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和現在的聖徒----公元二、三世紀的基督徒和今天的法輪功修煉者

Print
【圓明網】編者注︰法輪功學員為什麼前僕後繼地上訪、請願、說明真相?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唯權唯利者看到的是對自己的威脅。這篇專題論文的作者從基督徒受難的歷史角度出發,通過進入信仰者內心世界的探索,正在逐漸得出自己的嚴肅見解。

如果歷史上那些證實神的恩典,並啟迪人的思想的對信仰忠貞不渝的行為有文字記載,人們會從中看到真實的過去,神的偉大從書中再現,讀者會從書中獲取巨大的精神力量。既然如此,為何不記載下新的忠于信仰的行為,讓子孫後代也同樣從中受益?盡管由于人們對古人的崇敬,這些事例在當時未能受到同樣的重視。
--摘自《基督徒殉難者》中“佩蓓圖(Perpetua)和弗麗西塔斯(Felicitas)受難記”

白天,天安門廣場。一小群人匆匆走進廣場,作出煉功姿勢,雙盤打坐,或展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日復一日,他們從不間斷,其中有年少的也有年長的,有受過教育的也有目不識丁的,有富人也有窮人,有男也有女,他們向中國政府呼吁停止迫害他們的精神運動︰法輪功。有時候幾百個人一起來,有時候甚至上千。他們非常清楚地知道等待他們的是野蠻的迫害。他們可能會失去一切----住所,工作,面臨逮捕,折磨甚至死亡---只是為了捍衛他們的信仰。

他們可能顯得狂熱,神秘,奇怪或者完全是不正常。新聞媒體經常攝取這一題材,將這些忠實于信仰的人繪聲繪色地描述成一群不明智,甚至是被欺騙的人。可是縱觀歷史,我們發現和法輪功學員相似的行為也極其相似地被人誤解。當年,基督徒殉難者被稱作是“新的邪教”的成員,被視為是誤入歧途,此外還有其它的一些指控。可是今天他們得到人們的尊敬。

當我們進入這些信仰者的內心世界,我們就能夠領會,至少是略知一二,他們為自己的信仰付出生命的動力所在。

I. 殉難記

“這些神聖的殉難者承受了用文字無法描述的酷刑。” (《殉難者》)

《殉難者》一書中描述了這些基督徒殉難者在面臨迫害時的反映之前承受了何等的摧殘。他們遭受了從謾罵,狹窄的牢房中囚禁,到各種電椅,活活被投向野獸等殘忍酷刑。迫害者們這樣折磨他們僅僅是為了讓他們向羅馬之神敬香,或者恭奉祭祀,可是他們都拒絕了,一心保持自己宗教的純潔。

書中這樣描寫山克特斯在競技場遭受酷刑後的慘狀︰“(他的身體)千瘡百孔,皮膚瘀紫,全身收縮,完全失去人形。”摧殘布蘭蒂娜的人則用盡他們所知道的一切辦法折磨她,從清晨一直到黃昏,直到她“遍體都是砍傷和裂開的傷口”,他們被布蘭蒂娜的驚人承受力弄得徹底精疲力竭。另一位亞歷山大“被綁在一張鐵椅上被灼燒,他的身體冒出黑煙。”還有一些人被扔到獵豹和熊等野獸群中,有的人喉嚨被撕開,有的人頭被咬下。很多人會感到不解,為什麼這些人願意承受如此可怕的折磨,甚至被折磨致死,僅僅是為了忠實于自己的信仰。

II. 宇宙之戰

“而且我意識到我不是和野獸斗爭,我是在和邪惡斗爭。”(《殉難者》)

佩蓓圖意識到即將來臨的殉難日,她說︰“我知道我會是勝利的一方。”她沒有把自己看作是受迫害的犧牲者,而是擁有神賦予的力量,在神的身邊勇敢戰勝邪惡的斗爭者。布蘭蒂娜也是一樣。在她以驚人的毅力和承受力懾服了鎮壓者後,她宣稱︰“我是一名基督徒,在我們身上,邪惡無處可藏,無計可施。”這些殉難者視自己為神的使者,他們之所以能屹立于恐怖鎮壓之上,是因為他們完全是用精神上的,超常的,宇宙的角度來認識所發生的一切。他們沒有把這一切看作是基督徒和他們的迫害者之間的斗爭,而是正義與邪惡的宇宙之戰,是為了神和惡魔斗爭的一次良機。

不僅這些殉難者把自己的舉動看作是宇宙中斗爭的一部份,為他們寫書立傳的人也以同樣的觀點來敘述他們的故事。一位作家在某一章節的開頭這樣描寫︰“敵人用盡全力撲向我們可是神的恩典在另一側為我們導航,挽救弱者,肩並肩共同抵御敵人頑固的勢力,在邪惡之徒的襲擊中挺身而出,勇敢地承受一切。”在這一段描述中,神是勇敢戰士的“船長”,給予他們戰勝邪惡的力量。這種戰場的描述遍及整個章節。布蘭蒂娜被描述成堅不可摧,各種摧殘和野蠻折磨都無法動搖她。她又被投入獄中,等待著下一次戰爭。作者說︰“她還將在更多的斗爭中戰勝敵人直到最後撒旦無可挽回地被宣判死刑布蘭蒂娜歷經無數次斗爭後徹底消滅了敵人。”殉難者們絕不是殘忍的迫害者手中的可伶的犧牲者,相反,他們因為在邪惡面前堅持自己的信仰而成為粉碎敵人的斗士。

殉難者們在這一場正義與邪惡的斗爭中如此積極地投入,他們個人的身份和個人的特征都無關緊要。他們放棄了個人的一切而成為更偉大事業中的一員。當迫害者們折磨山克特斯讓他承認自己有罪時,他︰如此堅定地面對敵人,甚至于連自己的姓名,民族,來自何方,是否是奴隸都不願透露。但對每一個問題,他都用拉丁語回答︰“我是一名基督徒。”

