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者論壇

配合 | 向内找 | 病业 | 色欲 | 其它 | 家庭

  • 我對“江澤民為什麼迫害法輪功?”一文的看法

    正巧我剛剛讀了師父的對記者談話、上述經文就踫到了這篇文章。所以感到還是指出來,因為類似問題不搞明白,容易被以後的學員文章中繼續錯誤借用引用。
  • 正念的威力源于對大法堅不可摧的信念

    自從全體大法弟子定時發正念鏟除邪惡以來,很長時間我都沒有感覺到許多同修在正念除惡時感覺到的那種無比強大的威力,從而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具有清除邪惡的能力。然而同修們的奇跡極大的鼓舞著我,激勵著我堅持那樣去做。
  • 佛法的超科學

    當我在山上向那位高人詢問有關特異功能的種種現象時,那位高人用示範顯示給我看,瞬間的時間,讓我破了懸在心上30多年之久的謎,讓我真正領悟了老子的 “足不出戶,知天下事”的真正內涵,讓我在那個層次上一下明白了現代科學在人體這個小宇宙領域里顯得多渺小,簡單低能.
  • “真”之對話

    “真善忍”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是人類應該遵循的行動準則。一個政府把遵循“真善忍”稱為“邪”,從而進行打擊和鏟除,這個政府把自己擺在了什位置上?將把人民帶向何方?“真善忍”無存,人為何人?社會將何樣?
  • 人的表面這層殼

    我再一次感受到,其實任何自己覺得對自己好的、有益的,都是自己在局限自己。唯有打開舊有的思維方式,我們才能跳出來,才能看清這一切,方能更接近真善忍。當我們用自己的觀念去套周圍的一切的時候,我們就被自己套住了。
  • 正信正念法中來

    我和一群人包括幾位學法時專摳字眼的知識分子,都泡在一個齊腰的泥坑中爭論著什。這時從灰蒙蒙的天空伸下來一部梯子,周圍一些沒文化的立即抓著梯子、括掉身上的污泥就往上爬,而這群“專家” 們卻開始爭論梯子是干什的,上面是什,誰放的,等等,就是沒人往上爬。
  • 壯烈行-送袁江

    一別五年,我于今年五月又見了袁江。當時,他因遭“通緝”,而被迫流離失所,時時有被捕的危險。但他不為所動,披星戴月、風餐露宿地輾轉在中南、西北、邊疆等地,發揮著獨有的專業特長,為正法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 大陸善良百姓︰這社會已經是黑白顛倒了

    一位在醫院工作的辦事員,去找修大法的醫生治牙。同事告訴她︰“因為制作真相材料被公安帶走了。”這位辦事員發出了這樣的感嘆︰“唉!又有一位好人遭難,這社會已經是黑白顛倒了。”
  • 護法神贊-獻給上天安門的三十六位大法學員

    十二國三十六人,齊齊來到天安門。一聲法輪大法好,驚天動地泣鬼神。
  • 玄中悟,關于“名”的故事

    這位老學員講完他的故事就走了,卻給我留下了心靈的震撼,留下了思考和愧疚︰自己為了一個英文名字還和兒子過不去,人覺之差別真是處處可見啊。當決定回去向兒子道歉的瞬間,我感到了修煉的幸福、法的偉大和師尊無處不在的慈悲。
  • 關于除惡

    大法弟子的除惡完全是出于純善,是出于對法、對眾生和對自己修煉的負責。近來有少數學員把在生活中、社會上遇到的矛盾與阻力統統當成魔,發念清除,而忽略了個人修煉必須的向內找及提高心性的重要因素。這種心不僅很容易被魔利用,起到破壞大法聲譽的作用,而且會直接干擾正法的有序安排。
  • 堂堂正正正法,在魔難中提高

    走出來苦不苦?肯定苦。但是我們千萬年的等待不就是為大法而來的嗎?想一想師父為渡我們而遭的無數的罪都沒有覺得苦,這一點苦又算得了什麼呢?何況我們有師父呵護,有大法融煉著,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 再放名利情

    在現一階段有許多大法弟子因正法的需要而挑起了向媒體、向公眾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擔子。從而有許多弟子成了名人,或經常在公開場合露面。這種情況下,我想一定要時時保持正念,這一切是為了證實大法而做的,決不是為了個人的什麼。
  • 煉功動作中的反復提高

    其實,煉功動作也一樣。講動作的“大圓滿法”與教功錄象帶,我們也只有反復看,才能悟到怎麼做才是真正標準動作。
  • 西人大法弟子在北京向警察講真相的故事

    警察這時已不那麼戒備了,問起師父的情況,用中國媒體的謠言提問。澤農說︰“你跟他講過話嗎?警察回答沒有。澤農說︰“我跟他講過話,他從來不說不好東西,他是非常好的人。”警察看著他真誠的眼神和那麼努力的講漢語,听他講的一切也都讓人願意相信,不說話了。


  • 頁面 | [-100] | [-10] | 1 | ... | 739 | 740 | 741 | 742 | 743 | 744 | 745 | ... | 765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