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生意與修煉

Print
【圓明網】我叫Alfredo,意大利人,1995年底開始修煉。那時,我在北京參加了第一次國際交流會並且有幸第一次見到了我們的師父。

法輪大法好!中文是這樣說的。這句話太對了,我有太多的理由來證實這句話!我的頭腦,我的精神和我的身體都得到了巨大的好處。我嘗試著用大法的標準來要求我的日常生活和我的商業活動。很多人說按照“真善忍”做就無法當個好的商業經理。我證實這是不對的,如果一個人無意地做了錯誤的事情,如果他誠心地向他的客戶認錯,他不但會得到客戶的諒解,而且還會使客戶對他更加信任。我認為“真”是解決問題的最簡單的辦法,修去對名、金錢和權力的執著是取得成功的最佳途徑。

我的弱點是我的性格,過于強硬、驕傲,所以我的爭斗心強,我發現如果我能夠用溫和和詳和的態度對待別人,我就不會與別人爭斗而由此造業。

在我得法的初期,我在中國的企業有很多的困難。我當時很擔心我會不得不承認我的失敗。我當時工作得非常辛苦,我在中國各地到處旅行,試圖銷售我的產品,但是沒有成功。每一次似乎客戶準備購買了,但定單卻一直沒有到來。情況越來越艱難,我要維持生產,還要培訓員工,但產品卻一直銷售不出去。

很多人開始笑話我,對于我這樣一個驕傲的人來說,這樣的侮辱是無法忍受的。是我的執著心使我無法使企業運轉起來。當我通過大法明白了並去掉了這個執著之後,奇跡般的,產品銷售出去了,企業開始迅速發展了。

目前我的公司又有麻煩了,因為我不能進入中國來管理我的企業了,但是由于我對它的執著已經沒有了,所以我也就沒有害怕失去它的擔心了。一年前,我還無法放棄對我辛辛苦苦創建起來的企業的執著。不是對失去投入的金錢的擔心,是一些更微妙的東西︰比如我的觀念,舊勢力在我頭腦中形成的觀念︰責任感,對員工,對其他投資者和對家庭的責任感使我不能按照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來做,我幾乎認為我是所有發生的事情的唯一責任者,是我來決定他們的和我的命運。

在這里我想提一下許多的中國大陸的同修們,通過和他們的交流,看到他們的行為,我得以在我的修煉路上邁開了步伐。他們很多人的名字我根本就記不得了,但是我記得他們的笑容里的美好和他們聲音里的詳和。他們向我敞開了他們的家門,他們無私地幫助了我,他們耐心地听我嘴里講出的傻話,當時我還自信地認為那些話是多麼的智慧。

我記得我盤腿的經歷,我當時認為我的腿永遠也不會象其他同修那樣如此高貴地盤在一起,而我周圍的人都是那麼輕松地盤著。後來,經過了痛苦的嘗試,我也能雙盤了,今天,當我雙盤時腿還是非常地疼,但在打坐中得到的片刻的入靜是無價的。

我總是覺得自己不能很好地幫助別人,但是我想盡我最大的努力,把我的修煉經歷講述出來,希望有人能從中受益。

我想在大法洪傳的這段時間內,我親身經歷了許多事情︰美好而詳和的修煉,開國際法會時的高興,在中國媒體上初次出現攻擊大法文章時的擔心,天津事件,中南海事件,對煉功點的干擾,1999年7月對大法的打壓。

那一天我的生活發生一個強烈的轉折,相信其他同修也會有同感。經歷了疑問,不知所措,懷疑和錯誤,我對于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個新的使命有了新的理解和新的堅定態度。

我的個人經歷證實,當你在困難時要做出決定時,沒有人能夠幫助你,即使是你最親近的人,如果你自己沒有準備好,其他人的建議會被理解為壓力從而導致抵制和矛盾,這樣反而會被邪惡勢力鑽空子。我們的師父一直在幫助我們走每個人的修煉之路,通過師父的經文,他把我們引導到更高的境界,直至圓滿。

當迫害開始後,可能每個修煉者都經歷了不同形式的迫害。我也經歷了很多,在中國,在歐洲,甚至在我的國家意大利,盡管是一個民主制度的國家。我在中國的投資者的身份,雖然還沒有結束,但肯定地受到了沖擊,我的中國親屬們,他們不能回到自己的國家,他們的護照被非法拒絕延期。經濟界、政界和媒體的壓力和他們的沉默,因為害怕得罪這個獨裁者,而不行使他們的指責。還有最近發生的嚴重的違法行為︰柏林,冰島,俄羅斯,香港,柬埔寨。還有在意大利發生的與上述情況相比較輕的現象︰當610頭子李嵐清訪問佛羅倫薩時,盡管我們有警察當局的批準,但警察還是要把我們趕到較遠的地方。當然,他們最後並沒有成功。

我知道我應該也能夠做的更多,更好。情況無疑是改善了很多,邪惡的攻擊越來越弱,和媒體的關系越來越好,在議會里越來越多的議員們支持我們的行動。我想感謝很多在坐的同修,你們給了我們很多無私的幫助,正是因為你們的幫助,我們的許多正法活動才取得了成功。

遺憾的是,還有一些同修,由于各種原因,他們還是選擇了在家里安靜地修煉,而不是非常願意參加向中國人講真相的活動,這些活動看起來非常辛苦,並且一開始時似乎沒有成效。可是這些中國人是受害最深的,而且他們沒有其它渠道得到正確的消息。這些同修在付諸行動時總是有些猶豫,我這樣講並不是在批評誰,我沒有這個權力,但我真的為他們難過,因為他們正在失去一個不會再有的機會。我總是努力記住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要求︰學好法,講真相,發正念。

我知道自己犯了許多的錯誤,有時我想不惜一切代價做成一件事時,我往往會被帶入追求結果的境地,幾乎象參加一場體育競賽一樣。走出來,采取各種方式證實法是我們的責任,但我想我們也不應該忘記我們的目的是維護法,維護師父的尊嚴和大法弟子的尊嚴。我們應該運用我們的智慧,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突破舊勢力破壞大法的安排,否則由于我們自己的不足,會有給大法造成損失的危險。

邪惡勢力在破壞大法時,編造出一系列的謊言,最後用“自焚升天”的假話來誣蔑大法,我想我們的善的舉止和行為就是對這的最後的回答。

(2002年歐洲法會發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