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地區法會

2018年瑞典法會︰我修煉中發生的一些事情

【圓明網】大家好!

我叫Yvonne,從1998 年秋天開始修煉的。

我理解我們在過去的輪回中欠了債的在另外空間的生命,它們在看到我們開始修煉了,便會要來討債。而一個修煉人的生活道路會因師尊加以保護而被從新安排。在『轉法輪』的第三章中,師尊談到在中國的學員遇到的幾例另外空間的生命來討債而安排的致命的意外事故。我個人在早年的修煉中就經歷過兩次類似的事情。

第一次發生在2001年,哥德堡作為歐洲峰會的東道主時。我們安排了許多不同的活動,演示功法同時揭露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晚上還有集體學法和交流。一天晚上交流結束後,我被問到是否可以開車把一位另外國家來的學員送回到他住的賓館去。我在經過了一整天的活動後已經很累了,只想回家休息。可是因為當時已經很晚了,市內的公交車或有軌電車都已經停運了,所以,盡管他住的地方和我家是在完全相反的方向,我還是說我可以送他,他和另一位學員住在哥德堡市外很遠的一個露營區。

送完他後我在回家的路上,我握著方向盤睡著了。車撞到高速公路中間的隔離金屬板上,我的頭重重的撞在車門玻璃上,才把我驚醒,在我抓住方向盤把車開回到直行的路上之前,車子以很高的時速在三個車道間來回劃著 “之” 字。玻璃並沒有碎,我的頭也只是有一點疼,所以我決定繼續往回開。師父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也不會感到害怕,我一直想著我很快就會到家了。到家後,我甚至沒有去看一眼車被撞的地方,第二天我才去查看。那晚我睡的好香。第二天我看到整個車的左邊都被擠進來了,有幾個好大的坑。事故有可能很嚴重,我有可能丟了性命,但是,是師父保護了我。

另一次,我在一個朋友的車間里,站在一個很高的梯子上擦洗船。我們幾個女性朋友可以借用這條船幾個星期,條件是我們得把它收拾好。突然間,我從幾米高處徑直摔到了石頭地上,只差幾公分就會踫到一堆木板上。如果落在那上頭,我肯定會把脖子摔斷。此時我只是摔壞了眼鏡,踫到了右臂和肩膀。當時我只是在想別給別人找麻煩。我那位擁有這個車間的朋友听到消息後非常擔心,一路跑了過來。是他告訴我可以用這個梯子,事實上這個梯子已經很不牢固了,所以他感到很內疚,也很擔心我會怎樣反應。我只是告訴他我沒事,他最好換一個牢固一些的梯子給我。然後我就接著干活,不過這次是站在一個穩固的梯子上,還有我只能用左手,因為我的右手就直直的垂著,完全無法用力。

在擦洗完船回家的路上,我的胳膊和肩膀開始疼了起來,第二天我不得不去醫院,因為我完全無法使用我的胳膊。檢查的結果是我的肩膀骨頭摔裂了。可我仍心存感激,因為我很有可能摔斷脖子的。盡管很痛,我依然堅持煉功。當我復查時,理療師認為我的肩膀恢復的又好又快,這成了一個很好的洪法機會。這次事故有可能是要奪去我的性命,可我只是摔裂了肩膀,師父又保護了我。『轉法輪』第三講中寫到︰“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

我理解,另外空間的生命,看到我修煉了,要離開這個層次了,他們便來要帳,要我的命。

這兩次事故非常明顯的是來取我的命的,但是,即便我沒有出什麼大問題,我感覺那些另外空間的生命仍然試圖阻擋我修煉,阻擋我做我應該做的,只不過換成了一種不那麼明顯也不那麼直接的方式,但他們仍在那里,仍在試圖阻攔我。即使另外空間的阻攔雖然沒有那麼明顯了,就像事故會致命一樣,但是危險依然存在,我感覺我需要對我身邊發生的事情更加警覺。

這是我在讀《轉法輪》第三講時的一些體悟,如有不當,敬請指正。

多謝師尊,多謝同修。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