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我們的國籍是怎樣被剝奪的

Print

【圓明網】拒絕出席駐瑞使(領)館組織的批判會


我們夫婦是1998年有緣得大法的,年九月又親自聆听了師父在聯合國大廳(日內瓦)的講法,更加堅定了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

筆者1963年畢業于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分配到中國科學院搞科技工作,職稱為高級工程師(副教授級);曾在中國科學院機關從事各研究所研究生課題的管理和協調工作。在胡耀邦來科學院工作期間,我曾在他身邊作秘書工作。之後在著名光學專家手下從事科技項目的協調及組織工作。在一項導彈實驗中。曾任靶場光學測試組付組長。工作中受得到國防科工委的表揚。太太潘淑珍為工程師,也在科學院從事科技工作,1987年來瑞士。由于我們都是搞科學技術的,自然想在科技方面促進中瑞交流,故曾在我們所活動的圈內找些博士、研究生所從事的科學前沿的研究工作和課題協助使館推薦到國內進行技術交流和學術報告,取得很好的成效。為此,當時使館有關領導曾在使館內宴請我們。

特別是在1999年12月,在澳門回歸的慶祝會上(華僑同鄉會出面組織,使館參加)大使及各官員均到會,會上我賦詞兩首。過了幾天,我接到使館打來的電話,說我寫的兩首詞已被使館以簡報的形式報給了國務院僑辦,國家僑委和外交部。說我的兩首詞代表了愛國華僑的心聲。

2000年3月,聯合國人權會議前夕,我們突然接到使館的電話,說在日內瓦要召開一個記者招待會,批判法輪功,找兩位華僑代表去參加,使館認為我們夫婦文化素養比較高,決定請我們去參加。我太太當即拒絕說,我們不去參加,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對方鄂然,沉吟,證明那時使館還不知道我們煉法輪功)。我太太接著說,國家鎮壓法輪功肯定是錯的。法輪功92年傳出到99年國內已有七千萬到一億人煉,要是不好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去煉?再說我的身體情況你知道,過去我百病纏身,面黃肌瘦,每日中、西藥不斷,幾乎是在死亡線上掙扎;我煉功五十天,所有的病不藥而愈,如今是無病一身輕,判若兩人。

對方說,現在國家不讓煉,就別煉了。我太太回答說,那怎麼行呢,我不煉,身體不好了,國家能管我嗎?還得我自己受罪;再說了,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宗旨教人做好人,處處事事先替別人著想,修成先他後我的好人。無論對社會、對個人都有百利而無一害,這有什麼不好呢!中國難道還怕好人多嗎!四十分鐘的電話,以我們說話為主了。最後對方說︰我也知道法輪功對健康有好處,那你們就在家煉,不要到日內瓦去。”

我太太回答說,我們不反對中國政府,到日內瓦只是想告訴世界各國,中國(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錯了,呼吁盡早結束這場迫害。這就是我們第一次向大使館講真象,自然從此我們被列入了“黑名單”。後來教育參贊王XX在留學生集會上說,楊禮方夫婦是法輪功痴迷信徒,你們不要和他們接觸(讓留學生同我們劃清界限)。

我們的國籍被使館給取消了

我們的護照是2003年12月29日到期。12月16日我們到使館領事部辦理延期手續。由于探親、去第三國的需要我們辦理了加急,填好表格後遞到窗口,沈姓女士給了取證單(號碼是1172195,見照片),告知明日來取。

第二天我們去取時,那位女士把我們表格和護照推了出來,說︰“你們的護照,因為技術問題不能辦。”

我說,“笑話,領事部成天辦護照怎麼會有技術問題?什麼技術問題?”

對方不答。

我說︰“有文件規定嗎?能不能拿出來看看?”

對方說︰“沒有。”

我說︰“那不能簡單一句話,就把我們拒之國門之外,取消我們的國籍。”

對方說︰“你不要上那麼高的綱。”

我說︰“不是我們上綱,是你們這樣做的,你們明白,沒有了護照就沒有國籍了。給中國公民延期護照是你們的工作,你們的責任,你們不給延期是不對的。我找你們領導談。”這時這位女士喊于主任(于淑芬出來)。

我說︰“我們土生土長在中國,把祖國比做母親,我們尋求祖國的保護,祖國不保護我們,也得有個理由?”

