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洛杉磯中領館前吁關注被押親人(圖)

Print

【圓明網】美國國會以壓倒多數通過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的605號決議、谷歌宣布停止對“谷歌中國”搜索服務的“過濾審查”,並將搜索服務由中國內地轉至香港,這一系列事件令美國民眾的目光再次聚焦中國人權。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洛杉磯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舉辦集會,抗議中共持續迫害法輪功,並呼吁國際社會關注他們因修煉法輪功而在中國被非法關押的親屬。

3月25日,法輪功學員在洛杉磯中領館前抗議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並呼吁營救被非法關押的親屬。

張軼淵為母親妹妹呼吁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審美牙科中心助理主任張軼淵說,他的母親李耀華和妹妹張軼博在去年六月被上海警察非法抓捕後,于十天前在上海市徐匯區法院通過兩名正義律師張傳利和韓志廣做庭上辯護。律師堅持“修煉法輪功不違反憲法”,同時質疑警方所謂的“證據”的合法性,理直氣壯地為當事人做了無罪辯護。

法輪功學員、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牙科中心助理主任張軼淵呼吁營救母親李耀華和妹妹張軼博。
張軼淵的母親李耀華
張軼淵的妹妹張軼博

現年六十三歲的香港籍法輪功學員李華年輕時體弱多病,脊椎骨先天性呈S型,經常疼痛,病情嚴重時會下肢局部癱瘓,不能行走。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全身病痛全部消失了。由于切身體會大法修煉的超常與神奇,她一直謹持法理堅持修煉。

張軼淵的妹妹張軼博,大學畢業,今年二十九歲。在外資企業擔任財務經理,能力受公司老板的肯定。但自小單薄瘦弱,患有胃病。看到母親修煉大法後健康狀況明顯改善,她驚嘆于大法的神奇,也開始學法煉功。健康情況馬上改善,個性上也變得比較寬厚。與同事和下屬間的相處變得比以前融洽。母女二人由于散發真相資料被人跟蹤。 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晚間,田林派出所強行闖入家中,將二人綁架。

張軼淵說︰“在中共的迫害下,母親身體非常虛弱,在法庭上連續站立二三分鐘就要倒下,為此律師多次提出取保候審的要求,中共的司法機構都不予理會。”

張軼淵表示,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願意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他更要繼續向國際社會和媒體暴露中共,讓全世界人都知道它對對法輪功的迫害。

田璐呼吁營救丈夫及正義律師王永航

來自中國遼寧省大連市的田璐,呼吁營救在大陸被非法判刑的丈夫叢日旭和律師王永航。她說︰“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我和先生叢日旭在大連甘井子區香周路附近粘貼‘法輪大法好’等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三個便衣警察將我們綁架到大連甘井子分局刑偵大隊進行審訊。當晚我被非法關押于大連市看守所。在經歷了三十一天牢獄之災後,我被無罪釋放,先生卻被大連甘井子法院羅織罪名非法判刑三年。更有甚者,為丈夫做無罪辯護的律師王永航遭到非法判刑七年。”

來自中國大連的田璐,呼吁營救在大陸被非法判刑的丈夫叢日旭和律師王永航。
田璐的丈夫叢日旭
為叢日旭辯護的律師王永航

她回憶在看守所的三十一天里,五次被非法提審。提審時,惡警扇她耳光,還強迫威脅她替中共做特務,在被嚴詞拒絕後,又威脅將她送至位于沈陽、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邪惡的中共看她是研究生畢業,就讓高學歷的警察繼續找她談話,在她正義堅持下,對方最終未能得逞。被釋放時,田璐因絕食抗議,身體在一個月里消瘦了二十斤。
通過親友的幫助,田璐逃出中國大陸,從新加坡輾轉來到美國。她要求中共無條件釋放丈夫叢日旭和律師王永航。

田璐介紹,在被抓前,叢日旭在大連文都考研培訓學校擔任校長助理,他在工作單位中是一名優秀的員工,在社會上贏得朋友的喜愛,在家庭中他又是一個好兒子、好丈夫。他于二零零五年七月畢業于遼寧工程技術大學新聞學專業,隨後參加“支援西部建設志願者”活動一年,于青海省門源縣科技文化局擔任文秘職務。由于他工作出色,人品又好,文化局領導對他多次挽留,同時他還獲得國家頒發的“杰出志願者”證書。

王永航是繼高智晟律師之後的又一個敢為法輪功說話的正義律師,也是被非法判刑最重的律師。此前,王永航律師先後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了“致中國最高司法機關”的信件等七篇文章,二零零八年他發表“致胡溫的公開信”,指出以刑法“300條”強加法輪功學員罪名違法違憲。並從法律的角度、從犯罪構成四個要素上,分析了當前中國法律框架範圍內以該款強加給法輪功學員的罪名是不成立的,提出這項罪名的本身就是違背法律原則,要求最高司法機關認清問題的嚴重性,立即糾正自己的錯誤,釋放自一九九九年以來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信仰者。

王瀟講述父親與弟弟的遭遇

另一位做項目工程師的南加州居民王瀟為她的父親王佔所和弟弟王俠呼吁。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晚,王瀟的父親王佔所、母親宋吉玲和弟弟王俠全家被山東省青島市“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青島市公安局黃島分局及其下屬長江路派出所十余名警察從家中綁架至青島市黃島區長江路派出所,並非法抄走電腦、打印機等物品。

