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大法修煉中升華
 

生命在大法修煉中升華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學員,一直以來總覺的自己修的太差勁,沒有什麼可寫的,無顏面對師尊的慈悲苦度。看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文章很受鼓舞,在同修的鼓勵下拿起筆,不斷的歸正自己不好的念頭,不管我修的怎樣,在我修煉路上的每一個正念都是大法給的。我要證實大法,贊頌師尊。正法到了最後,我要珍惜這次機會,向師父匯報自己的修煉體會。

一九九六年五月,一位朋友向我推薦《轉法輪》這本書,她當時說的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她說︰法輪功的師父是來往高層次帶人的,你看了這本書即使不修煉,對如何做人也有好處,應該看一看。這句話打動了我,于是我借來《轉法輪》,看了第一遍我覺的非常好,也想煉功,但不知道我住的地方有沒有。九六年暑假的一天,我早上起的很早,沒有什麼事就到樓下花園里鍛煉,看到一群人圍著一圈在打坐,我就去問了一個阿姨,這里是不是煉法輪功,阿姨說是,我說我不會煉教不教啊,阿姨說當然教了,並告訴我每天早晨五點四十開始煉功。我一听五點四十煉功就說我起不來,阿姨說︰只要你想煉就能起來,阿姨還告訴我︰你要想修煉,你還應該請一本《轉法輪》,並告訴我在哪里可以買到。第二天早晨我果真到點就醒了,按時來到煉功點,正式開始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中。

修煉以後我沐浴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下,心中充滿了陽光。在大法的修煉中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就是“返本歸真”,明白了人通過修煉可以身心升華,明白了生命為什麼要遵循“真善忍”的準則、明白了人為什麼要重德……在工作和生活中時時處處做一個好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修煉後不僅身體健康,我最大的收獲是心性的提高,道德的升華。

九九年邪惡開始了對大法、大法弟子瘋狂的迫害。七月二十一日上午我和其他同修一起來到國務院信訪辦,中午被警察綁架到豐台體育館,晚上又被拉到東城區公安分局,一個局長模樣的人要求大家明天不要再出來了,並威脅說如果不听,共產黨有六千萬,還有軍隊是會處理的。我很晚才回家,家里人非常擔心,勸我不要再去了。第二天我準備去單位,因為我約了學生,我計劃先去眼鏡店取了眼鏡再到單位。臨出門時,母親又叮囑我別再去了,現在你孩子小,等孩子大了你願意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們也不管。當天我並沒有打算去信訪辦,我便答應了母親。

我取了眼鏡坐車去單位,車子走到西四路口,走的很慢,道路兩邊都是人,一邊是從全國各地來上訪的學員,一邊是圍觀的市民。因上訪的學員非常多,學員已經排到了西單路口,警察已把學員這邊包圍了。車上的人在說這是法輪功。听到這句話當時我的心一震,馬上一個念頭,我是個法輪功學員,雖然我很弱小沒有什麼能力,但我是大法的一份子,我應該站過去。這時就感覺全身被一種強大的能量籠罩著。于是我下了車走過警察的包圍站到上訪的學員中。當晚我們又被當地派出所帶回,晚上十二點多鐘才把我們放回。

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想這麼晚回家又要面對丈夫斥責,他找不到我一定會著急,不定會怎麼罵我呢。但一想到師父講的︰“一個修煉的人所經歷的考驗是常人無法承受的,所以在歷史上能修成圓滿的才寥寥無幾。人就是人,關鍵時刻是很難放下人的觀念的,但卻總要找一些借口來說服自己。然而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精要旨二》〈位置〉)我心里平靜了。回到家丈夫劈頭蓋臉大聲斥責︰“你還想不想要這個家,我去找你,我都差點被抓,你知道嗎?”我沒有動心,很平靜的說︰“我當然要,不要為我擔心,我有師父。”很快他就平靜下來說︰“我們單位已經傳達了,現在已經定性了,你以後在單位要小心不要再說什麼了,在家你願意怎麼煉就怎麼煉,在外面別說什麼,現在人心復雜,你不知道人家怎麼想。”我說︰你放心,我知道該怎樣做。

