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沈默︰魚目能不能混珠

    現在為了防止香港成為“顛覆中央政府的基地”,香港的電話竊听率和郵件失蹤率將會直線上升,直追大陸。香港人民的言論自由、通訊自由、和平示威的權利等當然也無法得到保障,所謂“五十年不變”也只是個殘酷的謊言。這真是“桔生淮南則為桔,生于淮北則為枳。”香港這顆東方明珠僅回歸五年便幾乎成了魚目,只是在世人面前它還能魚目混珠到幾時?
  • 華雲︰陪了名聲又交錢?

    香港特區司法機構發言人表示,已收到被定罪的16名法輪功成員的罰款。外電報道說,一名未透露身份的人替這些法輪功成員繳交了罰款。美聯社引述法輪功組織香港發言人表示,她本人與這16名成員不知道付錢人的身份,她接觸過的其他法輪功成員也不知道誰付了罰款。這名法輪功發言人表示,16名被定罪的成員仍然繼續上訴,因為他們覺得判決是不公平的。
  • 江氏暴政害天理 江水暴漲狂濤起

    中國古人究天人之際,認為大規模的天災往往源于當權者的貪腐和暴虐,這種認識在當時普遍為社會所認同。大災之年,諫官往往直斥當權者的過錯,而當權者也常常下罪己詔向上天和萬民請罪。
  • 制止江澤民獨裁政權操控媒體危害人類

    江澤民獨裁政權三年來在中國及全世界造謠詆毀法輪功,並企圖利用海外使領館操縱海外中文媒體、把對法輪功的誹謗延伸到海外,這是第一次在海外被海外媒體專門管理機構宣布違反有關規定;這標志著西方傳媒對江澤民集團造謠新聞危害性的覺察,也將是今後抵制江氏集團對海內外華人及西方族裔人民的欺騙的開始。
  • 民謠︰神州天災警世人

    滾滾江水滔天來,神州大地多天災。沙塵遍地蝗蟲跳,盛夏飛雪灑江淮。道德敗壞天降罪,江氏作惡民受害。人行不義神知道,善惡必報天理在。
  • 勸善歌

    大法自我東土傳 洪傳神州有十年教人歸真修純善 純淨無私返本源不求你錢不求憐 為喚你心一正念只要對法無偏見 你便得救前程燦
  • 大陸各地夏日飛雪示奇冤

    其實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有它的原因。歷史上一直流傳著竇娥奇冤,六月飛雪的故事。自古以來我們的祖先也相信善惡有報。當人的道德敗壞,奸臣當道之時,國家和人民就會面臨著上天的告誡。
  • 七旬老人修大法得福報 遇車禍七處傷口二日愈

    其實我身上明顯的有七處傷,頭頂側部有一三角肉皮翻開,流著血;胳膊肘、膝蓋和胯部都腫得老高。我說︰“我們煉功人,一切損失包括雞蛋不會管你要一分錢。”接著我給他講真相,講到天安門自焚偽案。最後我說︰“通過今天這件事,我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你了解真相,做一個好人,這對你比什麼都珍貴。
  • 香港,我為你哭泣!

    香港,我為你哭泣!透過鐵鑄的圍欄我看到東方之珠風采浪漫不再依然
  • 談談愛國主義

    愛國應當是愛人民,使人民真正受益。第一是告訴人民身心健康的方法,第二是告知人民要知禮守德。愛國是要實實在在地為人民而想,並且能夠真正地幫助人民解脫疾苦,明白行善積德的道理。假愛國者常常是把愛國當作一個政治口號來籠絡民心,蒙騙民眾,甚至把愛國一詞當作政治狼牙棒,專門打擊那些不符合假愛國主義者心意的真愛國者。
  • 中國領事先生“忘了這里是俄羅斯,而不是江澤民獨裁統治下的中國!”

    當記者接著問他︰“既然你拿不出具體的法律依據,你是不是已經承認,在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是非法的!”他根本無法回答記者的問題,于是他擺出一副無賴的架勢,拿出早已寫好的稿子教訓起我們俄羅斯人來了,說什麼“你們應該...”如何如何。正像記者評論的那樣“陳一初先生忘了這里是俄羅斯,而不是江澤民獨裁統治下的中國!”
  • 一封致中國網警的公開信

    你們,作為中國政府雇用的網絡技術人員,在封鎖世界各地傳向中國的網絡信息時,不知想過沒有,後人將如何看你們現在的工作?不妨直說吧,我的第一聯想就是當年守護柏林牆的東德衛兵。網開一面,未來天地自然寬。而倘能若此,你也就拯救了自己的靈魂,直面了你的良知,獲得了精神的坦然和寧靜。
  • 機緣

    密宗老師在我得法半年後往生。如今回憶往事,把事情串連起來,原來他那時早已知道李洪志師父在傳法了,離開人世前,才急著叫我一定要買這棟房子,否則我也不會搭38路公車上下班而得法了。三年多前,只有38和22路公車上有大法廣告。
  • 大陸一作者發表聲明承認編造假新聞栽贓法輪功

    湖南省郴州市發生一起捏造事實污蔑法輪功事件。《郴州日報》2002年7月6日題為《痴迷“法輪功”喪命》的新聞經查實全系作者彭衛捏造的謊言。被揭露事實後的彭衛于7月8日在該報綜合新聞欄目公開發表了道歉聲明。
  • 秦朝法官、南宋法官、香港法官︰指鹿為馬的判決

    兩千多年前的秦朝有一個叫趙高的閹人。趙高又害死了丞相李斯,自己當上了丞相,權力比二世還要大。有一天他告訴二世說要進獻一匹馬,二世一看,說︰這是一頭鹿呀。趙高硬說是馬。于是二世就反復問左右侍臣,最後有幾個大膽的人鼓足勇氣說是鹿,結果這些人後來都被法官趙高判為死罪。


  • 頁面 | [-100] | [-10] | 1 | ... | 485 | 486 | 487 | 488 | 489 | 490 | 491 | ... | 518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