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庭審 鄉鄰簽名營救

Print

【圓明網】北京市順義區法院于2016年12月9日在順義區法院對鄉親口中“萬里挑一”的大好人、法輪功學員孫福義老人非法開庭審理。近期又有151位鄉親和正義的北京市民站出來,為孫福義老人簽名、按紅手印,要求無條件釋放他,依法還老人應有的人權。

在簽名時有的說︰這麼好的人能不救嗎?!這江澤民太壞了,沒干什麼好事;還有人說︰听說(孫福義)都到那里(看守所)了還不救呀!我簽字,這是做大好事……在征簽的時候問到是否願意接受采訪,民眾說願意,就用真名,這是我的電話號碼。

又有151人簽名、按手印要求當局釋放法輪功學員孫福義

孫福義是北京市懷柔電信局退休職工,家住北京懷柔區九渡河。他以前就有前列腺炎、腱鞘炎,一九九七年煉法輪功以後病都好了。孫福義不光對家里人好,對村里人,認識不認識的人,他都同樣熱情對待。他在電信局上班,誰家修電說一聲就去,用自己的休息時間,一干就是兩、三個小時,等干完活,一說吃飯就找不著人了,早走了。村里有人到懷柔區辦事,有人听說他是九渡河的,就說︰“九渡河有一個叫孫福義的,那可是個大好人,這人在世界上都少有!”

孫福義

因為堅持真善忍做好人,孫福義曾被非法拘留一次、關洗腦班一次,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遭受折磨。他從勞教所出獄後,單位薪金照發,工資照漲,獎金一分都不少給他。“610”人員讓單位派人監控他,局長說︰“我沒人。他是我們這里最好的人。”

2016年1月11日孫福義在石門市場購物時被順義仁和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順義區泥河看守所,2月18日被順義警方非法逮捕。 2016年4月16日,構陷孫福義老人的所謂“案件”被順義區公安局遞交到順義檢察院,2016年5月19日被順義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退回順義分局補充偵察。

新唐人電視台報道民眾簽名營救孫福義老人截圖

之後,孫福義的家人把278位鄉鄰為營救孫福義簽名按上紅手印,並寫出多份證明他是好人並要求釋放他的證明信和請願書等材料的復印件,用快遞寄送到北京順義區五個相關政府、公、檢、法部門︰北京順義區檢察院、順義區公安局信訪辦、順義區信訪辦、順義政府辦公室、順義區政法委。

家屬郵寄請願書等文件的快遞回執單

家屬希望順義區政府和公檢法部門能夠依照中國憲法和相關法律保護法輪功學員孫福義的人身安全以及他的合法權益,並希望他們能明白真相,不要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守住良知,以免在即將到來對江澤民及“血債幫”的清算中被定罪、淘汰。

可是在順義政府及公檢法相關領導收到民眾為孫福義的請願書和相關的證明材料後,他們並不顧及老百姓在“證明信”和請願書中證明孫福義是好人的事實,繼續枉法加害孫福義老人。之後的兩個月,順義警方不斷騷擾孫福義的家人和當時一起被綁架的孫福義的大姨姐和姐夫(法輪功學員),反復逼迫他們“交代”,以從中找出能夠為孫福義定罪的借口。之後在未通知家人的情況下,順義警方構陷孫福義的案件遞交到檢察院,而後檢察院又把構陷案起訴到了順義區法院。

順義法院通知孫福義家屬于12月9號上午九點在順義區法院三樓十五法庭開庭審理,所謂的“罪名”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一貫蓄意錯用的《刑法》第三百條。並且告訴家屬只能進去一個人旁听。

在孫福義被非法關押後,他的家人、親友和認識孫福義的法輪功學員,在和孫福義的接觸與生活中發自內心的感受。

一、好上加好的大好人--親友這樣說

孫福義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當時他大姐說這個功好,你煉吧。他說我不練,我就走步去。他退著走,走走“幫”的一下撞電線桿子上了;第二天還走,“當”一下又撞牆上了,他說︰哎呀,沒準我不應該走這個步,我該煉這功了。晚上他還做夢呢,說︰到那點兒,我要能起來我就煉功去。就是煉功的那個點,剛可到那點他就醒了,就起來了。打那他就開始煉上法輪功了。他一修了大法,就認為這個大法太好了,太正了,他就一直沒有撂下。他修煉前就有前列腺炎、腱鞘炎,煉功以後身體的病就好了。

