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共特色的指標看邪黨的暴政

Print

【圓明網】去年9月,河南省鄭州市衛生局下發文件,規定各轄區篩查發現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務數不低于轄區常住人口數的千分之二。這個任務被納入衛生部門對社區醫院的考評中,完不成會面臨上級的督導。鄭州某區按人口比例應查處71名精神病人,但那個區只登記了12名病人。這讓負責此事的壓力很大。

此事一經報道,網絡、媒體一片嘩然,“你,被精神病了嗎?”的標題也顯得觸目驚心。人們不禁要問這個“千分之二”是怎麼計算出來的?鄭州是按國家衛計委的文件下發的指標,其它地區是不是也被“攤派”?完不成指標怎麼辦?

對于這個“千分之二”的指標,不僅讓筆者想到《九評共產黨》一書中記述的關于中共黨魁毛澤東下達的殺人指標的兩段文字︰

毛在一份文件中說,“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張旗鼓地殺反革命”。1951年2月,中共中央又指示說除掉浙江和皖南外,“其它殺得少的地區,特別是大、中城市,應當繼續放手抓一批,殺一批,不可停得太早。”毛甚至批示說“在農村,殺反革命,一般應超過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應少于千分之一。”以當時中國六億人口計算,毛一道“聖旨”就有至少六十萬人頭落地。至于這“千分之一”的比例是怎麼計算出來的無人能知,大概毛拍拍腦袋,認為有這六十萬人命墊底,人民的恐懼也就初具規模了,于是就下達了這個指標。

至于說被殺的人是不是罪當至死,則完全不是中共要考慮的問題。1951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懲治反革命分子條例》中規定,連“傳播謠言”都能“斬立決”。

中共特色的指標還很多,以前劃分“右派”、“地主”有指標,造成悲劇無數。如今警察為達到破案指標、法院完成審案指標制造多少冤假錯案?交警、衛生部門、監管、檢查部門為達到罰款指標亂開罰單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為完成拆遷指標暴力拆遷多少民居?造成多少人無家可歸?多少婦女成了街道、社區、居委會完成節育指標的犧牲品?多少胎兒因為沒有生育指標慘遭墮胎?荒誕的火化指標、綠化指標(按中共媒體報道歷年累計的植樹綠化面積,地球已沒有人居住的地方)、藍天指標則是中共造假的源頭。在長達十四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各地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等為完成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指標,使用酷刑、高額罰款手段極其卑劣;在對法輪功學員使用酷刑中很多惡警一再叫囂︰打死算自殺,我們有死亡指標。這些指標透露出來的蠻橫粗暴、殺氣騰騰跟毛如出一轍。

“被精神病”其實早已充斥全國,上訪人士、異議人士、法輪功學員、律師、記者等等,只要言論甚至思維不符合中共邪黨的,邪黨就有可能將此人投入精神病院,或者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被迫害成為真正的精神病患者。

比如︰河北省滄縣風化店鄉武莊子村男法輪功學員武兆斌。武兆斌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去說句公道話,被非法拘留兩個月,後被送石家莊勞教迫害一年多,在勞教期間被勞教所用電擊、酷刑折磨,在無法忍受的情況下他從三樓跳下,險些喪命,被一位好心人相救。勞教所惡警們強行給武兆斌洗腦,長時間的酷刑折磨、精神摧殘,致使年輕健康的、二十剛出頭的小伙子精神失常,勞教所怕擔責任才將武兆斌放回。

據明慧網報道,有數千名原本健康的法輪功學員被投入中共的精神病院,長期受到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比如清華大學高材生柳志梅,就是慘遭邪黨“被精神病”迫害,造成她真的精神失常了。

從邪黨不同時期制定的一個個指標,不難看出邪黨的凶殘暴虐、窮凶極惡是一貫的,它不會也是不可能改變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