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四.二五的幾個問題

Print
【圓明網】我是四.二五的參加者,來北美後,不少人詢問四.二五的情況,我想說幾個問題。

一、為什麼上訪?

99年4月24日我先後接了四次平時一起煉功的學員打來的電話,內容都是天津一家雜志登了何祚庥的文章污陷法輪功。天津警方抓了去講理的40多名法輪功學員,應當去中央信訪辦反應情況,促使天津警方放人。

二、為什麼要上中央上訪?

迫害法輪功並不是起源于99年,早在96年6月中宣部即指示各級批判法輪功。光明日報率先以“警鐘長鳴”的文章攻擊法輪功。之後新聞出版署禁止出版、發行、銷售法輪功書籍。公安部連續兩年,以封建迷信、“偽科學”的帽子,調查法輪功,並派人監視和“打入內部”。為此各地的公安警察早在四.二五之前已經開始收繳煉功書籍,干擾煉功。何祚庥在北京電視台攻擊法輪功。97年北京法輪功國際交流會交流材料被警方抄走。迫害活動逐步升級。法輪功學員不斷向中央和地方的各級領導寫信、面談和給媒體寫文章,反映法輪功利國利民,有利于人民身心健康的真實情況。但這未能使宣傳和公安對法輪功迫害降溫。天津警方抓人是迫害的進一步升級。已到了不向中央高層領導反應情況解決不了的地步。

法輪功學員的共同處境,促使學員都想向中央反應情況。不約而同的接到電話就去了中央信訪辦。當朱總理在中南海西門接見學員後,工作人員問誰是代表時。在場學員都舉手說自己是代表。前幾次進去的代表都是普通學員。

三、四.二五有多少人上訪?

那天從北海南門到西安門西側、府右街和以西的胡同到處是法輪功上訪學員,僅此兩處到四.二五中午即有約三萬人。因府右街午前已禁止車輛人員通行,後來的學員停留在電報大樓到西單便道上。有從火車站來的學員說,外地學員不準出站,外地學員也被公路檢查站封鎖不準進京。有兩位從鞍山來的功友說他們買不到火車票,坐出租車到北京被公路檢查站扣下車輛,只好繞道步行,再乘市區出租才到了北京上訪。中國官方承認了大大縮小的數字一萬人。其實遠不止一萬人,當時國外媒體的報導更接近實際情況。

四、上訪學員要反應什麼意見?

法輪功學員要向中央領導反應煉功後身體變好和修真善忍使人心變好的事實。要讓領導了解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使人道德回升的情況。說明法輪大法利國利民的事實。
當時反應的三點意見是︰
1. 天津警方釋放被抓的法輪功學員。
2. 給法輪功學員以寬松的煉功環境。
3. 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

五、四.二五上訪學員的表現如何?

北海到西安門是交通要道,四.二五整天交通通暢,有學員主動的配合疏導車流和人流。學員們靠馬路邊上,第一行人站著,前面留有行人便道,後面的人坐著。路窄的地方有兩行,路寬的地方有八、九行。

從中南海西門處不斷的傳來消息。第一批代表出來了,要找懂法律的學員作代表。要會見某地的代表,要找輔導站的負責人……下午四點多傳來官方消息要大家散去。可是代表們還在里面,誰也沒有動。府右街的馬路已被警察戒嚴不準車輛通過,他們手拿步話機,一會兒緊張地列隊似乎接到了應急的命令,一會兒又放松的自由行動。學員們靜靜的看著他們。到下午三點左右,有人發現天空有大法輪,不約而同的向上看,警察也跟著向天上看。法輪功學員善意地寧靜地向中央領導反應意見,是相信政府、才來申訴的。他們心靜如水是世界上最和平、最理智、最善意的上訪者。

六、四.二五學員是怎樣結束上訪的?

晚上10點左右,從中南海西門傳來消息︰代表們回來了,已向中央領導反應了學員的意見,還有意見和要求可以直接找各地的信訪辦,通過他們反應給中央。天津抓的人已全部放了,大家可以散了。學員們把自己周圍場地清理干淨,連警察丟的煙頭也拾起來。在20分鐘內全部散去。

七、一個懸案

總理當時曾問代表,他對法輪功有批文,問代表見過沒有,學員說沒有見到。對很多人來說,這一批示是被誰扣的,怎樣扣的,至今是個懸案。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