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欧洲法会

  • 在做大紀元銷售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有好幾次感受到師父的鼓勵和慈悲呵護,在我們屢屢遭受拒絕的時候忽然從天上掉下來一個約見。有一次我們跑了一整天,沒遇到一個負責人,正郁悶著呢,一個鑽石店的老板看到我們,把我們叫到他的店里,馬上就說,告訴我多少錢,我現在就要做。
  • 英國︰學好法,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修好自己

  • 羅馬尼亞︰用正念解決時間不足的問題 (譯文)

    從那時起,我很想讓人們看到並了解帶來這些法理的大法是什麼。這些年來,我有幸參加了一些項目,如︰圓明網,翻譯師父的講法,神韻,大紀元及其它一些項目。每天我都得學法,發正念,擠時間煉功和做一些其它的事。有時,感到時間真的不夠用。
  • 德國︰感謝師尊給我參與神韻的機會

    把神韻先帶給主流社會是師父要的。我們想,扶輪社的成員,銀行董事,公司業主,律師,醫生,劇院老板,等等,都是主流社會的人。我就毫不猶豫地發郵件,打電話,並走訪扶輪社的負責人。三個月內拿到了十幾個演講機會,演講效果很好。不少人當場也買了神韻票。
  • 奧地利︰此篇用五年時間完成的修煉心得(譯文)

    我感覺到了一直以來緊緊裹著我的色欲這個物質從我身上去掉了,我一直認為不能克服的家庭矛盾也化解了。我親身體會到參與神韻是神聖的,這樣的機會也是非常珍貴貴的。當我們真心做了,我們就建立了自己的威德,從而那些我們認為不能夠解開的結都可以得到善解。
  • 比利時︰多學法,過好心性關

    當我堅定的排除干擾、難中救人時,師父給予了我巨大的鼓勵。無意中我看到師父的大法像慈悲的對我笑,那一刻我驚呆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自從我身體出現魔難後,認為自己修的太差了,幾乎絕望了,所以一直不敢看師父。弟子從心底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 挪威︰在打電話,救眾生的過程中修好自己

    來到挪威後,從剛開始抱著為被關押同修減輕壓力的心,給相關的警察打電話,到加入勸三退的電話平台,勸他們退出中共邪黨、團、隊,在到一年前加入營救同修的電話平台,給司法機構和六一零的人員打電話營救被關押的同修和救度那些迫害者,打電話成了我日常講真相和修煉的主要形式。
  • 塞爾維亞︰向學校介紹法輪大法(譯文)

    我們借此機會給她講述了我們對大法的理解,宇宙的本性是善良的,人在開始產生的時候也是善良的。我們解釋了什麼是真-善-忍。她听得眼楮發光,興奮地說︰“哦,我認為這是緣份注定的!你們不是為你們自己而做,你是為我們而來的。我非常感激!”
  • 俄羅斯︰講真相的根本目地是救度眾生(譯文)

    我發完了資料,也沒有喝咖啡的願望,于是決定離開。這時我看見在一個報刊桌上有一本不知是誰丟在那里的俄文《九評》。當我伸手去拿這本書的時候,眼光正好和那位蒙古外交官的眼光相遇了,于是直接把書給了他。蒙古外交官高興地拿走了書。我在心里說︰謝謝師父讓有緣人有機會了解真相!
  • 比利時︰在做大紀元銷售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我對自己說,對同修的觀念和意見有什麼難放下的?!這個時候還不消去與同修間的間隔,這不是讓舊勢力高興,讓師父難過嗎!當我下決心要消去我們之間的間隔後,我發現她也變了,她在主動協調事情,幫我分擔。再見面的時候,明顯感到我們之間的那個間隔消失了。
  • 希臘︰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譯文)

    突然一個念頭在我腦海里出現︰我是修煉人,不是一個常人。事情絕非偶然,這是修煉。我立即停止了爭論,覺得十分慚愧和羞恥。我看到自己對“名”的執著。那顆執著心引起了我這麼多的煩惱和困擾。此時明白了。就像是另外一個人坐在我的座位上,明明白白地觀看著這一切。
  • 瑞士︰實修(譯文)

    過去五年中,修女們都會準予我請假來籌備神韻,同意推遲一些計劃直到我回來。並且在神韻三次演出期間,有好幾個修女都去看了演出。修女長甚至看了兩遍。每一年她們都會告訴我,她們同我們一起,為我們祈禱,這對她們來說是最好、最神聖的。
  • 英國︰用媒體推廣神韻及講真相的體會

    我感覺通過推廣神韻,師父安排我們在大倫敦的十幾個市府拜訪講真相,就象是通周天一樣。可惜,我們沒有機會拜訪所有倫敦的市府,把神韻的福音、大法的真相帶給倫敦的每一民眾代表。我希望在2013年的神韻推廣中,能繼續把眾生得救的希望送到他們的手中。
  • 英國︰參與神韻是我們的殊榮(譯文)

    2012年的神韻推廣中,我擔任了購物中心推廣項目的協調人。我常常能感受到能參與神韻項目是殊榮,同時我也盡力充分投入。我對神韻的理解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深化。回首2008年,雖然當時的修煉基礎不那麼牢固,必須不斷與人的觀念進行抗爭。現在在師父的幫助下我已經對神韻有了更深的理解。
  • 德國︰在協調熱線電話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最後一場演出快開始了,一位老先生匆匆來到售票窗口問還有沒有票。他說他昨天已經看過演出,覺得這個演出美妙非凡,所以今天再來看。他等到演出快開始了才來,是想把票讓給那些還沒有看過的觀眾,因為自己已經受益過一次了。那是柏林2012年神韻演出的最後一張票。


  • 頁面 | 1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