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中律師國會論壇 聚焦中國人權(圖)

Print

【圓明網】
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由五位加拿大國會議員發起的“中國人權及奧運會午餐論壇”在國會舉行。四位著名中加人權律師進行現場演講,用大量事實論述了中國人權現狀,並就“加拿大官員及國會議員應否參加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儀式”的問題進行了討論。

國會議員思考特o瑞德(Scott Reid)

著名人權律師大衛o麥塔斯(David Matas)

加拿大律師克萊夫o安施禮(Clive Ansley)(演講者)

前國會議員大衛o喬高(David Kilgour)

得到加拿大政府營救的法輪功學員何立志

這次論壇由加拿大國會議員思考特o瑞德(Scott Reid)、歐文o考特勒(Irwin Cotler)、韋恩o馬斯特(Wayne Marston)、羅伯o安德斯(Rob Anders)、比爾o斯克塞(Bill Siksay)聯合發起。四位加、中人權律師包括“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調查報告”的作者大衛o喬高(David Kilgour)與大衛o麥塔斯(David Matas)、曾在上海做律師的加拿大律師克萊夫o安施禮(Clive Ansley)以及中國律師郭國汀。八十余名國會議員、參議員(或助手)、外交使節、非政府組織代表和關心中國人權的人士參加了論壇。

大屠殺再度發生 我們不再有借口

在談到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問題時,安施禮說,“在過去九年中,現代歷史中最野蠻的暴行在中國系統的進行著,大屠殺再度發生,卻以一個新的駭人听聞的規模進行著。”

安施禮說,“二次大戰後世界震驚了,人們迅速采用了‘猶太保衛同盟’(Jewish Defence League)的口號說,‘永遠不再發生(大屠殺)!’,我們決不允許群體滅絕再度發生。”

他說,“人們驚駭的回顧著一九三六年的柏林奧運會,他們說如果我們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好了。……我們現在重蹈覆轍,我們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們在將奧運會的殊榮給予這個星球上一個令人顫栗的殘暴反人類罪犯。”

安施禮說,“歷史不會再允許我們這一代人再尋找借口——如果我們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們不能說我們不知道。我們知道中共在系統的謀殺成千上萬的人,用以活摘器官牟利!……我們知道這一罪行,因為在座的兩個大衛,他們的報告作出的令人驚怵的指控,正在被媒體和國會系統所忽視。”

安施禮說,“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諾瓦克(Manfred Nowak)已經確認了兩個大衛的報告,確認了正在進行的活摘器官大屠殺是現實存在的。中共也公開了其從社會上鏟除法輪功的目的。”

安施禮引用反掠取器官醫生組織發言人特雷醫生(Dr. Torsten Trey)在華盛頓集會上的發言說,“他說,世界接受在中國發生的一切,比接受希特勒的暴行更嚴重,因為一九三六年,人們不知道希特勒對猶太人的計劃,但是我們知道中共對法輪功的(滅絕)計劃。”

活摘器官是集權主義統治和‘金錢萬能’致命組合的新邪惡

通過三十三類證據得出結論“在中國,存在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事實”的兩位調查員在過去兩年中游歷四十多個國家向人們講述中國發生的駭人听聞的人權踐踏。報告作者之一,前亞太司司長大衛o喬高在演講中說,“絕大多數看過我們報告的獨立人士都對這一可怕的指控的論證感到信服。”

喬高說,“在中國,人的生命並不比自然環境、工作安全、大眾醫療……重要多少。集權主義統治和‘金錢萬能’的致命組合使(活摘器官)這樣的新型邪惡在中國發生著。”

大衛o麥塔斯從中共對活摘器官的四個反應,論述這一指控的真實性。這四個反應分別是,一、“不讓我們講話”,例如威脅主辦方取消對我們的演講邀請等;二、“反宣傳”,中共造謠說報告用“可能”、“听說”等詞,說明報告沒有基于事實,但是,報告中並沒有使用這些字眼。三、銷毀報告中證據;例如,網站上的關于出售器官等證據被刪除;四、改變基本事實;例如頒布新法律“廢除”器官交易。

