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慈悲神聖之路

Print
【圓明網】大家好!

首先,我想向我們偉大的師尊和所有大法弟子致以我最美好的問候!

我來自瑞典,現在18歲,快要19歲了。目前我在高中讀最後一年。我自1998年大約14歲起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實際上正是我母親去了一個健康展覽會並從那兒給我帶了一本叫“轉法輪”的書。我隨後開始閱讀此書。開始,我覺得他難以理解,但當將書讀了多遍之後,我逐漸認識到這是非同尋常的。他是宇宙的真正的理。

我如此之早就開始(修煉)這令我十分高興。他教導我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有時當你年輕時修煉是很艱難的,因為現今年輕人之間的環境是十分嚴峻的,很多人干各種各樣的壞事。

修煉法輪功極大地改善了我的健康(狀況)。我一開始煉功身體就感到一身輕。能夠在此特殊時期修煉大法的喜悅和幸運是難以言表的,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也是極其重大的。

我希望與大家分享一些我對講清真相,學法和發正念的體悟和經歷。

當1999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伊始之時,我有點困惑,心里感到十分悲傷。我對開始迫害的原因不大確定並且真的不知做什麼正確。我時常想︰是否是我們的業力或魔在干擾?然而我一直都覺得當宇宙大法被攻擊時消極承受是錯誤的。

開始我覺得在公共場所參加洪法有點不自在,因為有時人們會對我們冷嘲熱諷。我開始向內找並發現其原因是害怕及對師父和大法缺少堅定和正信。其實當你修煉大法就沒有什麼可害怕的。當你修煉宇宙大法時怎能害怕?這就是一個心性的問題。通過多讀書,我突破了“害怕”這一魔在利用的阻止我進一步去正法的執著。

當做大法工作時,我發現了我不純的一面和不純的動機。當我們在日內瓦聯合國會議期間征集簽名時,我經常獨自一人在一家購物中心征集簽名。我想人們要是能為大法簽名這多好,在另外空間它誠然對此人意味許多,而且更多的邪惡將被清除。但我有私心。我想多征集些簽名以便我能為自己多樹立一些威德並可以向其他同修炫耀一番。我沒有一顆慈悲之心。因此簽名征集得並不很順利。

在《轉法輪》中我讀過“因為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得多,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我明白了為大法做事必須有一顆大善之心。當我調整心態後征集簽名變鎝順利多了。我想在整個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過程中向內尋找自己具有何種動機和什麼樣的心是至關重要的。若我們自己不正,舊勢力就會找到漏洞干擾並制造麻煩。

即使當我想寫一篇心得體會,我發現我也有與宇宙特性向背離的不純的動機和想法。我想顯示,想真正有些特殊體會和經歷好讓其他人覺得我是個偉大的煉功人。當我讀至經文《法會》“同時也要避免人們在常人的理論學習中養成的華而不實的浮夸風氣,不得以自我表現的顯示心理而組織上報材料式的文章來宣講。”時我明白了作為一個煉功人,你得無條件的與他人共享你的體悟。即使只有一個修煉者從你的體悟中受益那也肯定是值得的。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覺得我們責任重大。我們實際上代表著大法。我們的言行不能不一。我想向常人講清真相的最好方法之一即展示修煉法輪大法而修出的善和友好。一個常人之心一定會被這種善和慈悲所感動的,而此人無疑將不會贊成邪惡的迫害。在《理性》一文中師父寫到“你們這一切善的表現、就是邪惡最害怕的。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因此我想當我們講清真相時善是極其重要的。當邪惡被我們無比的善所揭露時,世人將能看清它的。人們將毫不猶豫地抵制邪惡,因為他們能看清邪惡和我們巨大的善之間的區別。

一個修煉者必須修善並且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所以當講清真相或為法做事時必須發自我們純正之心。

目前許多現代人是很實際的,並且忙于考慮他們自己的名和利,並認定眼見為實。他們其實非常不幸。所以若我們真能示之以我們的善,他們將親眼看到法輪功的確是好。因此當我們向常人講真相時,我想我們守住心性並端正行為是至關重要的。

我在發傳單時如果人們不接傳單,有時會傷心,而當他們接收傳單並說些友好的話時我會很開心。我知道這是由我的執著心造成的。我到底希望從人們那里得到些什麼?我到底是要他們的表揚稱贊,善言理解,還是真正具有一顆救度他們的心呢?即使是為了提高自己修煉層次而為之也是錯誤的。現在我盡力要有一顆善心,為法而為之,為他人而為之。

我很早以來就已認識到學法是如此之重要。有時我讀《轉法輪》會有點慢。我一直都想獲得新的理解和洞察,這些是我的執著。我後來體驗到了靜心學法很重要這一事實,因為你若心態不穩且所求頗多就無法知道更高的法理。

為法做許多事的學員重視起學法至為重要。有時我想邪惡勢力乘我們忙于為大法工作時會鑽空子阻止我們用好時間學法。我想它們知道如果大法弟子為法做事卻不重視學法它們就有機可乘來干擾。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師父說“大家做得好不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目的是不叫舊勢力鑽空子”。在《走向圓滿》中“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

以太忙為借口不學法是意志軟弱的表現。我想邪惡勢力會利用我們軟弱的意志來進行干擾,以至于我們認為我們的時間比我們實際上真正擁有的時間要少。我們永遠不該忘記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 如若法不在我們腦子里我們怎能照大法去做事?而且我們沒把事情做好就對法不負責。

在我修煉中,我體驗到求安逸是使我進步放慢的因素。在《轉法輪》第四講寫著“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得好,過得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一回我計劃去一座小城市洪法兩小時。因為當時正值冬季天氣十分寒冷,路上乘公車要兩小時。當時一些想法出現了︰“別去了,在家呆著,多艱難啊。”當這些想法一出現我回想起我在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讀過的︰“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想到這我毫不猶豫的去了那座城市。作為正法弟子是有如此的責任,同時這是如此一種榮幸,因為這是宇宙歷史上唯一一次將如此大的責任和榮耀給予某人。我要好好珍惜這個機會!

開始我大都參加集體活動。如果有人安排了一項活動我就參加,若沒人安排活動我也就不多做了。後來我認識到這是非常錯誤的。所以當我覺得發揮自身主動性重要後就開始自己多做事了。

現在當我參加集體活動或自己為法做事時,我總問自己︰“我為什麼做它?”然後我基于我對法的理解給自己一個認識。一個人獨自走路還是有別人同行並不重要,而他必須有一個明確的認識。當我從自己心中有一明確認識後,我真的感到我所做的是真的正的。我們都是一體,而且我們都是大法粒子。要真正在正法中作為一個整體做好,我想我們有一個明確認識並走好自己的路是重要的。

有時在我要發正念時,許多人的想法就冒上來了。如,我還是不能用我的天目看任何東西。我在《為何不得見》讀過︰“悟在先見在後,…然而上士可見可不見,憑悟而圓滿。”而後我明白了即使我不能看我仍可以對法強大而堅定的信念來發正念。當我從心中默念發正念的口訣時,我感到他威力巨大。

這是基于我現在對法的理解所要和大家分享的。讓我們在這正法時期走好我們的路。

謝謝!

(2002年歐洲法會發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