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為得法而來
 

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為得法而來

Print

【圓明網】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回顧近十年和孩子一起修煉的歷程,有許多慚愧,也有一些欣慰。我的第一個孩子在一九九九年出生,當時邪黨開始瘋狂的迫害大法,謊言鋪天蓋地,使我原本和諧的家也失去了平靜。孩子的出世,給我帶來相應的壓力,她爸爸唯恐我帶著孩子修大法,要把她帶回老家交給奶奶撫養。我的私心讓我感到一身輕松,以為這樣正好可以有時間做我該做的。

可是當晚卻有一夢境點化,讓我悟到,我必須帶好這個孩子,別讓她落入常人環境,這是我的責任。我悟到後,孩子的爸很快離開了家,去了國外。

孩子每天听法,每當我在她身邊煉功,她就會無比的快樂。她的快樂也感染了我和家人,讓我更有信心帶好她。

一天同修來我家,提醒我雖然帶著孩子也應該走出去證實法。孩子還太小,去北京有困難,可以就在當地證實法。同修說大年初一那天要到一個大廣場煉功,你也去吧。我隨口答應了。

年三十晚上,家家戶戶放鞭炮,孩子害怕,我得幫她捂著耳朵,心想,明天能行嗎?

第二天,我還是抱著剛滿六十天的她上路了。奇怪的是,一路的鞭炮聲對她沒有任何影響,她表現的非常安靜,讓我悟到我必須邁出這一步,走出來告訴人們大法是正法。于是叫出租車去了廣場,沒想到很多便衣警察早已等在那兒了。我們被強制送到戒毒所,很多同修已在那兒。我抱著孩子站在那兒,心想我什麼也沒帶,連一塊尿布都沒帶,如何是好?這時一個正哭鬧的一歲半的小男孩,扭頭看到了我,立刻朝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臉,並且把他手里啃了一半的梨遞給我吃。我感到師父用這小男孩純真的笑臉鼓勵著我,心里一下子感到非常踏實。

登記後,要讓我們上五樓,這時懷里的孩子卻突然高聲哭嚎起來,驚天動地的哭聲震動著大廳里每一個人的心,小孩真是比大人還明白,她是在抗議這種非法關押。是啊,憑什麼關押這些好人,憑什麼關押只有兩個月的嬰兒,可是這些道理在當時很多人都沒悟到,以為被抓才是修煉。我明確我要回家。我為什麼要呆著這里。

等了一天,孩子不哭不鬧,只是靜靜的看著我,尿布濕了,也沒的換。到了晚上,終于來人送我回家,在車上,我給警察和司機講我煉功受益的真相,他們漸漸的沒有了反對的聲音,只是靜靜的听著;警察還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孩子身上。我很感謝他,因為當時外面是冰天雪地,孩子很冷,她的被子已經尿濕了。

回家後我悟到,孩子是來得法的,也在幫我,並沒有給我添麻煩,是我的悟性不高,讓孩子為我承受了一天,我為什麼要隨大家上五樓呢?修煉不是大幫哄啊!

伴隨著听法,孩子一天天長大,也有過多次消業,每次消業對我也是心性的考驗,太嚴重時我心里就有點慌,我的心一不穩,孩子消業時間就拖長,我把心放下時,她消業癥狀瞬間就過去了。一次,她發燒三天不吃不喝,我有點著急,給她買很多好吃的,但她一口也不吃。後來她難受的滿床打滾,邊滾邊說︰“怎麼辦?怎麼辦?”我安慰她︰“沒事,沒事,師父會幫你,很快就會好。”她漸漸安靜下來,向我示意要听法,後來睡著了,醒來後一身輕松,什麼事兒也沒有。

孩子會走路之後,有時會拉著我的手,讓我看空中的師父。可是我看不見。剛開始知道發完正念的時候,她玩著玩著,會突然跑過來,小手指著空中對我說︰“有邪惡來了,快發正念。”她說話很早,《洪吟》中的詩,每首只需要給她念三遍,她就記住了,表現出大法小弟子超常的智慧。

我常領著她到處貼講真相條幅,每貼一個,她會喊一句“法輪大法好”。她還常拽著我往人多的地方貼,每當做這件事時她都會非常高興。

孩子不到三歲,我們來到海外,蹦蹦跳跳的她會追著人們發資料,也常督促我讀法給她听,讀法時另外空間的美好和殊勝使她常常不願我停下來︰“媽媽,就這麼讀下去,別停,別停。”我說不行啊,媽媽得做飯去。“別做飯,別做飯,就這麼讀下去。媽媽,你知道嗎?你讀法的時候,師父在往我腦袋里裝金子。媽媽,你讀完這本書,這書就裝在我腦袋里,我還能翻開看看。”

