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中國民主黨人士︰誰是邪教?!

    由于中共腐敗所導致的社會矛盾激化,大批大批的工人下崗失業,社會貧富懸殊日趨嚴重,全國各地出現游行示威、抗議請願,中共處于極深的危機之中。為了轉移方向,讓人民將原本發泄在江澤民頭上的憤怒與不滿轉移到法輪功頭上,尋找替罪羊,以圖金蟬脫殼,擺脫困境,這是中共慣用的拿手好戲。
  • 瑞士法輪功協會7月20日致中國駐瑞士大使的一封信(譯文)

    到今天為止,這一不公正和殘酷的鎮壓已長達三周年,並繼續猖獗。而您,作為中國的代表,我們找您以表達我們的不滿。這一鎮壓行為使得貴國陷入重大困境和暴力之中,而法輪功學員只不過是要修心養性。該鎮壓使得一個擁有悠久燦爛歷史的國家和民族蒙辱。
  • 從《晏子使楚》想到的--寫給精神封鎖下的人們

    如今,法輪大法在世界各國都被尊重,而在中國大陸獨被誣蔑為XX。是中國大陸水土善生邪嗎?非也,只因江氏為顯示個人權威,強行假造出個大帽子。反右派、大躍進、文化大革命,曾有多少好人被打成壞人,在江的專制獨裁下,人整人的鬧劇繼續重演。然而,正邪善惡將會大白于天下的。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開傳于中國,迅速傳遍全球。
  • 江澤民是踐踏國際法的慣犯

    人類在走向更加文明的同時,應該享受更廣泛的人權,這是一切民主法制國家和文明社會的象征。然而,中國一些當權小人天天喊民主法制,卻在拼命加強自己的獨裁統治,天天標榜建設文明社會,卻在迫害老百姓的罪惡中反而把國家帶向野蠻與黑暗。
  • 一位母親的心聲︰還我兒子!

    “是非善惡顛倒顛,好人喊冤丟進監。宣傳機器由他管,顛倒黑白由他宣。一聲令下往下壓,整了好人千千萬。壞人橫行他不管,搶劫殺人很平凡。為了私欲害百姓,逼得公安團團轉。貪污腐化整國家,吃喝嫖賭耍得歡,又有誰來把他管。”
  • 本次人類文明黑暗之最──江澤民的國家恐怖主義

    江澤民在一次重要的工作會議上說,“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以後利用打擊法輪功的經驗,可以有效的運用于其他氣功組織。”江澤民企圖利用法輪功修煉人的真善忍,達到它推行邪惡的目的。它凶機畢露的講話是其國家恐怖主義的宣言,至此,本次人類文明最黑暗的一頁在中國掀開了帷幕。
  • 從金蟬子被貶看謗佛謗法的罪之大

    金蟬子輕慢的只是如來法,還不是宇宙的根本大法;金蟬子還沒有謗法、謗佛就要經歷這麼多的劫難。那麼要是輕慢宇宙根本大法、毀謗宇宙大法、毀謗主佛那罪該多大。
  • 修煉之前不識字 修煉之後詩言志

    我原是一字不識的文盲,是大法的神奇改變了我,讀了《轉法輪》後,我神奇般地能認字和寫字了。在被拘留期間,我寫下了這封粗淺的信以表達我得法受益的心聲。
  • 歷經三年苦難 鑄就永恆輝煌

    在過去短暫而又漫長的三年里,歷史見證了太多的苦難,歷史見證了太多的輝煌。邪惡雖然還在逞凶,但其末日已經臨近。大法弟子將更加深入細致全面地講清真相,揭露邪惡,迎接法正人間偉大時刻的到來。
  • 扼殺良知與鎮壓法輪功 

    這是一場針對道德正在提升的人群的鎮壓,一場針對能為人類新生帶來希望的鎮壓,是沖著人類最本質的良知而來的。其意圖是最邪惡的,旨在摧毀人類最本質的、賴以生存的道德規範。失去了它,人們也就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權力,將會在不斷墮落中毀滅。
  • 包谷︰為民眾的信仰權辯護--紀念法輪功信仰遭公開鎮壓三周年

    中國江政府在1999年夏天宣布公開鎮壓法輪功信仰,至今三周年了。在這三年里,其動用了它壟斷的一切手段,使用了國家機器的所有功能,從肉體上限制和消滅法輪功信眾,在輿論上詆毀和搞臭法輪功信仰,脅迫全國所有的人來反對法輪功信仰,甚至動用了國家所擁有的外交資源,誘迫外國政府來圍堵法輪功信眾。
  • 大家一起來制止江澤民集團對真善忍的迫害

    2002年7月20日,是江澤民政權血腥迫害法輪功整整三年的日子。江澤民集團出于妒忌和對失去權利的病態恐懼發起的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從1999年7月20日以來的三年中,耗費巨資,把中國國家經濟建設和維護真正社會穩定的資金抽調挪用,收買特務、刺激暴徒、鼓勵告密、大建集中營。
  • 修煉人的姻緣故事

    後來他問我需不需要像別人那樣,找個浪漫的餐廳正式求婚,我說︰「不用了,我覺得在聯合國廣場前求婚好特別喔!」我在想…我是不是全世界唯一在日內瓦那廣場上被求婚的女孩呢?而且是在兩人一起為了正義公理而盡力時共同決定終身大事,這真的好有意義!
  • 好人沉冤天地怒 神州處處似火爐

    連日持續大範圍的高溫天氣讓人們嘗到了“七月流火”的滋味,河北、山東、上海等中東部地區的最高溫度都達36度以上......天府早報消息,連日來,成都警察冒著酷暑“作業”,先後有近300人出現中暑現象。
  • 天怒昭示的三年︰罕見高溫年年七月襲擊北京

    遭受酷熱煎熬的北京人大概會記起1999年7月。在7月20日前後,出現了歷史上罕見的持續高溫酷熱天氣。尤其7月20日以後,溫度立即飆升到40℃以上,24日至25日出現了難以置信的42.2℃。從1743年(清乾隆八年)由居京的法國傳教土開始了中國氣象史上用溫度表記錄溫度以來,北京的溫度一直有詳細記錄。42.2℃是這250多年中歷史記錄中的最高溫度!


  • 頁面 | [-100] | [-10] | 1 | ... | 487 | 488 | 489 | 490 | 491 | 492 | 493 | ... | 514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