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大法弟子在聯合國揭露中共“對良知的犯罪”(圖)

Print

【圓明網】2005年4月7日,在聯合國第61屆人權大會期間由法輪功人權,聯合國協會聖地亞哥分會和國際教育發展組織聯合舉辦了“對良知的犯罪”的研討會。這個研討會的主旨是與各國人權組織探討五年多來發生在中國對廣大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揭露這場迫害的實質。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的凱倫派克律師在發言中指出︰中共一直抵賴對法輪功學員人權迫害的事實,我是人權律師,我知道什麼是人權迫害。由于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案例有增無減,多得已經超過聯合國人權機構的辦理能力。中共不思悔改,卻企圖阻止聯合國人權機構的工作,包括企圖以“法輪功不是宗教”為理由阻止信仰與宗教自由特派專員的過問。然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卻是以誣蔑法輪功為“×教”為理由而進行的,它就是一個迫害信仰與宗教自由的問題。

凱倫派克律師(左)和陳師眾(右) 德國法輪功學員熊偉

法輪功人權的陳師眾先生向與會者簡單的解釋了什麼是法輪功,中共對法輪功打壓迫害的升級過程與這場迫害的實質。陳師眾先生指出,中共在國際上謊稱法輪功的突然出現與眾多的人數使它感到威脅,並以白蓮教、太平天國的史例為鎮壓辯護,這是彌天大謊。實際上,中共從1994年至1999年一直對法輪功監控打壓,或可稱之為“軟鎮壓”。這是中共對付異己的一貫手法。只是當這種“軟鎮壓”不成功後,才悍然發動“硬鎮壓”。最後,陳師眾先生以二次大戰期間德國地下學生組織“白玫瑰”印發反納粹傳單的壯舉向與會者解釋了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象的意義。

被營救回德國的法輪功學員熊偉在發言中指出,她在2002 年1月5日因為在北京街上發法輪功真象資料被警察當街綁架並被非法勞教2年,其間她經受體罰、毒打、長時間超負荷勞動以及中共瘋狂的洗腦,對她身心造成了極大摧殘。她的家人也遭受了極大的精神打擊,在她被關押的兩年多,她的母親由于過度悲傷致使下肢癱瘓。她說︰“在那樣一個對人身體和心理上嚴重摧殘的環境中,如果不是我發自內心相信‘真善忍’,如果不是每天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思想,僅僅是憤怒和仇恨就會撕破我全部理智和對人類發自內心的關愛。”她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的酷刑揭露中共“從未有過體罰和虐待”的謊言。在她被非法勞教期間,國際人權組織曾把她遭迫害的情況上交聯合國,中共政府迫于國際壓力不得不回復聯合國的調查,為了掩蓋事實,在回復中撒謊稱熊偉在勞教期間沒有受到任何折磨,並積極配合改造,身體與精神得到了大大的改善。熊偉在會議上說︰“我在邪惡的勞教所里發誓,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一定要在聯合國親自揭露中共政府的謊言,今天我有這個機會把我被迫害的真實情況公布于世,我的願望終于實現了!”

酷刑迫害的幸存者法輪功學員何立志原是中國建設部執業資格注冊中心高級工程師,曾得過國家金獎。2000年7月他寄給朋友們的信件被國安部特務私拆,因其中提到他本人修煉法輪功受益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象,在工作單位被綁架並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法庭上,當律師指出私拆信件是違法取證時,法官竟強詞奪理,說具體取證方式是國家機密,不容置疑。當何立志向北京中級法院上訴時,法官竟然未听取他的申訴詞就判決“維持原判”。何立志在發言中講道︰“我被監獄的惡警折磨得生命垂危,警察卻揚言‘中國監獄沒有折磨這個詞,我們就是這樣對法輪功學員關懷的’。”他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被長期折磨,體罰與洗腦。他說︰“在監獄里最令我痛心的是看到其他的同修被毆打,自己卻無可奈何。在這幾年迫害中我對中共對人性的摧殘與殘暴本性體會的是淋灕盡致。”

何立志還談到每當中共通過收買和威逼利誘一些國家阻止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通過對中共人權狀況譴責案時,中共的宣傳媒體是如何瘋狂的慶祝,監獄里如何欺騙他們說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並逼迫他們寫“心得”贊揚“人權最好時期”。這是對國際社會為改善中國人權狀況所做出努力的侮辱和敵視。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何立志 法國法輪功學員陳穎

現在法國的法輪功學員陳穎,回國探親期間被非法關押3次,勞教一年。她被非法關押期間被強制注射有毒藥物,致使左邊身體神經受損,身體出現抽動,部份記憶喪失。她講到︰“在中國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注射損害神經的藥物,中國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共使用的手段是謊言加暴力,對法輪功學員實行身體和精神的雙重迫害。用酷刑折磨人的同時打擊人的自尊和尊嚴來達到摧殘人的良知。”她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被強迫洗腦後放棄人的良知的痛苦經歷和重新修煉法輪功後“真善忍”善的力量,使她從新獲得新生。她用自己的經歷證明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是泯滅人性。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