亞力山大的回答與山克特斯相似。當獄長問他是誰時,他回答說︰“一名基督徒。”在“非基督教徒與基督教徒”這一章節中,羅賓福克斯寫到︰在死亡的威脅面前,基督徒們通常拒絕透露任何個人信息和出生地點,他們稱自己是來自“宇宙的教堂”。在死亡面前,只有一件事是至關重要的,那就是他們是否能堅定自己的信仰,能否堅持正義,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

III 永久的回報

“我們現在的承受與我們將要獲得的榮耀是不能相比的。” (《殉難者》)

殉道者們的巨大力量,決心,甚至是快樂,不僅出于他們相信自己是在幫助上帝與邪惡斗爭,還在于他們相信,他們將從自己的犧牲中得到回報。有人是這樣描述殉道者們的殉難日的︰“他們獲勝的這一天來臨了。”“他們從監牢向競技場走去,象是走在去往天國的大道上。”當他們越來越遠離塵世一切 --- 家庭,聲名,甚至肉體 --- 的時候,就離他們要去的天國世界越來越近。據稱,佩蓓圖是與聖靈有特殊感應的人,上帝向她揭示,經過她的殉難,她將戰勝魔鬼並因此“勝利地走向永生之門。”

在基督教的團體里,人們相信殉道者們是上帝的特別的朋友-比其它人更虔誠的信徒-並將得到相應的回報。人們敬重他們,甚至向他們祈禱。他們的犧牲被視為基督教的基石之一,他們的勇氣和信念受到贊美。象一句古話所講的,“殉道者們的鮮血就是教堂的種子。”他們的動機都來源于信仰-堅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一股反對邪惡的強大力量,並且他們將因承受而得到回報。

IV 當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同樣的,今天的法輪功學員們也是被其信仰所激勵。盡管時間、地點和信仰都大不相同,法輪功學員們對其所遭受的迫害和自己的承受所持的看法和以上討論的那些殉難基督徒們十分相似。對照那些歷史事件來看當前的形勢,能使我們有一個更全面的理解。法輪功學員們承受的折磨和上面所描述的殉難基督徒們承受的折磨類似。很多學員由于拒絕放棄信仰被毒打致死。《華爾街時報》報導了其中特別觸目驚心的一例︰

在陳子秀女士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她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警棍打擊後幾乎失去了清醒意識的情況下,這個58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里跑。據其它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發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並于2月21日去世。

這只是許多類似事件中的一例。象上述的殉道者們一樣,成千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們“承受了難以描述的折磨。”政府官員們使用了包括強奸,注射藥物,毒打致殘,各種刑具,膠管毆打,嚴酷的精神和肉體折磨在內的各種方法來摧殘他們。很多法輪功學員將中國政府對他們的鎮壓看作是邪惡對正義的攻擊,更具體點,是宇宙中的邪惡勢力對宇宙大法的攻擊。法輪功學員將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稱為“邪魔猖狂破壞大法”。就象基督徒們一樣,他們將這些事件的每一個方面都放在宇宙的視野中去觀察,有時也用非人化的詞語來稱呼其迫害者。象桑克圖斯他們一樣,法輪大法學員們常常拒絕透露其個人信息。即使在飽受折磨之後,他們還是只從修煉與否的角度來劃分自己。當被問及姓名時,有的學員只是回答︰“真善忍”-法輪大法所教導的宇宙最高特性,宇宙大法的最簡明的描述。當被問及來自何處時,有的回答︰“從宇宙中來。”在互聯網上法輪大法學員的文章中,他們署名為“一名法輪大法學員”或“大法粒子”。正象上文中的基督徒一樣,他們拒絕告訴自己的個人信息,不與其迫害者-邪惡的代表們合作,而是強調他們與自己信仰的緊密關聯。

除了這些激勵因素外,還有一個就是法輪大法學員和上面談到的基督徒都不把死亡看作是令人恐怖的事。一位學員說︰“人稱世間生命最可貴,可對正法修煉者來說,死亡僅僅意味著丟掉肉身,結束在人類這個空間的苦難經歷,走入真正美好、誠善的新世界,那是多麼可喜可賀的事啊!”

結語

哪里是他們的上帝?他們的信仰到底給他們帶來了什麼好處,以至他們甘願為之舍身?他們給我們帶來了一種不可思議而新奇的宗教。
-基督徒布蘭第娜和其三個男僕的殉道,公元177年

但是,很少有人去探究,為什麼這麼多的人會覺得這個七年前才創立,目前據說已有上億學員的法輪功是值得為之付出生命的。在西方社會中,它也沒有被廣泛認識,因此從外表上看,會給人一種法輪功學員是被誤導了的印象。
-紐約時報,公元2000年

踏著殉道者們的足跡,從他們的角度去觀察事物,我們得以發現,這些殉道者們他們不是神智不清,而是非常理智,主動地加入了一場關系到宇宙命運的驚心動魄的較量。他們不是X教徒,而是被自己信仰深深改變了的人。他們用自己深邃的精神眼光去看待自己和周圍發生的一切,從而獲得了無窮的勇氣。當我們走近他們的精神世界之後,我們發現他們是復雜而充滿活力的人,我們不應該用輕蔑的言語來隨意評論他們。

我們可以推測,在將來,人們對法輪功殉道者們的認識也會象當初對殉難基督徒們的認識一樣逐漸地轉變。如果法輪功殉道者們在其抗爭中繼續忍受下去,學者們預期公眾輿論會逐漸轉向他們,即使那些大眾傳媒繼續保持目前的那些誤解

2001年5月5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