淡泊名利 官民稱贊

在電信局上班的時候,單位讓他管基建、蓋樓,他不干,他怕別人賄賂、送禮,他不干,寧可不干,也不貪污。讓他當工會主席也不當。單位里邊評先進生產者,年年評上他,他不當都不行。為什麼都選他呢?他好啊,干活吃苦在前,大伙都老是非得選他。從1999年7月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什麼也不讓當了,選上也不讓當了。

福義是懷柔電信局線務員,他從勞教所回來,懷柔區610的就去電信局,讓單位出人看著他,就是要監視他,當壞人防著,局長說我沒人,還說︰我們這個孫福義是最好的人,那個工資照常發,獎金一分都不能給他少了,該漲工資漲工資。610的就說︰你這官當的,你怎麼回事,你還想不想干了?局長說︰我不想干了!

孝順父母 敬長慈下

福義對誰都好,尤其對老爸老媽好著呢,從他們六十多歲,就管上了,從來不跟人攀比,自己有多大能力使多大能力,花錢花的最多,什麼都買頭嘍,伺候也伺候的周到,給爸爸洗澡、換衣服都他管。哥幾個都跟他也都不賴,沒有鬧不和氣的。

孫福義對家里人都非常好,對哥嫂都很尊敬,他嫂子說︰比他大哥對家里頭還照顧呢!對兒子媳婦們也都好,給兒媳婦倒水,沒有一點架子。家里佷女都說︰我三大爺對我,比我爸還好呢!

幫襯親戚 樂助鄉鄰

孫福義嬸子家的姐弟蓋房,自己的三馬子車讓隨便使,還把油給灌滿了,再預備好一桶油,听說蓋房缺錢,醬油成箱的給買,粉條成捆的給買。一個佷欠他錢,自己兒子結婚時要還了,他說甭給啦,不要了!三千塊錢,那會兒還掙錢少呢,妻子也說甭給啦。

福義在電信局上班,誰家修電說一聲就去,幫的人多了。用自己的休息時間,一干就是兩、三個小時,等干完活,一說吃飯就找不著人了,早走了。

老百姓都說沒有比他再好的人了,都是他一點一點積攢的,比如說,上懷柔縣城拉人也不要錢,開出租那會,看到村里人也不要錢。誰要向孫福義借錢,比如說同學有病找他借錢,他就給。他做的許多好事,我們家里人都不知道,這次征簽听人家說才知道,他幫助誰了從不跟別人提。

無怨無恨 寬厚待人

有一回開車回家,因為母親病危,就開的快了點,上人前邊去了,擋住那個人車了,那人上前就把他揪下來了,衣服扣子都揪掉了,那人就罵他、捶他,還狠狠的說︰你開這麼快是你媽要死啊!孫福義真是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孫福義的媳婦說︰您還別說,他媽真要死。開車趕緊往家里趕。

2011年派出所的又騷擾他家,村里派一個人看著他們,孫福義對那人不記不報,那家人要有點什麼事,用點家具什麼的,他就給人使,有活也幫那家人干,從不怨恨人家。這回孫福義被綁架,那家人都給簽字了。

好上加好的大好人

這回簽字營救,只要是認識孫福義的人都說︰那可是個好人!那真是大好人!什麼都不說,拿過來馬上就給簽,不到兩個小時就簽了一百多人。大家還說︰福義沒煉功之前就是個好人,煉功了更是好人,好上加好!

孫福義,我們全家人盼望著你(您)能早日回家!

二、世上少找的大好人--當地鄉親這樣說

說起孫福義,是一個好人,是一個大好人!為什麼說呢?盡做好事!從家庭來說吧,孝敬父母;從鄰里來說吧,鄰里和睦,有困難竟幫助人。別說我說,誰說他都是一個好人,從來不跟人吵架。總愛幫助別人,比如說吧,我們村鬧峪溝有一條道,一個爛泥塘,大家都走,卻誰都不修那道,不賣那力氣,他就出錢買水泥管子埋那兒,大伙拾栗子什麼的,就好走了。修山道,自己花錢買管子,這人就夠了不起的了。他的好事多了。在辦什麼事的時候從來不跟人紅臉,從來也沒跟人吵過架。

別人要辦點什麼事都是佔便宜,孫福義就肯吃虧,他總講義氣。甭管怎著,這不是瞎說,也不是瞎編著,這都是實事兒。這人,都應該給簽字還好呢,他一個煉法輪功犯什麼法了呢?煉功不犯法。不在說的什麼好與壞,就說他的真實的一面,說我一個人說的不算,可這是人人共知的事,不是瞎編瞎鑽。這我沒顧慮,政府也得講實際的,是不是呢?這也應該說,這都是事實嘛。

