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完成歷史使命
 

做好三件事 完成歷史使命

Print

【圓明網】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所有的同修好!

我是黑龍江省大慶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歲。一九九五年一月有幸得到法輪大法,並修煉至今。在此我向師尊和同修匯報一下我在證實法做好三件事中的點滴體會。我只有小學文化,文字難免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學好法

從修煉一開始我就很重視學法,因為我知道學好法才能修好自己。但現在覺得學法比以前更重要。因為現在是正法時期。師父說︰“學好法對每個大法弟子是至關重要的。因為你們和過去的任何一種修煉方式,與過去的修煉人,差異很大,是因為你們的使命很大。宇宙的法在這里傳,誰來听法?听法的生命將做哪些事情?這一切都有更重大的意義。”(《北美巡回講法》)

我從九九年七二零就開始每天學三講《轉法輪》,我想要從這麼大的巨難中走過來就得憑著大法。學法時首先克服了時間上的困難。我家是個九口之家,上有婆婆下有兒孫,我是家庭主婦,家務很繁重。白天我盡量擠時間學一些,大部份只能在晚上學。前些年每天十二點後睡覺,有時更晚些,學法時以學《轉法輪》為主,有時學師父在國外的講法、經文。在讀法時,多數時間思想靜不下來,像翻花一樣,想這想那的,我就往回拉。就這樣,法有時還會點化我,有時覺得這段法正說我的問題,有時讀著讀著忽然明白了一些,有時讀著讀著靜下來了,頭腦里啥也沒有,只是讀法,那種殊勝用語言是無法表達的。還有的時候正在氣頭上,心里忿忿不平時,學著學著突然氣恨和不平全消失了,好象剛才那個人不是我。這時我會熱淚盈眶,站在師父法像前說︰“對不起師父。”“謝謝師父!”我決心更認真學法。大約是從二零零六年初起我開始背《轉法輪》,我用了七個月時間背了十一遍《轉法輪》。在學法上我嚴格要求自己,每次出門大法書必帶。就這樣在師尊的呵護下堅持至今。

面對面講真相

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我就面對面講真相。我家住在一個新樓區,新成立的煉功點,還有新搬來的學員參加。我們一直在外面煉功。我每天拎著錄音機拿著洪法用的大橫幅和墊子在樓區里來回走。樓區里很多人都認識我。七二零以後邪惡到處抓人。開始小區人不和我說話,後來有的人問我關于法輪功的事,就給她們講真相,給她們講大法的美好,惡黨迫害佛法觸犯天理,告訴對方千萬不要參與迫害。

七月二十二日我到省城上訪被抓。被當地派出所接回來。這中間我接觸了一些片警和警察,都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還經常到我家干擾。我家從來是叫門就開,讓他屋給他面對面的講真相。片警經常換人,這十年換了七、八個了,不管誰來都給他講真相。

我兩次去天安門證實法。一次講真相被抓,中間接觸了北京的、外地的、本地的警察,還有當官的、當兵的武警,也都面對面的給他們講真相。還有關押我的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拘留所等等,凡是能接觸到的這些人我都講。只是對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方法。

零三年在一個鬧市區講真相被抓,那是在一個大商場附近,正是晚上下班時間,人多車也多。惡警在馬路這邊抓我,警車卻停在公路對面,警察來回的過,把整個大馬路都堵塞了,兩邊車都走不了,而且人越來越多,看上去像有幾千人了。這時我正在給近處圍觀的人講真相。從他們的表情看都在認真听,我感受到他們內心的認可。當我抬頭一看,哇!這麼多人啊!我心想,師父您在幫我啊,您讓這麼多人來听弟子講真相,請師父加持我!于是我大聲喊︰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信仰無罪!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是綁架我的人在犯法。迫害大法遭惡報,善待大法得福報。警察把我往馬路那邊拖,我用力挺住不走,我要給人們多講點。這時他們用力一推,正好把我推到馬路中間。我站在那里舉起雙臂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有罪,支持大法有功!善待大法得福報。請千萬記住!千萬記住啊!”

