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警察說給中國同行的心里話

Print

【圓明網】最近發生在黑龍江省建三江墾區的一則新聞引起世界廣泛關注,《美國之音》、《德國之聲》、《自由亞洲電台》都做了報道。人們在驚訝建三江房躍春私設黑監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同時,建三江警察的暴力讓人想到更多的是則是黑社會的形象,唐吉田等四位律師被綁架,張俊杰律師被警察于文波等毆打致腰椎三處骨折。

德國高級警督卡斯滕是一名法輪功學員,他建議中國同行快看《九評共產黨》,順應自己的良知做事,認清獨裁的共產黨。

中共警察猶如黑社會

建三江律師被綁架,人們都在問,那個黑監獄是什麼?房躍春是何許人?這個對外稱為“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的地方既不搞法制教育,也不是學校,更沒有執法權,而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黑監獄。建三江黑監獄曾至少秘密綁架五十三位信仰群體公民(法輪功學員佔多數),黑監獄抓人無需手續,關人沒期限,折磨人沒底線。房躍春帶著他的同伙對法輪功學員罰站、罰蹲、拳打腳踢、扇耳光、長時間晝夜不讓睡覺、火燒下巴、鐵棍打肋骨、野蠻灌食,這樣的行為直接觸犯了刑法,犯有“非法拘禁罪”、“酷刑罪”。

二零一四三月二十日,唐吉田等四位律師和三十多名受害者到黑監獄維權卻遭到綁架,張俊杰律師被警察野蠻毆打致腰椎三處骨折。此事引起了中國大量律師和公民的關注。

被警察毆打後住在醫院的律師張俊杰,醫生診斷腰椎三處骨折

中共體制下警察的權力從一九九九年以後被無限放大,這些警察被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辦公室利用,一次次作出挑戰人們道德底線的事情,法律被他們置之腦後,暴力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

二零一二年七月,遼寧省大連政法委綁架了近八十名法輪功學員,借口是法輪功學員安裝衛星電視接收器(俗稱“安鍋”),該案件被稱為“大連安鍋案”。六十多歲的程海律師和其他律師到大連提供法律援助,程海律師的人身安全幾次遭到威脅,一次被兩個警察打致肩膀軟組織挫傷,另一次在法院大門內被警察毆打。

程海律師被打後身體上的傷痕

中共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酷刑逼供早已是長期、大範圍的存在,如今他們把這些暴力延伸到了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律師身上,這實在是法制的一個大倒退。其實這些警察才是最可憐的,他們長期被中共洗腦,在中共的黑傘下無知的犯罪。這些警察的不符合國內外法律的行徑終究會被制裁。

德國高級警督受益法輪功

德國高級警督卡斯滕

德國高級警督卡斯滕修煉法輪功十幾年了,最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最吸引他的就是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卡斯滕說︰“其實我們社會中很多東西都有所遺失。例如,德國一詞,用中文講,叫做‘道德國家’。德國的道德也有一些在整體發展中被壓制。當我讀到這些(真、善、忍)原則並且學習和理解這些原則時,我感到非常美妙。”

卡斯滕說煉法輪功使他重建生活質量。警察的工作要接觸人,卡斯滕說他以前上班時壓力很大,很容易發脾氣。有時如果同事們辦事不夠快,他就會生氣;有時市民問題太多的時候,他就會逃避工作,他說修煉法輪功後他變得沉著,而且多為別人著想,矛盾也少了。

卡斯滕從小學習音樂,他是歐洲天國樂團的大鼓手。樂團的所有成員都是法輪功學員,卡斯滕和樂團成員曾經到過歐洲所有大城市。從倫敦到巴黎,北到瑞典和丹麥,西到捷克和匈牙利,南到意大利羅馬,所到之處人們都感受到法輪功的美好,卡斯滕自己也是感慨萬分︰“音樂中人們不需要太多的話語,也不需要會很多種語言,因為音樂本身就能觸踫到每個人的心靈。我們的願望是,希望通過音樂讓人們看到法輪功的美好。”

如果警察毆打律師發生在德國

民主國家的警察和中共的警察執法上有很大的不同,德國的警察在執法的時候,是受到良知制約的︰“在德國,如果有一個警察在沒有法律明文規定的權力之下打了人,這位警察是要因為傷害他人身體而受到處罰的。這是跟中國不一樣,完全不一樣。我們在對別人干什麼事情時,首先有良心上的約束。另外我們也有義務為公民排除危險。也就是說,當如果有一個公民來電話並且告知處于危險中,我們必須保護他脫離這些危險。”

卡斯滕說,如果和平的民眾,在沒有違反任何法律的情況下被關押,那麼這種關押行為在德國這里就是非常明顯的違法。警察會因此而得對自己的行為做出解釋並且被召到法庭上。在德國,警察必須預料到,當他們不在法律框架內辦事的話,他們將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並且被叫上法庭,可能也會因此而被審判,被關進監獄。在有證據的情況下,由于傷害他人身體或者嚴重傷害他人身體,根據受傷程度,一位警察的職責將被取消,他必須到法庭對其行為作出解釋。他有可能丟掉工作,被解雇以及受到嚴重處罰。

對于中國警察暴力毆打律師、迫害法輪功學員,卡斯滕建議中國同行閱讀《九評共產黨》,這樣可以擺脫中共洗腦,真正認清共產黨的獨裁。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