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想到的和看到的與同修交流

Print

【圓明網】師父在《修改》中這樣要求的“原來的大法書,大法弟子可以改過來。用小刀刮掉後,用手寫或鉛字印上都可以,但是最好是大法弟子來改。”我到過一些地方,見到有些弟子對改字不太重視,有的把部份“的”和“地”改顛倒了;有的因為忙,只改了一部份,至今沒有再改;還有的同修把師父的書、經文及大法資料亂扔、亂放,沒有包書皮的大法書弄的髒兮兮的甚至缺了頁。希望有此類問題的同修多學法,修好自己,重視這些嚴肅的問題。

近來我從遠處一個不識字老同修那里拿來大法書、經文幫他改字,可是書被另一位同修改的亂七八糟。《轉法輪》這部偉大的佛法中,竟沒有一個字改端正了,全都歪斜著,有的改過後沒有蓋住原來的字,有的蓋住了旁邊的字,還有書中凡是“煉”字都改成了“練”字,完全沒有理解師父經文《修改》中的涵義。我用小刀刮字修改難度很大,費時費力,我又負責著大法資料及一些很重要的大法工作,使我的時間非常緊迫。我就把部份大法資料的工作轉給了另一位同修,這位同修的工作也是超負荷的,非常多,然而同修很樂意的就接收了我的工作,並安慰我不要形成執著。隨即我開始反思為什麼這本大法書讓我遇到,修改?記得那天這位老同修見到我時第一句話就說︰“我可把你給盼來了。”老人興奮的眼里似乎還含著淚花,語氣中帶著極大的期望與信任。當時我還很詫異︰老人的兒女都是修煉人,而且周圍還有幾位同修,見到我為何如此?現在我悟到師父是讓我在這個問題上加大忍耐力和容納量,提高心性的。所以在改字的這個問題上我一定要認真負責,把心溶入到大法中去。以前由于我人的一面太強被邪靈鑽了空子,瞬間腰背部沉重,身體拘緊像被罩在一個悶圈里。現在我認識到,時間緊迫,決不允許邪惡因素干擾、迫害我,在一次學法和強大的發正念中,被干擾的狀態就徹底消失了。

下面談談在改字的問題上我的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我們開天目的人都看得到,這本書看起來五光十色,金光閃閃,每個字都是我法身的形象。”師父在《北京國際交流法會》中講到;“這本書,這個大法是我來傳,我就要正一切不正的,法中包含著無數層的各個境界的佛、道、神的法理,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這本書,不要隨隨便便扔、隨隨便便放。”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講到;“有許多因素都有問題,舊勢力在近代破壞中國文化,給我傳法留下一個爛攤子。方方面面破壞的因素太多了,所以很多事情都要糾正”,“而漢字的音和它的字形如果它與宇宙是有連帶關系的,那大家想想,它對于人類、對在這一層得法修煉的大法弟子證實法、甚至對正法會起到什麼樣的干擾作用?也就是說,舊勢力是用這些因素在鑽正法的空子。”

這部偉大的宇宙佛法,師父要求大法弟子自己動手改字,這里面溶入著師父對大法弟子的無限慈悲和信任。那麼大家想一想,大法書中每個字都對應著無數無量的大穹,無數的佛、道、神,每個字都是師父法身的形象,我們如果把字改的歪歪斜斜的,如何談敬師、敬法呢?

從另一方面說,師父傳法是在舊勢力把中國五千年文化即將破壞殆盡的爛攤子上開始的。“的”、“地”、“進”……這些需要改的字句象水一樣彌漫在宇宙一切物質之中,起著變異、敗壞的作用,就象今天的人類,表面看還是那張人皮,實際上人的微觀中發生了變質,如“”字應是走向好的地方,而“進”就是走向井里了。通過我們的手把變異的更新,按照大法的更高要求歸正,我理解也是師父講的破除、解體、更新、從組和救度的過程。

如果我們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學法、煉功、發正念、證實法的事情,邪惡因素就不來。這巨大的能量場會隨著同修們的心性釋放出不同層次的純正能量,無數的天兵天將,天龍八部護法在另外空間和大法弟子在一起,我們最安全了,所有的大法工作都會得心應手。一切邪惡因素完全受大法弟子制約,那時我們會發現修煉是很輕松的。只要我們能按照“真善忍”同化自己,對照自己,做到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修去人的觀念,就會少走很多彎路。

我認為每一項證實大法的事情都是與師父正法全局圓容連貫的,又因為每一項正法程都會牽扯到無量的眾生能否被救度,所以希望大家學好法,認真做好師父交給的每一件事,在法上認識法,相互圓容,共同提高,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也讓我們能配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