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7.20 報道

比利時學員中使館前舉行七二零反迫害活動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綠樹成蔭的特爾菲倫大道(Avenue de Tervueren),一邊是中國駐比利時大使館;另一邊身著黃色T恤的法輪功修煉者一字排開,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過往的司機偶爾鳴笛向抗議者招手表示支持,法輪功學員們伴隨著舒緩的旋律,舉行集體煉功,並向過往民眾講述發生在中國的迫害。

中國大使館前的抗議從來都是警察守著欄桿,欄桿後抗議者揮舞著標語吶喊。只有這群法輪功修煉者,十九年來風雨無阻地靜坐在欄桿的前面,直面對面的大樓,而警察坐在街邊的警車里,無需露面。

“這個抗議活動不是反對中國,不是反對中國人民或使館工作人員。”比利時法輪大法佛學會負責人尼克說︰“我們只是抗議江澤民集團在一九九九年發動的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他們的影響到現在還在持續著。‘真善忍’是普世價值理念,是當今社會,乃至全人類所迫切需要的。我們也希望使館工作人員想一想,如果中共說‘真善忍’是壞的,那到底什麼才是好的?希望他們能從內心做出判斷和選擇。”

比利時民眾支持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們還來到布魯塞爾市中心,舉辦弘法活動。雖然不是周末,市中心依然人流如織。過路行人中有好些已經听說過法輪功和學員被迫害的事情。

福赫爾斯特(Verholst)女士是一位來自根特的社工,專門幫助被拐賣孤兒適應社會。她表示從前就听說過迫害,只是沒想到,時至今日迫害還在繼續。她立即在呼吁停止迫害的征簽表上簽名。還說想去住家附近的煉功點學功。

杜申(Duchesme )女士的哥哥在加拿大,經常打坐冥想,她听哥哥說過法輪功,還听到她同事說起過法輪功受迫害的事情。今天在布魯塞爾看到了法輪功的展台,馬上就決定要簽名支持。

比利時人克雷(Keo)有四分之一的中國血統,他剛剛從香港回來,並在香港了解到了一些法輪功的真相。他說這太令人難過了,當他在香港第一次听到法輪功遭受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時候,他就落淚了。今天在布魯塞爾街頭看到法輪功,特別是遇到當地修煉的西人,讓他非常意外和高興。只是他一直不理解,為什麼中共要迫害這麼一個完全平和的功法。比利時學員約翰解釋說:“中共對中國人實施著精神控制,法輪功修煉的是真善忍,這些價值理念植根于中國傳統文化,人天性里有對這些傳統文化的秉持和追求,而中共宣揚的假惡斗是和傳統文化的理念相反的。”克雷听後說,這下他明白了。

來自法國的三個女孩子阿黛爾、朱迪思和珍妮(Adele,Judith 和 Jeanne)是第一次听說法輪功受到如此殘酷的迫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事情,讓她們感到十分震驚,而更讓她們吃驚的是中共是罪惡的實施者。她們表示這種事情絕不可接受。

法輪功學員心聲︰停止迫害

“我來這里二十年了,迫害該停了!”法輪功學員駱雯側過臉望著中使館大樓,眼眶泛紅。她回憶道,十九年前“四二五”事件之後,她就來過這里抗議。此後只要是她人在比利時,中國使館的抗議活動她都會來。

駱雯是個住在使館附近富人區的女商人。早年在使館附近開過中餐館,現在是健康產品公司的投資合伙人。餐館工作的長期勞累,讓十九年前三十出頭的她肩膀、雙臂、膝蓋長期處在疼痛的折磨中。西醫看不出毛病,可就是到處酸痛。她曾經在武術、基督教、佛教中尋找生命的出路,卻總覺得那不是她要找的。直到 一九九八年,她意外地接到了一張法輪功的傳單,“真、善、忍”的理念打動了她。修煉兩個月後,她身上的各種疼痛就消失了。她說︰“十九年前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很糾結。那時候使館的工作人員是我們餐館的客人,大家都很熟,而且我總想著,這使館工作人員應該是為人民服務的。”可是猶豫再三,她還是來抗議了︰“其實理由很簡單,中國人講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法輪功沒有收我一分錢,就把我一身病痛都去掉了,我一定得來讓他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

十九年過去了,迫害依舊沒有停止,而和駱雯一起參加抗議活動的人也在逐年增加。今年有一對特別的客人,那是一對來自台灣的修煉法輪功的夫婦,妻子美惠從事教育工作。當年騎著單車游歷歐洲的美國丈夫,特別希望趁著暑假,帶著美惠來美麗的歐洲看看。恰逢七二零,她們找到比利時當地學員,來參加這里在使館前的抗議活動,以及後來在市中心的洪法活動。

參加下午市中心的活動的學員中,來自越南,二零一六年剛剛得法的年輕學員Nguyen Thu Hoai Thu,修煉法輪功快到一個月的時候,在修煉第二套站樁功法時,感覺仿佛有一只大手從她心口揪出一些東西,從此,她的身體強壯起來。她特別喜歡煉第五套功法打坐,她說那會給她帶來身心的平靜和祥和。也正因為如此,她特別喜歡市中心的活動。目光凝視著商業街來來往往的人潮,她感慨道︰“我特別希望他們都能來修法輪功,特別希望,希望他們都能感受這種祥和美好。”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