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欧洲法会

  • 英國︰我的修煉之路

    在修煉的初期,從一個稍高一點的基點看自己,覺得清楚地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才能成為大法弟子,覺得自己能夠做到。然而,在實踐中我的修煉進程曾被阻礙,我覺得我的進步並不象想得那樣快。原因是我當時只了解一點法,並總是用自己形成的常人觀念去想怎樣去執著心。這就象要洗去手上的墨汁,只用水洗,效果很小而且很困難。
  • 挪威︰把對師父的感激付之于實修的行動

    與他人比較並不重要,我只要盡我的最大努力。這個歷程可能很長。我沒有任何功能的感覺,也不知道功柱的高低,我不能通過天目看。但是,我堅定修煉,沒有絲毫的疑問。師父和法輪功幫助我找到了生活的意義,使我明白了我為什麼在這里。隨著越來越多地同化“真、善、忍”,我得到活力、平衡、健康與和諧。我在個人生活和工作中對個人的利益爭斗得少了,為他人做得多了。
  • 英國︰正念正行

    我認為平時不僅要發正念而且還要用正念對待所發生的事件,第一念就應該是正念,否認一切對大法的迫害,要去抵制,因為它是不應該發生的。正念出來了就會有正行,相應的就會有主意利用好這些機會,從不同角度,不同領域去講清真相。當自己想明白了,主意也就來了。
  • 瑞士︰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堅定粒子(譯文)

    修煉是非常玄奧的,有時你覺得做起來很簡單有趣,有時卻非常艱難和嚴肅,這取決于修煉人的一念。修煉難道不嚴肅嗎?當你明白這個理時,你就不要害怕,而是要小心,不要松懈,而是要謹慎。現在是我們兌現很久前所做出的承諾的時候了。
  • 德國︰學好法,真切擔負我們在正法中的責任

    今天在大家面前的我內心無比地充實,三年來的修煉使我學到了很多,承受了很多,有過很多神奇的經歷。通過修煉使我越來越遠離那些一直想改掉的性格缺點,就是我缺乏耐心的毛病,可惜它一再表現出來,動搖著我的慈悲心。我終于悟到每天堅持靜下心來學法,尤其是學《轉法輪》是多麼的重要,這也是我的修煉和正法過程的一個組成部分。
  • 挪威︰考驗和收獲

    當我開始寫這篇心得時,我的心中懷著感激,感激我能有機會成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有強烈的願望要為大法做得更多。我覺得這很重要。同時我對自己覺得氣餒和阻礙。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怎麼做。我擔心做不好會傷害大法,但是我將盡我的一切努力去掉這個執著,為大法做更多的事。
  • 法國︰對“揭穿爛鬼謊言”的理解

    如果我們再進一步講清真相,情況會變得更平和與明朗,因為邪惡已沒有足夠的力氣來面對我們所有的創舉。一旦我們真正地擁有堅定的正念,無所畏懼的心,那麼我們就會明白我們面臨的這個時期是清除人們頭腦中的毒害、做好大面積洪法講真象的唯一機會。
  • 意大利︰生意與修煉

    在這里我想提一下許多的中國大陸的同修們,通過和他們的交流,看到他們的行為,我得以在我的修煉路上邁開了步伐。他們很多人的名字我根本就記不得了,但是我記得他們的笑容里的美好和他們聲音里的詳和。他們向我敞開了他們的家門,他們無私地幫助了我,他們耐心地听我嘴里講出的傻話,當時我還自信地認為那些話是多麼的智慧。
  • 丹麥︰正信正念,堅定不移

    只要是講真相,只要是正法的事,悟到就做到。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不管煉功學法,洪法及講真相我們都應保持一個正念,用心去做。我運用智慧分批拉開距離給國內郵寄真相資料。寄了多少我也不知道,也許幾千,我心里只有一念,堅持不懈,一定會有有緣人得救。
  • 瑞典︰慈悲神聖之路

    我來自瑞典,現在18歲,快要19歲了。目前我在高中讀最後一年。我自1998年大約14歲起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實際上正是我母親去了一個健康展覽會並從那兒給我帶了一本叫“轉法輪”的書。我隨後開始閱讀此書。開始,我覺得他難以理解,但當將書讀了多遍之後,我逐漸認識到這是非同尋常的。他是宇宙的真正的理。
  • 冰島︰我的返本歸真之路

    我第一次來到煉功點上的時候,我見到了這位義務教大家煉功的瑞典女士。人們已經在煉功,她正好背對著我。我當時看到的景象讓我大吃一驚,一片白色圓形的能量正在她的背上旋轉。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人一定是從天上來的,環繞她身體的那個能量似乎是那麼強並傳向了我。我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事。
  • 瑞典: 舍,不失者不得

    98年5月是我人生之轉折點,也是我永生難忘的日子。當時我正籌備歐洲太極氣功交流會,把我在瑞典的學生和太極師傅在世界各地的學生組織到斯德哥爾摩,請師傅過來助威,也為我今後的發展爭光添彩。正當我興高采烈地去展覽會發廣告時,我巧遇了大法。
  • 法輪大法使我感到詳和美好

    我越讀越想知道的更多。我要成為一個真修弟子,提高心性,按照真、善、忍做事。但是,和常人生活在一起,不是容易的。有時感到退步了。但每次都能找回正路,繼續前進。我決定要去掉所有人的執著,在修煉中精進。
  • 瑞典: 輾轉多年 喜得大法

    我在瑞典是個輔導員,幫助別人得法和組織煉功學法。我把幾乎全部的業余時間用在弘法和翻譯老師的書上。通過弘法,我意識到得法是很不容易的。在人的思想中和社會中存在這許多干擾的因素。而我們在不斷地得到幫助。
  • 瑞典: 我要找的就是這部法

    我參加了在法蘭克福召開的法輪大法經驗交流會。以前,我不能雙盤。當我們在法蘭克福的一個公園煉功時,我竟然能雙盤了。會上,我幾次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我走上了一條正確的路,走上了一條回家的路


  • 頁面 | 1 | 2 | 3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