從此以後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沒有了。自己學法也不能精,幾天也看不了一講《轉法輪》。看到許多同修走出來被抓、被迫害,心里很害怕,我有條件上大法的網站,但我不敢看,有意的逃避,一度放松了自己,混同于常人。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網上發表了明慧編輯部的文章《嚴肅的教誨——記師父最近一次談話》,師父在說我呀,我痛苦萬分,痛恨自己長期以來修煉不精耽誤了大量時間,因為怕心而躲避。那時候在一起的唯一的一個同修也被抓了,怕心、親情、孤獨使我好幾天睡不著覺,心里上下翻騰,胸口真是剜心透骨的痛,就感覺被一種無形的東西籠罩著,使我透不過氣來。我流著眼淚望著師父的法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不爭氣。我怕我走不出去。”

師父在《精要旨二》〈排除干擾〉中教導︰“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我意識到我必須抓緊時間學法,只有法才能破除人的這層殼,只有法才能使自己真正的走出人。于是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學法,通過不斷學法,許多執著心變淡了,怕心也小多了。

于是在師父的點化下我買來一台打印機,開始從明慧網上下載師父的經文和真相資料,打印出來提供給周圍的同修。那時還沒有破網軟件,是通過國外代理服務器上到明慧網。國外代理服務器用一段時間就被封了,總是在這個時候我又能得到新的代理和新的上網方法。我利用休息的時間和同修一起去發資料、貼不干膠。剛開始出去發資料時真是膽膽突突的,心怦怦直跳,我就一邊走一邊背《洪吟》〈威德〉,背著背著心穩下來,當時也不知道什麼是正念,只是心里想著︰我是來給你們送福的。每次都在師父的呵護下,順利返回。怕的物質也在一點一點的往下去。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年三十上午,區“六一零”、教委和學校書記七、八個人在會議室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我和他們講我修大法後身心的變化,講中共的宣傳都是謊言是欺騙,教委的一個書記對我說︰如果有人要你去干什麼你可不要去,我說我怎麼會別人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呢?我自己有頭腦,我會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幾天後電視台就上演“自焚偽案”。

二零零一年“五一”長假剛過,第一天上班,學校的書記找到我讓我下午去局里開會,實際是要送我去洗腦班,在臨走之前五分鐘,一位同事跑來告訴我說︰不知他們要把你送哪里。我一下子就想到“洗腦班”。我明顯的感到這是師父的點化,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及時走脫。離開單位後,單位和公安分局到處找我,派人監視我家和我父母家,從此我被迫流離失所,當時兒子只有三歲半。

我來到南方的一座城市,在師父的呵護下遇到同是流離失所的同修大姐。在這里我們聯系不到當地的同修,一開始我們就是躲在出租房里學法,很少出門,害怕被發現,也看不到師父的新經文,看不到明慧文章。當時我們抱著一念︰人在法在。後來收到家里同修寄來的新經文和上明慧網的方法,開始到網吧上網,這樣可以及時的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每當師父發表一篇新經文,我們都要認真的抄寫下來反復的學習、領悟,遇到比較短的經文背下來。

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意識到一定要突破這種狀態,要走出去講真相。跑出來躲避洗腦班是為什麼,不就是為了證實大法,為了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嗎?都躲起來了,那還是大法弟子嗎?于是我們買來一台二手電腦和一個舊的針式打印機,到網吧下載每日明慧,回來自己編輯真相資料打印出來,並從各種報紙、雜志及明慧上抄錄了許多通信地址,按照上面的地址寄信。寄之前對著每一封信發正念,讓信順利到達,讓收到信的人能明白真相。根據自己被迫害的經歷以及修煉以後自身的變化寫真相信寄給單位的同事。我們學著師父當年在各地傳法的樣子。準備好真相資料,一個城市一個城市的走去講真相,到親戚朋友家,把我們所能知道的親朋好友,以及同修大姐以前插隊的農村和工作過的小縣城都走訪一遍。在火車上、長途汽車上,我們兩個人配合,一個人發正念,另一個人以第三者的身份講真相,有講不到位的地方另一個補充。