于說︰“技術問題就是技術問題。”

我說︰“是國務院有文件,還是外交部有批示,還是江XX有指示,有文件你拿出來給我們看看。”

于說︰“沒有,有也沒必要給你看。”(恐怕是不敢示人)

我說︰“這是你的工作,你應當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復。”

于說︰“就是技術問題不能辦。”

我說︰“什麼技術問題?!技術問題是人為的托詞,實際上是因為我們修煉了法輪功!”(實際上不存在技術問題,我們遞上去的表格他們已把像片剪到要求的大小而且貼在表上,說明他們在做護照的中間查對使館掌握的“黑名單”,才放下手來,而以技術問題來搪塞)。

于(很緊張,手和嘴都在抖)趕忙說︰“這可是你說的。”

我說︰“你捫心自問,到底什麼原因。”

于不答。

我們接著說,我們在瑞士修煉法輪功是正式注冊並得到瑞士政府批準的。接著我們給她講真象,從法輪功堅持真善忍,教人做好人,講到煉法輪功強身健體,使人道德向上;從中國開始褒獎法輪功講到江XX開始鎮壓;從國外已有60多個國家,眾多的人煉法輪功講到江XX把黑手伸向海外,把華僑分成煉法輪功與不煉法輪功的,親一方,壓一方,把仇恨播到國外自由的國土上,這無疑又是一條新的罪狀——分裂華僑隊伍。……

這時于說︰“這是中國使館,你們打擾我們工作,我要叫警察來。”

我說︰“好啊,你叫啊!我們是中國公民,歸你們給延期護照,你們不給延,又不給出正當理由,正好也讓警察來听听。“

實際上她自知理虧,她沒敢叫警察來。

瑞士戶籍管理部門對使館的作法不可理解

這期間,因涉及居留問題,我們很著急,我們必須向有關部門聲明我們失去了中國護照,因為我們修煉法輪功,中國使館說是技術問題,不給我們延期護照。人家不理解,問道,信仰是自己選擇的,這是你的自由,你是中國公民,中國使館為什麼不發給你護照?我說中國大使館說,就是技術問題,不能發給。人家笑了,弄得我們都不好意思。最後人家說這樣吧,你們讓中國使館寫一份證明來,說明不發給你們護照的原因。

使館說這是干涉中國內政

2004年1月14日,我們又去了中國大使館,窗口一位先生一看就說,你們的問題還得我們于主任來答復。我對于說︰“有關部門要一份使館不給我們護照延期的證明信。”

于說︰“這是中國內政,他干涉不了”(多麼可笑的邏輯,中國使館不發給中國僑民護照,管轄中國僑民的有關部門要一份中國使館不給護照原因的書面證明,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竟然成了干涉中國內政。)

從另一個角度講這是不打自招。內政是中國政府的政策和法規的體現。那就等于說不給法輪功學員延期護照是中國政府制訂的外交政策,而不是什麼技術問題。

我們又一次去找于淑芬,無論怎麼說還是不給延期。她仍然說︰“技術問題就是技術問題,你怎麼著吧!”

我說︰“那請你寫一份因為技術問題,不發護照,你簽個字。”

于說︰“我簽什麼簽!”(她不寫也不簽,證明了她的行為是違法的,所以才不敢留下字據。)

這時我問于︰“你知道不知道,不延期護照,我們將失去居留權,我們的生路被你堵了?”

于回答說︰“知道。”這“知道”兩個字就證明了使館對海外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和江XX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政策是一脈相承的︰它就是要迫害你,使你成為無國的難民;使你找不到工作;斷絕你的經濟來源,使你無法繼續你的學業,又不能回國探視親友,當難民得不到批準,你要回國時就把你抓起來,送進牢房……。

我們指出︰華僑持中國護照是生來具有的最基本的人權。中國使館拒絕發給(或延期)中國護照,不僅違反中國憲法,同時也違反了國際法、聯合國人權宣言和聯合國憲章。

于說︰“你去告我去,願上哪告上哪去告。“(有恃無恐。)

我當時還說︰“我視你為同胞,我告你干嘛!我要解決的是護照問題。“

回來想想,她這話倒提醒了我。為了維護華僑最基本的人權,為了使這種不可理喻的事情不再發生, 我至少可以把中國使館拒發、拒延護照給中國僑民的事實反映給聯合國。

瑞士工會為我們陳請和呼吁

我們的護照被拒延期之後,我們所在的工會對我們極為同情和支持。首都伯爾尼地區分會負責人(RUEDI KELLER)先生親自致函給中國使館並抄送瑞士外交部(全信將另發), 也有瑞士朋友寫信給中國使館, 敦促使館給我們延期護照。作為中國公民為獲得本應持有中國護照的基本權利,需要外國人幫助陳請和呼吁,使我們內心無限感慨,真是可悲、可嘆!

然而,我們深信,具有數千年文明的祖國,決不會把堅持真、善忍的游子拒之門外在。現這種局面,只是那小肚雞腸,嫉火中燒的人操控的結果。 總有一天,當首惡被釘到恥辱柱上之後,祖國會敞開她那溫暖的胸懷對我們說︰歸來吧, 游子 ! 那時,我們將以百倍的激情,擁抱,親吻我們所愛的祖國 !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