你說抓他干嘛,給定罪也定不出來,還不放人,他根本就不犯法。……得有倆像孫福義這樣的好人,要都象那貪污犯似的,那中國更要不得了。看中國成什麼樣子了,讓江澤民弄這腐敗治國給毀了,都沒“人”啦!中國人啊,以前還講點人性,現在都沒人性,都不講道德。……就拿孫福義這個事兒來說吧,警察無緣無故的、沒濕沒干的,給人家抓起來了,就不叫事。想抓就抓,想關就關,你想怎麼著就怎麼著。你干嘛呢,隨便抓人,你那算犯法。

孫福義這個人,叫誰說他也是一個好人,九渡河誰不知道。原來我跟他沒怎麼接觸過,從打他一退休回來以後跟他經常接觸。孫福義就是跟別人不一樣,想著法的做好事。從家庭上,原來父母都80多歲了,孫福義兩口子真孝敬,老頭糊涂拿棍子打兒子,他都沒怨言,打時候還笑嘻嘻的,一般人辦不到。在家庭上,孝敬父母。家族上,他想著法兒搞和睦。鄰里之間,搞團結,做好事。誰家要出現什麼困難了,比如說有病了到醫院,孫福義有車,醫院離村挺遠的,他想著法兒,把人家拉到醫院看病,回來任何報酬都不要。誰家要有什麼困難了,他主動幫。蓋房子,辦什麼事,甭管是誰,只要是他知道,他就想法兒給人做。

我一個人說了不算,九渡河誰不知道他這個人那。當警察就想法抓這人,社會上不三不四的你管管哪。我們村,山道不好走都通車了,原來一到雨季,就是泥漿,大伙干活都不方便,收秋車都過不去。孫福義就自己掏錢買管子,組織人挖溝把這管子下這兒,就為大火好走。這人有多高尚啊,一般人辦不到的事,他就辦了。這一個一個的事兒多了。在哪兒都辦好事,在路上,誰車壞了,踫上孫福義開車回來,他就給幫著修,人家說不用,你忙你的去吧,孫福義就說沒事,他有事兒也說沒事,就幫著一起修車。在哪都知道他是一個好人。只要他去過的地方整個辦好事,村里的人到懷柔區,人家說你是哪的啊?說我是九渡河的,人就會說九渡河有一個叫孫福義的,那可是個大好人,這人在世界上都少找!

這社會就是好人難當,壞人吃香,當官的想著法的欺壓良民。就拿孫福義出事兒簽字這個事,到九渡河,不管到哪家,痛痛快快的簽字,因為老百姓對他太有好感了。到哪簽字不踫釘子,不白干。這好人,你們還抓人家,你們太沒有良知了,在中國要是這種人多著點,社會也不至于道德下滑到這種程度,這才叫人呢,一樁樁一件件的好事多了,甭管是在九渡河,還是在哪,都有他的事跡,他到哪兒在哪兒辦好事兒。

三、快放我的好兄弟回家吧--家人說

順義警察、檢察官、法官︰你們好!

我是孫福義的姐姐,七十多歲了。你們抓了我兄弟,我真著急,你們抓錯了,警察應該是抓壞人的,可我這兄弟是大好人哪,特別仁義,沒處找的大好人,什麼事都想著別人。你們可真是抓錯人了,趕快放我兄弟回家吧!

我兄弟呀,一小他就老想著人家。我們姐倆一塊兒去干活,他弄柴,我弄豬食。回來的時候,我弄的一口袋豬食,他非得給背著。把我的鎬都放他梯架子(背柴火的工具)上。活兒它搶著干,吃卻讓人家吃,他餓著,還假裝吃飽了。糧食困難那陣兒,上山干活,我媽給我倆拿點飯,到那他吃幾嘴就不吃了,我還以為他吃飽了哪,後來才發現他餓著肚子,把我這當姐姐的給心疼的直生氣。後來我瞅他沒吃飽我也不吃,都不吃又拿回來了,他怕爸媽餓著。他樣樣兒都是為著人家,不為自己。

十八、九歲那會兒去湯河口學工,一個月掙十七塊錢,他都攢著舍不得吃,回來給我爸媽買吃的、用的。反正就是自個受罪,什麼都顧人家。為什麼長那小個呢?那會糧食困難他不吃飽,吃兩嘴就不吃了,說飽了,老那樣。