零五年我開始全面講真相勸“三退”。事先我自己先多听多看《九評》和各種資料,那時和陌生人講的少。主要是給家人、親友、同事、熟人講。我利用各種形式,各種話題。給家人講,他們從不理解到理解,畢竟他們知道的真相多一些,過了一段時間以後都退出來了。給親友講,利用節假日,串門訪友集會等方式。開始有難度。一次我弟弟、妹妹共七家十幾人一起集會(他們多數是黨團員),在坐車去飯店的路上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他們不理解還說一些難听的話,什麼你是反革命,你丟人,再也不認你這個姐姐之類,再說什麼也不听了。到了飯店他們上了二樓,我坐在一樓沙發上哭,想到為他們好他們卻對我這樣,我很傷心,這時妹妹下來非要讓我上樓。回家後坐下來靜心向內找,發生這事不會是偶然的,是沖我哪顆心來的呢?我當時的表現就是傷心落淚,這不是情嗎,帶著這麼重的情能救人嗎,帶著情講真相能有法的力量嗎?現在是放下親情的時候了。師父說︰“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轉法輪》)這個情不是我,是後天形成的觀念,不要它。以後也不想這些了,放下了。後來他們就都退了,連他們的親屬都退了。

我的兩位表姨在外市住,趕上大表姨夫過八十大壽請我參加,大姨大姨夫都參加過抗戰。大姨夫是省級干部,因沒去過他家,他對我不熟悉。我在壽宴上給他唱了支歌。這回就都認識我了,對我非常熱情。我找機會給他們分別講“三退”,兩位姨家和來祝壽的其他親屬,共退了四十多人。兩個姨和姨夫全退了。我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還送給他們真相護身符,他們都高興的接受了。

我丈夫家兄弟姊妹十人,因為婆婆在我家,他們經常來看望,都知道大法好。婆婆修煉後,身體好了,他們更相信了。來了一講就退,先退的還做後退的工作,結果全退了。連他們的親屬都退了。

單位的同事誰家的孩子結婚上大學通知我去我就勸“三退”。一次一桌十幾個人,我給他們講完都願意“三退”,自己找筆紙寫上名字交給我,其它桌也退了二十多人,其中包括兩位科長。

我們小區有位女士住的離我家不遠。“上邊”讓她看著我,有時我去買菜她也跟著我。干脆我就給她講“三退”,經常給她講,不久她見到我時把自己的黨、團、隊都退了。她告訴我她也看《轉法輪》了。

我家樓上鄰居女兒得了子宮瘤,念“法輪大法好”瘤子沒了,去醫院檢查全沒了。她向我要大法資料自己出去發,要回報大法。她的全家人全做了“三退”。過了一段時間她又給了我一個名單,說這是她的親屬的“三退”名單。她也參加勸“三退”了。

我經常向內找為什麼和陌生人講真相少?找出了怕心、求心、爭斗心、歡喜心等等,這些人心都是講真相的障礙。“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要使人發生變化、要能救了這個人,你就不能觸動人的負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決問題,才能把那個人救了。”(《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講真相不退的人那就是他們負面的因素被觸動了。必須多找自己,修自己,不斷去掉執著才有善心,慈悲心。現在我的執著少了,“三退”數量增加了。

現在走到哪講到哪。每天二、三十人,少則五人。以後勸退的會越來越多。

發正念

發正念是師父給我們的神通,讓我們用來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用的。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發正念是其中一項。三項缺一不可,要想做好三件事必須發好正念。

我以前發正念總認為效果不明顯,所以不太重視,正念倒也不少發,就是思想不集中,一立掌手就變形,有時還犯困,講真相時踫到不理解的不但不退還說不好的話,我就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他馬上變了一個人一樣,再往下講就同意了。一次在市場踫到一個賣貨的人,他看我跟誰講三退他就搗亂,非得買他的東西。第一次沒理他,第二次我想為了救他,勸他三退,就買了他的東西,把他的少先隊退了。第三次他又來搗亂,說不買他東西他就撥打“110”,並把手機拿了出來。于是我站在他跟前發正念,他好象不那麼堅持了,跟他講迫害大法弟子要遭報應的,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他接受了。我體悟到正念的力量。

現在我發正念精力很集中,每天發十多次正念。走路,坐車都發正念。有人的地方,邪惡集中的地方路過就發正念。

在證實法和做好三件事中,走的每一步遇到的每件事情,都是暴露和去掉執著的過程。不論遇到任何事情我都不斷的找出自己的執著,師父就不斷的給我去掉它。我由衷的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沒有師父的慈悲的呵護就沒有我今天的一切。

我們大法弟子能從腥風血雨的巨難中走到今天,完全靠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領航,師恩浩蕩。

我現在還有很多不足與人心,但請師父放心,在這萬古機緣助師正法的修煉路上,在這正法的最後一步,最後的時刻,我要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越最後越精。在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更加努力實修,修好自己,圓滿隨師還。

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向海內外同修雙手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