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僑談傅怡彬殺人案
 

海外華僑談傅怡彬殺人案

Print
【圓明網】**政府部門失職釀成巨大“家庭悲劇”
--李維柯 (美國AGERE SYSEMES電子公司資深系統結構主設計師、電子工程博士)

旅居海外多年,以對國內的政治關心漸漸淡漠。回國時和朋友及家人的話題也無非是下崗,醫療保險改革等“家庭瑣事”。不過像我這對“文化大革命”仍然記憶憂新的一代,養成了一個習慣,常常將由政府控制的媒體發布的“新聞”以相反的角度來看待。

悲劇發生為何不追究政府失職?

近來看到一則“人民日報”關于北京傅怡彬的報導。具稱修練“法輪功”的傅怡彬將他的父母及妻子殺死在家中。然後是記者采訪傅怡彬的對話以為證明,傅怡彬殺人是由于他修練“法輪功”,因此是“法輪功”要對此負責。不知道負責這個報道的責任編輯是否是失職呢,還是有意誤導讀者。我忍不注安照這個思路走下去︰政府各個級部門都有被繩之于法的貪官,他們是政府部門的主管,因此這些政府部門都是貪污腐化的部門。再將這個邏輯堆延到其他方面,所得出的結論一定會讓這個責任編輯丟掉他的工作,或者更差的結局。悲劇發生應該追究政府失職 。

英國發生類似慘案
檢討醫療部門失職


傅怡彬殺家人實在是他個人和家庭的悲劇。記得幾年前住在英國時也听到過一個類似的悲劇。因為醫院的錯誤,一個經神病患者在其病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前被允許出院。結果照成他殺死其女友的悲劇。當時的媒體報道和社會與論都集中檢討醫院及政府醫療關理部門的失職以便防止此類悲劇的重演。在中國,媒體對傅怡彬事件的報道中沒有任何人問一問醫院及政府醫療關理部門的失職。相反,這個個人和家庭的悲劇被用來作為攻擊“法輪功”的依據,把它延伸為一個社會悲劇。政府人員不但不會去想辦法防止和制止這種悲劇的發生,相反會去“挖掘”這類新聞事件以配合其政治需要。

家庭悲劇被濫用令人心寒

在指責“法輪功”為傅怡彬殺人的原因時,“人民日報”稱“法輪功”在精神上控制法輪功的修練者。事實上,不正是中國共產黨正在試圖以這種方式來控制大陸人民的精神嗎?由于沒有獨立的新聞媒體,任何一個事件都可以根據政府的要求給予編輯和設立報道角度。更和框有“予加其罪,何患無詞”。還記得嗎,當年定劉少奇“叛徒,內奸,工賊”的罪名時是“人證”和“物證”據全。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在要把一個人或組織搞倒時總是會“雙管齊小”,在肉體上消滅,在名聲上搞臭。對它的“內部同志”是如此,對它的政敵是如此,對對它意見不一的任何人都為例外。近兩年多對“法輪功”的鎮壓也是同樣手法。先是用“打,抓,關,殺”來對付以講善良為行為準責的“法輪功”的修練者,然後再用“自焚”和“殺人”的事件把“法輪左5c”搞臭。雖然這種對付對手的方法不是中國共產黨的發明,但它對新聞媒體的絕對控制權使它在運用上得心印手,無人可以相比。

**家庭、醫院、警方缺乏系統配合
中國精神病犯罪日趨嚴重

--李正國(中國廣州中山大學心理系教師)

我是中國廣州中山大學心理系教師,我本人是醫生。看到傅怡彬殺人案後,作為一名醫生我們感到很難過。從照片上看,傅某是很明顯的精神病患者,象病人達到這樣的程度,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前兆,醫院和警方為何都沒有任何行動?

在我接觸的病人中,神經病近似巔狂狀態仍在社會上自由活動者很多。這中國目前仍未被重視的社會問題。前年,在去新疆的一列火車上,一節車廂上就有二十多個人同時發病,當時是因為長時間誤點,加上疲勞,心理焦慮之下,精神病發病率非常高。這些事件的頻繁發生,給社會民眾帶來恐懼。

中國是國際精神病發病率最高國家

中國在國際社會是一個精神病高病區的國家。特別是近十年來,每年精神病發病病例高達七千萬,成為國際之最。我們雖然采取了一些措施,例如在大學和各大社團增設心理專科和心理門診。但社會保安方面缺乏系統配合,而且中國人愛面子,家中有精神病人,常常掩蓋,現時各大城市每日均有這類精神病人作案的事件。政府應該對中國精神病泛濫的社會現象采取緊急行動,防止更多的殺人案再出現。


**法輪功新聞由總編室機要人員安排
--賀潔(旅外中國中央電視台國際部高級記者)

我是中央電視台國際部高級記者,正在海外探親。我在加拿大姐姐家知道北京發生傅怡彬殺人案。這幾天新年,姐姐家來了不少客人,其中有一些是根本沒有去過中國的老華僑,他們在議論北京殺人案,有的很相信。我覺得很好笑,忍不住想說幾句。

事實上,關于法輪功的新聞在我們台是屬于最高新聞,誰都動不了。稿子都是總編室機要人員直接下來的,各部門都當作政治任何完成。這個新聞新聞組根本不能隨便派記者采訪,都是專人進行,非常保密。我們誰都不願管這攤事,明知道是假的,還要當回事做,現在都是些投機記者和直接受國家安全部控制的“編輯”來負責這些新聞,他們在政治上都是“絕對靠得住”。

2001年12月26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