南加居民、項目工程師王瀟呼吁營救她的父親王佔所和弟弟王俠。
王瀟的父親王佔所和母親宋吉玲
王瀟的弟弟王俠

幾天後,黃島分局發出拘留通知,以“涉嫌組織利用××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之名將王佔所和王俠從派出所轉往青黃島區看守所非法拘留。母親宋吉玲則因檢查出高血壓而被轉押在黃島開發區第一人民醫院,十天後被釋放。父親王佔所和弟弟王俠至今仍被關押在青島市黃島區看守所。

王瀟說︰“我父親是原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七師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現山東省青島市經濟開發區恆信通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在公檢司法系統工作三十余年,精通法律,且為人正直,從不收受賄賂。在當今這個司法腐敗,權錢交易盛行,無數暗箱操作的中國是難得一見的清官、好官。”

她強調在上個星期的三月十六日,美國國會以四百一十二票贊成,一票反對的壓倒性票數通過了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六零五號決議案,並呼吁世界上各個正義國家站出來共同制止這場迫害,“隨著我們大家的共同努力,我們一定能徹底制止這場迫害,讓這群好人早日獲得自由!”

孟潔呼吁關注姨母和表弟的安全

另一位來自中國遼寧省大連市的法輪功學員孟潔說,在過去的十年間,她在中國被非法拘留兩次、勞教一年,為了躲避當地警察的騷擾,背井離鄉外出打工謀生,生活在無時不有的監控和危險中,父母也曾遭到非法拘禁。

來自大連的法輪功學員孟潔呼吁營救姨母和表弟
孟潔的姨母尚曉麗和表弟謝宇的合影,及中共非法逮捕他們的通知書。

“今天,我能夠站在這里,我的心情是放松的。因為在美國這片以信仰自由為立國之本的土地上,我終于卸下了那份背負了十年之久的沉重……然而,站在這里,我的心情又是沉重的,因為我的姨母尚曉麗和她的兒子、我的表弟謝宇目前仍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看守所里已六個月有余。”孟潔介紹,她的表弟謝宇今年才二十八歲,是大連奧拓機車有限公司的職工,因在QQ(中國大陸很普及的即使上網聊天軟件)上與同學談及法輪功真相,被大連市富國街派出所警察在去年九月從單位綁架。警察當天闖入謝家抄家時將謝母尚曉麗也綁架走。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大連市沙河口區法院對尚曉麗、謝宇非法開庭,辯護律師從法律條款到事實陳列有理有據,要求無罪釋放母子二人。法官無言以對,草草休庭。但至今,法院既不宣判,也不放人。

孟潔說由于她本人所遭受到的肉體和精神折磨,因此為姨母尚曉麗和表弟謝宇的生命和健康擔憂,希望民眾和國際社會關注他們的安全。

董欣華講述家人遭迫害經歷

另一位洛杉磯居民董欣華由朋友代讀了她一家遭受迫害的經歷。

董欣華的弟弟董怡然原為沈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技術處工程師。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後,其單位為逼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功,曾經兩次將他非法關在警犬大隊和單位所在地,搞所謂的“隔離審查”。並于一九九九年九月將他非法開除公職。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五年中董怡然在曾經兩次被非法勞教二年和二年半。其間,董怡然曾經二十四天被強制剝奪正常睡眠,腿腳被迫害的腫脹,不能穿上鞋子。在派出所期間被惡警所長宋鐵軍踢得半邊臉烏青、眼楮瘀血,面部腫脹。當時正值臘月二十九,氣溫達到零下25°,惡警拿涼水從董怡然頭頂往身下澆,然後將窗戶大開,同時打開電扇對準董怡然吹風。期間一年多不許家人探視。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董怡然再次被東陵區前進派出所綁架,現在被非法關押于東陵公安分局看守所。

董欣華的哥哥董欣然,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沈陽市機車車輛廠非法開除公職,多次被非法關入洗腦班、精神病院、勞教所、監獄迫害。現在不能行動,生活不能自理,一切都需要家人照料。

董欣華的母親也曾經被多次綁架到洗腦班,並被開除邪黨黨籍。其單位、社區、派出所人員輪番的到家中,過年期間更甚,每天社區都派兩個人進行騷擾。二零零七年所居住的房子被強行野蠻拆遷、砸毀。在常年各種壓力下董母于二零零八年不幸離世。

董欣華表示︰一個原本善良幸福的家庭,一個個只為了做好人的人,為了告訴人們事情真相,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這樣的事情在中國大陸屢見不鮮。她希望法輪功學員為堅守真、善、忍信仰所承受的苦難能及時喚醒被邪黨蒙蔽的世人,更告誡“六一零”組織的人員為自己的未來考慮,為自己留條後路,不要再繼續迫害善良百姓。

集會的組織者之一、洛杉磯法輪大法協會負責人李有甫表示,在當前全世界大社會背景下,如美國國會通過605號決議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谷歌為維護言論自由退出中國市場,全球最大域名注冊商美國GoDaddy公司也表示不再提供中文網頁域名,全世界引起了對中國人權和言論自由的極大關注。他說︰“我們想告訴中共政權內部的執法人員︰為自己的道德良知、為拯救自己的未來,你們必須要覺醒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