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證據的角度再論“自焚偽案”疑點

Print

【圓明網】自焚偽案發生後,被誣陷者一直在極艱苦的條件下,做著講清真相的工作──將事件中的疑點揭露出來,告訴世人;而造假者也一直在不遺余力地為圓謊大做文章。雖然目前已有的真相資料已足以將事件的真偽告知世人,但我還是想把我從錄像中看到的疑點談出來作進一步補充。

其實,從電視台播放的內容看,造謠者們手中所掌握的錄像資料肯定要比播出的內容多的多。按一般規律推斷,如果要在法律上證明一件事情的真偽,應當盡可能提供出更多與更完整的證據,它們應該把所有拍到的錄像資料都播放出來才能更有力地證明它們的觀點,而為什麼人們只看到了一些斷斷續續的鏡頭呢?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它們只想讓人們看到這些,再多就要露餡兒了。只要能把事件與法輪功聯系在一起就行。

在許多案件中我們都會看到,通過對案發現場的詳細勘察、對案發過程的詳細的分析與模擬,可以找出哪些事情是可能發生的,哪些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從而使案情大白。在“自焚偽案”中也存在著這樣的疑點。

報導中說王進東先點的火,在畫面中可以看出他與其他自焚者相隔很遠,根本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而在其他幾人的鏡頭中,我們只看到了三個人身上著火的鏡頭。這三個人從身高看是三個大人,而且從燃燒的火焰看這三個人是同時點火的,且位置較集中,可是在周圍很大範圍內並沒有看到第五個人,也就是說應該還有個小孩才對。

近日出鏡的那位王進東是否就因為曾被火災燒傷過臉部,所以被榮幸地選中做王進東第三,就不得而知。從CCTV的天安門自焚錄像片中,看到那個王進東臉部除了鼻子的三角區覆蓋了一點點白色滅火劑、頭上戴的假發套邊上的松緊帶清晰可見外,整個臉部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奇怪的是,從送到醫院去的那個王進東的臉部特寫鏡頭看,和在天安門自焚時的照片大不相同了,但兩頰的皮膚還是非常正常,沒有被燒傷。而一年後冒出來的王進東就更不相同了,不但人不是同一個了,而且兩頰、眼部、額頭都出現了二、三度的嚴重燒傷。

- 王進東整個臉和額頭都沒有燒傷,非常光滑!
- 躺在醫院里的王進東就發生變化了,大部份沒有燒傷!
- 一年後冒出來的王進東怎麼兩頰、眼部出現二、三度嚴重燒傷?

當時有人給積水潭醫院燒傷科病房打電話問這幾個人的病情,接電話的護士沖口而出的話是︰“沒事,都好好的!”這是一句沒有經過中共調教前的回答。此話是真是假,大家心里都有數。

都好好的,怎麼小思影會死了?至死都不許家人探視,而且不許她的姥姥接受記者的電話采訪?還有,據王進東本人說,他是第一個點燃火的,那麼奇怪的是,為什麼後點火的劉春玲會燒死、陳果怎麼會燒得沒有了手、面目全非,小思影燒得胳膊成了炭狀、傷重而亡?據當時的媒體透露,有的滅火器里噴出的是滅火劑,而有的滅火器里噴出的是汽油!難道有的必須死,而有的必須生?留著活口干什麼用呢?難道就為了讓他一次次上CCTV的《焦點謊談》去蒙蔽、毒害咱老百姓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天安門自焚案到底是誰導演的呢?這個王進東又是從哪里搜羅到的呢?

自從王進東第三出鏡後,很多人質疑他不是自焚的那個王進東,因為他們兩個的腦袋頂長得不一樣,這次王進東出來時就戴了一頂帽子,用來掩蓋他的頭頂形狀。

就從這些就可以看出許多疑點來。

一、按常理,孩子無論如何應該和母親在一起,特別是如此“重大”時刻。如果真有一個孩子也參加了自焚,那麼我們就要問︰孩子身上的火是誰點燃的?我們能想象一個12歲的小姑娘遠離親人,獨自一人從容地往自己身上澆上汽油再點上火嗎?

如果是媽媽給點的,那麼劉春玲是先把女兒身上的火點燃了再跑很遠去與那二個人一塊自焚;還是自己身上點著了再跑去點女兒身上的火?

二、當小思影被晾在救護車尾喊著媽媽等著拍照時(搶救人員在給新聞工作者讓出時間?搶救生命的時間不如播新聞的時間重要?)誰都會為之動容。但再想想,別說是火燒了,您遇到過孩子燙傷沒有?他會怎樣的哭喊?您能想象一個被燒傷的孩子會忍得住極大的痛苦而不緊不慢地喊媽媽嗎?

另外,能在現場出現的人物(王進東、劉春玲、劉思影)也太具有戲劇性。一個呼喊了口號(而這口號根本就是莫名其妙,與法輪功風馬牛不相及。);一個死無對證;一個最大限度地挑起了人們心中的仇恨(後也死無對證)。

如果要在法律上證明自焚案與法輪功有關,那麼所有疑點都要在法庭上予以澄清,也要允許法輪功方面陳述自己的意見,才能最終拿出結論。當听不到被指責一方的聲音的時候,能說這樣的報導是公正的嗎?

善良的中國百姓,當您有幸看到法輪功真相資料的時候,能不用心想一想孰是孰非嗎?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