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焚者開的綠燈為何如此詭異

Print

【圓明網】為中共江澤民集團站台的大陸商人陳光標,在大陸大肆炒作一番之後跑到美國,宣稱要收購美國《紐約時報》。盡管是痴人說夢,仍然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在紐約舉辦了所謂的“新聞發布會”。而發布會的主題則變成了他重新炒作十三年前的天安門自焚案,聲稱要為自焚者郝惠君和陳果母女捐款整容。其“掛羊頭賣狗肉”之舉,令輿論大嘩。

眾所周知,“天安門自焚”是由中共江澤民集團導演的一場栽贓法輪功的鬧劇。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就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指責中共對法輪功的構陷,涉及驚人的陰謀與謀殺。聲明指出︰錄影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共代表在證據面前,無詞以對,尷尬狼狽。依據中共發布的自焚錄像制作的電影《偽火》榮獲了第五十一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可以說在國際上,天安門自焚已經被公認是中共栽贓法輪功的一樁偽案。

面對國際輿論的譴責,毫無道德底線的中共卻仍然在國內堅持著它的謊言。中共不但封鎖外界關于天安門自焚偽案的任何資訊,還將參與自焚者軟禁起來,完全與世隔絕。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網披露︰“陳果母女一起被軟禁在開封市北郊福利院中,有一名叫展金貴的開封市公安局退休警察,負責對陳果母女的禁衛。公安人員常年二十四小時值班,她倆不得與任何外人接觸。”

在如此嚴密監禁的情況下,陳光標是怎樣將郝惠君、陳果帶出國的呢?郝惠君母女從她們參演了自焚偽案後,從來都沒有自由過。而將此二人軟禁起來的指令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市政府或省政府作出的指令,發出這個指令的最低機構也得是中共中央“610”。中共軟禁她們的目的,一個是害怕外界對她們的直接調查,另一個則是為了日後的再次利用。

陳光標作為一個商人,能將嚴密監禁狀態中的自焚者帶出國,肯定得到了江澤民集團的指令。將自焚者帶出國的時機又是政法系統遭遇清洗、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主任被調查之際。

由此看來,為母女倆開的綠燈是何等的詭異。不但沒有中共高官開綠燈自焚者出不了國;十三年前,沒有高官特許的綠燈,自焚者也根本達不到自焚的目的。

原中國鐵道建築總公司職工李志河曾撰文提到︰中共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一手導演的“天安門自焚”丑劇,實在是讓我震驚!因為那天早上我一上班,單位領導就找我談話說︰“今天上午十點開始天安門地區全部戒嚴,你這幾天哪兒也不能去,特別是不能去天安門。”後來“天安門自焚”事件一出來,我全明白了。大家可能也都看到了,中央電視台導演的那個自焚錄像中,廣場上除了警車、警察和救火的、自焚的,還有誰?戒了嚴的廣場為什麼就偏偏放這幾個自焚的人進去?

陳光標重抄自焚偽案的消息一傳出,一位北京法輪功學員就在網上曝光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時,她所親歷的一些片段。她寫道︰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前,北京當地片警上門讓她寫“春節期間不出門”的保證書。片警說,江澤民下令︰春節期間公安系統要確保法輪功學員去天安門的人數為零!如出現一個法輪功學員去到天安門,公安系統就會被層層追究責任。這可難住了公安系統,有人出主意讓戶籍警挨家挨戶的登門讓法輪功學員寫保證︰保證春節期間不外出,不寫就送去拘留所。

這位法輪功學員出于為片警的考慮簽了名。可是當天晚上,片警又來了,說所長不放心,派他到家看著她不許外出,還說︰ “今天你們有七個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自焚了……”學員說這不可能,不寫保證的都被拘留了,“我寫了保證你還到我家看著我,有誰能去天安門?”她還想起最近表弟想步行穿過天安門,剛從地鐵口出來,就被搜身,不許他接近天安門。

顯然,中共炮制天安門自焚時,對天安門廣場的戒嚴是何等的嚴厲。那麼那些自焚者們是怎麼走進了天安門廣場?誰為他們開了綠燈?看看中共當時播放的自焚錄像就什麼都明白了,自焚者一點火,瞬間就象變戲法一樣拿出了一二十個滅火器,原來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了的。

法輪功明確要求修煉人都不能自殺和殺生,自稱是法輪功修煉者的郝惠君母女連這個最基本的道理難道都不知道?她們是有意的配合了中共,還是被中共設置了圈套?中共為何要囚禁她們十三年?從中共兩次為她們打開綠燈的詭異中,人們很容易辨別出自焚案的真偽。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