師父經文《路》發表以後,我更體悟到修煉的嚴肅,修煉的路上沒有鋪好的路與順風車。我和同修大姐在一起,我的依賴心很強,總認為大姐修的好、悟的也好,經常是大姐在前面,我在後面跟著。學法中認識到自己依賴別人的心就是想搭便車,修煉沒有捷徑,就是要自己一步一個腳印的走。

因為經常換地方,所以都是到網吧上網,看明慧文章,遇到有師父經文,就想辦法找地方打印出來,但是真相資料就不好打印。我悟到要走出自己的路,在學法時師父就點化我利用網絡講真相。我們收集了大量的電子郵件地址,通過網上發真相郵件。中共對網絡封鎖逐步升級,特別是對網吧的控制越來越嚴,有時很難上去,這時我心里就開始不穩,心跳加快,有時拿鼠標的手直哆嗦。同修大姐坐在我旁邊一邊發正念,一邊鼓勵我說別急,穩住。我邊發正念邊調整自己的心態,穩定下來。在師父的加持下一次一次的突破封鎖。只要我有想去做的這顆心,師父就幫我做。一次在一個小城市網吧上網時被邪惡發現,出來後被跟蹤。我們發正念,在師父的呵護下,在惡人的眼皮底下走脫。

在一年半的流離失所生活中,面對各種環境、各種各樣的人。有明白了真相的親人保護我們的,有害怕受到牽連而趕我們走的,有不明真相的人要舉報的,還遇到黑社會為了錢要敲詐的,還有被邪惡跟蹤的,最後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化險為夷。真是嘗遍了其中的酸甜苦辣。靠著師父、靠著大量的學法、背法、靠著明慧網同修的切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後來在法理上認識到流離失所不是師父安排的路,在當時雖然有抵制邪惡的行為,但實際上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心里承認了邪惡的迫害。而在這期間,自己一直有一個不正確的念頭,認為最後肯定也會被抓。由于這不正確的一念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惡警綁架。在拘留所時也時刻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當自己正念起來的時候,師父就幫助。但是由于自己心態不穩,不能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最後被非法勞教二年,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

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回到家,經歷了流離失所和被非法勞教,家里的親人害怕我再被迫害,對我看的很緊,讓我暫時先不要再看書,自己心里也害怕,也不敢把書拿出來看,怕有人突然闖入,害怕再次被抓。但我心里放不下,總是渴望能看到師父的講法,跟上正法的程。師父看到我還有這顆心,安排同修給我送來一張光盤,里面下載了全部大法書籍和近期的明慧文章。我就在電腦上學法,看明慧上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同修每星期都給我拿來這一個星期的每日明慧。通過學法,看學員網上交流文章,怕心和身上不好的物質慢慢的又去掉一些。同時也不斷的給家人講真相,隨著自身狀態的變化,家人也不那麼害怕了。一個月後我從同修那里得到了破網軟件,又從新上到了久違了的明慧網。

學習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經文,師父要求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我試著面對面的講真相,利用買東西的時候找機會講。很多時候話到嘴邊就是張不開口,回來後又懊悔的不行。

一次去一家商店買衣服,買完後,我鼓足了勇氣對賣衣服的小姑娘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講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小姑娘听完後認真的對我說︰從來沒有人跟我講過,謝謝你。從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眾生在急切的等待著大法。我送給她一個大法護身符,讓她記住“法輪大法好”,並讓她告訴她的親朋好友。回家的路上,我感到整個身體輕飄飄,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回來後回單位上班,正趕上單位新一輪的聘任,書記安排我在傳達室,收入是全單位最低的。我時刻提醒自己是個大法弟子,無論在哪里都應該發出純正的光芒,不管什麼工作都要做好,才能體現大法弟子的風範。傳達室人來人往,我就利用這個機會向同事、學生講真相。有一個同事對我講︰我和誰都講你是個好人,我就知道你好,你說的我相信。後來悟到這也是舊勢力的迫害,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沒多久,師父安排我到另一個崗位,收入翻倍,並可以自由上網下載。由于工作之便,可以得到許多常人的電話和地址,發到明慧網供海外同修打電話講真相。