在中國,人權律師無法為自己的基本權利辯護

郭國汀律師是率先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之一,他說,面對巨大的政治壓力,人身安全等因素,許多中國律師不敢作人權律師。郭律師舉例說,二零零三年中國有十個人權律師,目前,這些人百分之百失去工作,其中四個人遭受酷刑、四個人被綁架,其中五個人被警察毆打過,有兩個人未經審判被送進監獄。

郭律師說,“律師最了解法律,而人權律師最了解人權法律,但是在中國,人權律師不能為自己的基本權利辯護。”郭國汀律師說,除了人權律師以外,自由網絡作家、記者和政治集會的組織者都是中共當局監控和迫害的對象。

郭律師還講述了自己的委托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一個是瞿延來,一個畢業于上海交大的品學兼優的學生。因為在互聯網上下載法輪功資料,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非法關押期間,因為絕食,被強行灌食近兩年,被關押的最後四個月里被綁住手腳,沒有行動自由,身高一米八的瞿延來最後瘦得皮包骨。

另一個是郭律師見到的叫陳光輝的法輪功學員。陳光輝被打成了植物人,根本不能說話,八個警察二十四小時監控,一直到他含冤去世。郭律師發現陳的骨頭粉碎性骨折,部份骨骼被拿掉了,郭律師判斷是被毒打的。警察說,陳要自殺。但是郭律師說,“絕對不是自殺,因為自殺通常受傷的部位是前額,而不是兩側。”

郭國汀說,在中國,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有人權。

律師建議加拿大官員遠離二零零八年奧運會

安施禮說,“為反對群體滅絕、強制摘取器官和酷刑而高聲呼吁不是政治,只是對人類的基本尊重。這是基本的道德,不是政治。”

安施禮說,“什麼是政治?對市一級來說,討論是在河上架一座橋,還是開通一個隧道是政治辯論。對省一級來說,是否減少中學或大學的教育開支是政治辯論;對聯邦來說,是否商談一個北美自由貿易協議是一個政治辯論。”

他說,“國際奧委會將大屠殺級的反人類犯罪歸結為財政方針和全球交通控制一級的政治辯論,這是猥瑣的。”安施禮建議加拿大官員和國會議員遠離二零零八年奧運會。

針對奧運會,麥塔斯提出幾點建議,包括,借助奧運會讓世界聚焦中國人權的傷害;推廣“人權聖火”;任何代表人權的國家領導人都不應參與奧運會。

麥塔斯說,“人權具有普遍的特性。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我們的繭中。專業人士為專業工作,商人經商,運動員在比賽中競技。但是,人權位于這一切的拱頂。人不只是專家從事的專業。我們所有人都要為其負責,因為它是我們共享的基本人性。”

他最後說,“為器官而謀殺無辜,是反人類犯罪。這種犯罪不只針對受害者,是反對所有人的犯罪。當我們對此置之不理的時候,我們拋棄的不只是受害者,我們在否定我們的人性。每個致力于奧林匹克運動的人一定要盡到自己的責任,結束在中國發生的反人類罪。”

奧運不應成為對中國人權問題減壓的借口

國會議員比爾o斯克塞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有人說政治不應該介入到體育中,有人說我們不應該犧牲與中國的經濟貿易機會,人們有各種各樣的借口。我想人們需要各種地方去交流,但是我認為每時每刻都不應停止對中國或者其他國家的人權問題而施壓。我們都知道他們有非常嚴重的人權問題。我們不想因為他們介入奧運而使得我們對人權問題減壓。”

比爾o斯克塞建議政府直面中國的人權問題。他說,“我們想要提醒中國在獲得奧運的時候,需要承擔的義務。我們也需要直接的對他們提出我們的批評。我們不能忽視(人權),在我們與中國的接觸之中,人權問題必須始終處于最前面和中心的位置。”

(明慧記者英梓渥太華報道)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