我兄弟是九七年修煉法輪功的,打這以後,他就一直認為這個大法太好了,太正了,從來沒有撂下。煉功以後,更顧老家兒了,給我爸媽買吃的喝的,外國進口的東西都舍的。還不只是顧自己家的事兒,街坊四鄰,誰他都顧。自從修煉法輪功誰他都顧,我嫂子她們,我老嬸子他也顧,胡同兒的街坊,還得給他們掏點兒呢,拿出來樣樣兒給人家吃。我嫂子她爸爸,我親家爹,他都想著。這是我知道的這麼一點點,我不知道那事兒多了。

我爸媽六十多歲時,我兄弟就管上了,一直伺候到九十多歲去世。他誰也不挑,也沒攀過我老兄弟和我哥哥。也沒說讓他們養活著,他自己就給擔起來了。什麼吃的喝的住的用的,燒的煤他都給買,什麼都給買個到又到。後來我媽做不了飯了,我兄弟他們倆口子就老來給做飯,伺候著,洗洗涮涮的。年下還湊一千塊錢給我爸爸,叫他高興,年年都給錢。我爸爸糊涂時,拿大棍子追著打我兄弟,說你懷柔縣的跑這兒欺負我來了。我兄弟就樂,說打吧,您打打吧,打出出氣。我媽還打罵我兄弟媳婦(孫福義妻子),我兄弟媳婦從來不提。我兄弟對老家兒,從來不生氣,什麼時候都是樂呵呵的。

福義對街坊也都好。他退休買了一個面的車,不是說大話,這村的人,坐的人多了。瞧親戚也好,干嘛也好,哪陣兒讓他瞅見都說︰咱家車,上車。拉懷柔去辦事去,坐我兄弟車,都給人送到地兒,一分錢不要。為什麼村里人給簽名,讓他早點回來,他是好人哪。說開個面的車到處去,還不要錢,現在這社會都得說是傻子。別的鄰村都給拉過,南莊、北莊、黃花城的都有,那都是白坐車。說村里人家蓋房,開著車,到懷柔給買瓷磚去,懷柔沒有,繞到昌平去買,回來讓吃飯都不吃,給錢也不要。他在懷柔縣城,街里街坊的,誰家蓋房他都給去幫忙,干完活兒就走,找吃飯沒有了,早走了。

他跟電信局工作,後來當上師傅,有一百多個徒弟,對哪個徒弟都好著呢。這麼多徒弟哪個徒弟也都對他很尊敬,說我這師傅沒處找去,處處為人家。那回因為他是懷柔區的輔導員,就把他給抓起來了,有一個徒弟叫呂小剛不干,上那里找去了,說誰敢欺負我師傅我宰了他。最後把我兄弟放出來了,當天把我兄弟弄到飯館請飯,黑天半夜,又下著雪,還開車給送回老家來。

我兄弟自從在電信局工作,那真是兢兢業業,修煉以後年年選上先進模範,選上給的獎金他不要,什麼好處都給大伙分嘍。大伙還選他當領導干部,他不干。他這種人你說哪兒找去呀。從迫害法輪功以後,選上先進也不讓當,到北京市就撥拉下來了,都知道他煉法輪功,不讓好人當。

我兄弟今年虛歲69了,一輩子做什麼好事他也不說,從不顯耀,甭指望他說我給誰什麼什麼了,怎怎著了,不說,心里裝一輩了都不會說。干什麼都是他吃虧,甭管跟家里跟外頭,就想著人家。這一輩子那累受的,為什麼他不長個呢,那都是背東西壓的呀,你說一塊兒干活,你不讓他幫你弄,他不干哪。

你說我兄弟,第一次拘留,這家里哥幾個,還有徒弟,都跟著找,回來了。第二次弄北京團河勞教所去,一年半,我爸爸都是想他想死的,說他糊涂,老打他,也知道是兒子好,老給他買東西吃,伺候他不是。

我爸媽那會九十了,我兄弟開車拉著他們,上這兒玩兒,上那兒玩兒散心。還拉我老嬸兒,這村老頭跟街上,拉上也不花錢兒,給拉上到哪玩去還給人家打票,還管人家飯,最後再送回家。

我說的這都是真的呀,一句都沒有編的,都是實話。你說說哎,這樣的好人,哪兒找去呀?你們真不該抓他啊!我就希望你們快點放我的好兄弟回家!謝謝你們啦!

北京市順義區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孫福義的相關責任人和責任單位信息︰下載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16/12/9/phones-20161209203411.zip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