零五年七月,我們地區資料點的同修相繼被抓,我的家庭資料點從只提供幾個人使用轉入承擔起幾十人的資料工作。做資料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從買設備、買耗材到設備的維修、各種技術的突破,都在師父的看護下走過來。我負責下載、制作、打印,另一位同修負責傳遞,我們配合默契。開始只是為同修提供師父經文、大法書籍和《明慧周刊》,後來制作各種真相資料、不干膠、真相光盤、《九評》、護身符、打印真相幣等。平時我的書包里也總是放著一些真相資料,利用上下班的路上和中午休息的時間出去發資料、講真相。

隨著真相資料種類增多,數量加大,干事的心起來了,白天上班、晚上做資料,學法的時間越來越少,學法時不能入心,學法犯困,致使零七年七月再一次被邪惡鑽了空子被綁架到拘留所。剛開始時正念還比較強,不配合邪惡的任何指使,但是不能自始至終保持正念,沒能徹底否定邪惡的迫害和干擾,心態不穩,心性上有執著,怕再被非法勞教。當動了人念時,人的東西全上來了,法也想不起來了,這時警察把我叫出去對我說︰你為什麼不簽字,告訴你還勞教你兩年。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這句話一下子把我打醒了。反正怕不怕它都要勞教,就把自己交給師父了,一切師父安排。正念一起來,馬上就感覺身體中那一層物質一下子沒有了,被師父給拿掉了。法也想起來了,靜下心來找自己的執著。

我找到自己許多的執著心,還有不易覺察的色欲之心,當初發現它時沒能徹底否定,使邪惡鑽了空子。這一難也是自己求來的。雖然在這期間也采用了人的辦法,但最終還是在師父的看護下、同修的營救下,以及單位領導、家里的親人因明白真相,表現的正念很強,到派出所要人,利用常人的法律曝光邪惡的違法行為,破除了干擾。出來後,邪惡還不甘心,要我每月向派出所匯報,父母、丈夫擔心,要我去應付應付,至少第一個月去一下。在和同修交流中,我認識到這也是舊勢力的安排,全盤否定它。這以後警察再也沒有找過我。

二零零八年一月,我來到了澳洲,投入到海外大法弟子證實法中。記得第一次到同修家參加小組學法,同修家的門虛掩著,來學法的同修脫了鞋到屋里,看到這親切熟悉的一幕,心中涌現出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想起邪惡迫害之前在中國大陸集體學法時的情景,我在心里感謝師父給了我這樣的機會,發誓一定要珍惜這樣一個環境。

在海外首先面臨的就是要在各種公共場合上站出來揭露邪惡。我是個性格內向的人,平時也不太愛說話,要我站出來揭露邪惡,真的是心里很發怵,認為自己說不好。其實怕自己講不好是很強的執著自我的一顆心,就是一個私。我意識到自己的虛榮心很強,愛面子,有時明明知道是考驗,卻在躲避,怕踫,把它包的很緊,不願去觸及它。第一次同修讓我站出來發言,心里直打鼓,同修鼓勵我,一定行,這是揭露邪惡。因為需要,沒有辦法,這回是躲也躲不過去了,所以硬著頭皮也要上,我知道這是我該去這個心的時候,當抱著揭露邪惡這一念發言,思想中沒有了自己時,感覺到一種輕松。

在寬松的環境下修煉,雖然沒有了在中國大陸那種怕,但隨之而來的求安逸之心不時的往上冒,這個更不易被覺察,更容易使修煉人懈怠而毀于一旦。“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精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時刻提醒自己不要被求安逸之心毀掉。師父安排我來到澳洲,是要我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一定要珍惜這個機會修好自己,兌現史前的誓約。

十二年的風風雨雨,師父牽著我一步一步走在修煉路上,有過歡樂,有過痛苦,坎坎坷坷,跟頭把式走到今天。是師父是大法使我從一個弱不禁風的小草變成一名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修煉者。師父給予我一切,我無法回報。我深知自己與其他同修還有很大的差距,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唯有精、精再精。

層次有限,不到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向偉大的師尊合十。向可敬的同修們合十。

(二零零八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