四歲時,她可以自己讀《洪吟》及《洪吟二》,從頭到尾讀下來不願停頓,而且告訴我,她在讀的時候,魔一靠近就化成煙。

五歲時,她可以自己讀《轉法輪》,很流利,一口氣讀一講,不停頓。我並沒有額外的時間教她認字,是大法打開了她的智慧,使她能讀《轉法輪》的同時,也能讀其它的故事書。記的我以前曾試圖用故事書教她認字,可是收效不大,也就放棄了。

遺憾的是,隨著小女兒的出生和大女兒的入學,家里的負擔越來越重,我們的學法時間也越來越少,發正念常跟不上,孩子的爸爸被邪惡因素控制著攪的家里不得安寧,也由于我的不精,小女兒經常哭鬧,搞的我身心疲憊,有時還想這小孩可能是來干擾的,心煩意亂,不知向內找。

有時為了使自己不受干擾,我還借一些常人光盤給孩子們看,讓她們安靜下來。可想而知,這些變異的動畫讓她們離大法越來越遠,後來她們干脆拒絕听法,還時不時的干擾我煉功學法,以及打電話講真相。她們頭腦中的變異動畫在操控她們排斥大法,她們的表現讓我驚醒,我的罪大了,是我在毀她們,是我在害她們哪。而且她們也常出現病業狀態,搞的我更疲勞,三件事做的很勉強。

師父說︰“人就象一個容器,裝去什麼就是什麼。人通過眼楮、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藝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現實社會中的利益爭斗,拜金觀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現等等,裝的都是這些東西,這樣的人就是真正的壞人,不管他表現的怎樣,人的行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腦子這種東西的人能干出什麼事來呢?”(《精要旨》<溶于法中>)

我反省自己,逐漸調整自己的時間,盡量跟孩子們一起學法,或讓她們靜靜的听我讀法,也領她們去機場發報紙。有時給她們看大法弟子做的動畫,听小弟子園地的廣播,她們很愛听。

一天,小女兒听著,听著,好象明白了什麼,問我︰“什麼是講真相?發傳單就是講真相嗎?”我說是。她便嚷著要去發傳單,我只好帶她出去。拿著揭露邪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傳單,她很認真的一張一張的發完。她當時才二歲半,看她認真的樣子讓我很感動。神韻要來了,我帶著她們發傳單,小孩的純真很能感動一些人,大部份人都能高興的接過傳單,並說謝謝。

在這里很感謝同修為大法小弟子創作的動畫和廣播,讓我們的小同修受益匪淺,我家的大法小弟子從中明白了很多修煉的內涵,明白了韓信的大忍,明白了球球的返本歸真,明白了講真相,明白了大災難和救人,也明白了什麼是說真話。一天小女兒跟我說︰“媽媽,我明白怎麼叫忍了,姐姐打我,我再也不哭了,也不還手,我要呵呵一樂。”

小女兒也很愛听法,我讀法如果中間停頓下來,她會催促我︰“媽媽,別停,別停。”我到機場發報紙,她可以坐在一邊听法,還幫我發正念。走在街上,或者到商店里看到不好的東西,她都要給清理,不許邪惡干擾人。一天,我牙痛,還得做飯給她們吃,覺的很難過。她說︰“媽媽,有邪惡干擾你,我幫你滅。”隨著她正念一出,我頓時感到一陣輕松,沒有痛的感覺。有一次她還告訴我︰媽媽,有邪惡干擾這個阿姨發正念。我說,幫她滅吧。她一說“滅”,邪惡就被滅掉了。

在學法煉功時,她會看到很多另外空間的美好與殊勝景象,她告訴我︰滿滿的佛呀都在學法,還有天女散花,還有金色的大房子,我還有天上的家,天上的媽媽很善良。媽,真好啊!

現在她可以打坐一小時,每次打坐之後,她會很感激的雙手合十,朝空中一拜,大聲說一句︰“謝謝師父!”我感到這句“謝謝師父”是發自她的內心深處,她真的很感謝師父讓她成為大法小弟子。一天,還朝她爸爸說︰“我是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好!”

現在大女兒已可以自己讀法,也安靜了許多。我堅持與孩子每天學法煉功,我們母女三人就是一個學法煉功小組,一起學法,一起打坐,早上煉功,晚上吃完飯大家一起讀法。小女兒快四歲了,她常常跟我說︰“媽媽,學法太美好了,煉功太美好了。”

作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師父說︰“給別人什麼東西都不如給人法好。給他再好的東西,給他錢再多,他也是一世一時的幸福。而你給他法將是生命永遠的幸福,能有什麼比法更好呢!”(《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悟到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為得法而來的,在此希望所有大法弟子的孩子都能感受到學法煉功的美好,希望我們的大組學法能讓孩子們受益,讓大人孩子一起溶入大法中。

一點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九年洛杉磯法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