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小弟子

Print

【圓明網】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快到八歲了。我從三歲開始認字讀《轉法輪》,開始的時候每天認六個字,就這樣堅持著讀,一年以後我已經能夠將《轉法輪》讀下來了。從此以後我就堅持和爸爸媽媽一起學法、煉功。

去年七月初我和爸爸媽媽離開了中國大陸,來到了澳洲這片自由的土地。由于同修們的督促,我覺的我的心性也在不斷的升華,在遇到矛盾時,我能知道自己是大法小弟子。經歷過一次次的考驗,我也在不斷的成熟,每次提高心性之後,我真的感覺到法的威力。

1、遇到事情,知道自己是小弟子

一次我在學校玩Monkey Pass,不小心從上面掉下來了,下巴摔到地面上。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小弟子。結果摔的很輕,只有一點血絲。後來,我的同學把我帶到一間房子里,在那里接受臨時檢查,老師給我一塊冰塊,用紙包上,然後放在受傷的地方,我一直想,我沒事,結果就真的沒事。

還有一次,老師帶我們去看電影,但是內容都是暴力,那些不好的東西跑到我的腦子里去了,看完後我就和朋友發生了矛盾,我意識到不應該看那些東西,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看過那種電影。

2、講真相

目前我在語言學校學習,我們班級有五個中國孩子,他們也是剛剛來澳洲時間不長,對大法有一定的誤解。于是我就試著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一次我給一個女同學講真相,我告訴她︰“你趕快退隊,不然將來你會出現危險。”(當然這樣說並不合適,這是我第一次和小朋友們講真相。)她說她不怕,因為她媽媽當過兵。我告訴她,危險就象發生海嘯一樣,人在幾秒鐘就會喪生,就這樣日復一日的給她講,她後來明白了共產邪黨是什麼東西了,于是我給她起個化名叫雪蓮退出了中共邪黨的少先隊。還有一個朋友我給她起個化名叫春梅也退出了中共邪黨的少先隊。現在我在發正念的時候就在清理另外一個朋友頭腦中受邪黨毒害的因素,希望他也能夠盡快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

還有一個我自身真正體會到大法威力的例子。每周四下午一點半媽媽都要提前接我回來去發報紙,可是在我回家的路上,突然我的腳跟象針扎一樣痛,不敢動,但是我們又要趕上兩點十分的火車,如果這樣下去我們會趕不上那班火車,從而影響發報紙。這時我就開始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要你的干擾,神奇的是我的腳後跟馬上就不痛了,我和媽媽都開心的笑了,我們又可以按照正常的時間發報紙。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

3、背法

我從上個假期開始和另外一個小同修Oven背法,每天只背一段,但是經常發生心性考驗,有的時候背不下來還哭呢!哭完之後,馬上清醒過來,繼續靜心背法,很快就會背下來。我在背法中的收獲是不要著急和緊張,慢慢背;並且我的性格也不象原來那麼急了。我覺的經過背法我能夠學會向內找,在學校和同學的矛盾少多了,同時在發生矛盾時也不象以前那麼難過了。現在正在背“關于天目的問題”。

我現在還有很多的執著心如顯示心、爭斗心、妒嫉心、歡喜心、安逸心等,同時還經常不願意煉功,而且很少發正念。我相信我以後會更精,成為一個更精的小弟子。

(二零零八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