功公開傳出,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我們周圍增加了很多的煉功人。我們看到了法輪功給我們帶來的身心變化,和社會風氣的好轉,對社會穩定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各層領導及各階層的群眾都看到也認可了這一事實。

延護照無理被拒,明真象警察同情

我們持中國護照,于2001年12月17日到期。為確保護照有效,提前于2001年11月13日到中國駐意大利米蘭總領事館,按規定交了表格和相片,居留復印件和護照。經辦的付崇陽領事給了我們一張沒有標明取件日期的取件單。我們問什麼時候取件,他說︰“你們這個特殊,听電話通知”。我們問有什麼特殊,他不予回答。

過了些日子,我們根據取件單上的電話詢問情況,對方答復說我們的文件沒有被輸入電腦。2001年12月14日,我們去領事館詢問護照延期的情況,當時的首席領事梁海濤接待,要求我們必須寫保證,“不做有損國家形象的事情”,才給辦理護照。我們問原因,他告訴我們說,領事單位認為誰有必要寫就要求誰寫,還就此舉例說,如果有中國女子在意大利非法生小孩,也要寫這樣的保證。我們沒有違反中國法律,也沒有違反意大利法律,我們說我們是不能寫任何保證。通過交談,他最後告訴我們是因為我們修煉法輪功,才不給我們辦理護照延期。

此後一段時間,我們又幾次打電話給梁海濤,他告訴我們︰“這事我決定不了,你們寫保證,我們才能給。”直到2002年3月22日上午,我們接到梁海濤電話,說可以來領館取護照了。2002年3月25日上午10︰ 20分,我們來到了米蘭領事館,在大廳里排隊等候取護照。來辦手續的人比較多,近12點鐘,我們前邊還有十余人,付姓領事呼叫我們的名字。我們將取件單遞給他,他把護照還給我們。我們分別得到了各自的護照,發現根本沒有辦理延期。我們問︰“為什麼把沒有延期的護照還給我們?”他不回答原因,讓我們等著。等了一段時間,沒有人理我們。于是我們又去問付姓領事,他說他是剛來的,不知道。我說是梁海濤讓我們來取護照的。他告訴我們他不知道梁海濤在哪里,而我們看到梁海濤剛剛離開還不到一分鐘。我們要求他把梁請來。

過了一會,梁海濤回來了,我們詢問沒有給我們辦理護照的原因,他不作明確回答,而是說︰“不是說過了嗎?”持續了一會,他仍不回答。

我們就對他說︰“我們的護照從2001年11月13日交給你們,今天是2002年3月25日,在你們這里放置了近5個月,護照交給你們時是有效護照,現在是過期作廢的,請你給開一個證明,說明我們的護照送交你處的日期,和今天取走的日期。”

他拒絕給我們開這個證明。于是我們要求把我們辦理護照延期時所填的表格退還給我們(上面有我們的照片),復印件也可以,他去了一下,出來後告訴我們不行。

我們說︰你們這樣的做法實在不講道理。

他告訴我們︰你們可以回國到外交部投訴我們。

他還多次威脅我們︰“你們馬上離開,否則我要采取措施了。”

當時辦證的中外人士大約20人左右,梁海濤惡狠狠的當眾說︰“我不是法輪功分子。”並當即打電話叫來意大利憲兵和警察。

我們當著眾人的面告訴他︰我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法輪大法是正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什麼不對法輪大法在60多個國家有一億多人在修煉。

不久來了三輛警車,2位意大利憲兵和4位警察。警察經調查,認為我們行為正當。憲兵記錄了我們的證件號碼和事件發生過程和原因,並願意出具該事件的證明。警察和我們于13時30分分手。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