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家、弟媳被迫害致死 王西愛被綁架枉判

Print

【圓明網】山東臨沂市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王西愛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中午在臨沂市北城新區兒子家,被沂南縣公安國保和依汶鎮派出所跨縣綁架,非法關押到臨沂市河東區看守所,于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遭到沂南縣公檢法構陷庭審,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此前,王西愛的弟媳李長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被迫害致死;親家邢西美(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被綁架、二十日被迫害致死。王西愛的弟弟王西杰(李長芳的丈夫)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七日早上在臨沂市一位法輪功學員家被綁架。

李長芳

王西愛,家住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年輕時,因為干農活勞累,身體患上了多種疾病,常年遭受疾病痛苦,心煩意亂,經常和公婆鬧矛盾。一九九八年冬,村里不少人都在修煉法輪功,她就一起加入修煉,在很短的時間內,身體上的疾病好了,心情愉悅,對生活充滿了希望,從此和公婆的關系也好了。

邢西美,六十六歲,丈夫劉成吉,是沂南縣岸堤鎮西岩路村民。一九九八年夫妻倆開始學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性格變得非常善良和氣。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打壓法輪功以後,邢西美與丈夫向人們澄清謊言,傳播法輪功真相,不斷遭到當地中共惡徒騷擾、恐嚇、威脅、抄家、綁架、訛詐、洗腦迫害,邢西美先後在二零零七年和二零一零年兩次被非法勞教,被投進濟南女子勞教所加害摧殘。

王西杰、李長芳夫婦是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人,學煉法輪功,強身健體,按真善忍做個好人。李長芳是一位善良的普通農婦。法輪功在她家鄉洪傳時,她雖然沒有文化,但當她听說“真善忍”這三個字時,心靈產生共鳴,就跟村民一起學煉。從此,她變得更善良、聰明、端莊、體貼和大方。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沂南縣國保、“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和依汶鎮派出所、司法所在王西愛家綁架了包括李長芳在內的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李長芳等法輪功學員在依汶鎮被非法扣留24小時後,被送進沂南縣看守所。三十五天後,李長芳被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王西愛等法輪功學員被送進臨沂市洗腦班迫害一個月。

一、親家邢西美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岸堤鎮派出所所長胡發強的指使下,警察突然闖進邵家沿路邢西美家,將她家中電視機、放像機、一百二十元錢、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及錄音機都搶走,邢西美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邢西美的丈夫劉成吉又被綁架。警察天不亮就闖進家,綁架劉成吉,七點非法把他押送到岸堤鎮派出所,第二天又非法押送到沂南縣看守所。邢西美被非法抄家,大約二千元錢被搶走。警察哄騙孩子說︰抓走你爸爸是為了找你後媽(邢西美),只要是說出你媽的下落就可以放人,反正也不是你親媽,只要說出來我們去抓。

二零零七年正月十三日,劉成吉、邢西美夫婦無辜被惡人綁架在沂南縣看守所,邢西美被非法勞教,劉成吉被訛詐後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中午,沂南縣岸堤鎮派出所警察守在刑西美家門口,綁架了外出回家的邢西美。邢西美被非法關押在沂南縣看守所,後又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五年,劉成吉、邢西美夫妻二人將自己多次遭到的無理迫害寫成訴狀寄達兩高,要求懲治元凶江澤民,但這個合法正義行為卻又遭到縣610與岸堤鎮派出所警察的騷擾恐嚇。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岸堤鎮派出所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劉成吉、邢西美家騷擾。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邢西美在岸堤鎮興旺莊集市發法輪功真相台歷時,遭人惡告而被岸堤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審問,後被強行非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此期間,家人沒有收到任何手續和音訊。

直到十一月九日,派出所所長與幾個警察突然找到邢西美的家人,訛詐家人查體費四百一十元錢,又要家人拿出三千元錢辦取保手續,並欺騙說邢西美老人身體很好。被家人拒絕後,他們就急匆匆將家人帶到臨沂市人民醫院南院,此時家人發現邢西美正在被醫院搶救,身體偏癱,腹部腫脹,意識不清,生命垂危,別人大聲問她時,她嘴里只是虛弱的說“欺負人”。派出所警察見狀,怕承擔責任,扔下三千元錢就跑了。

刑西美生前在醫院搶救時的照片

當時醫院診斷為腦梗塞和肺炎,但邢西美以前根本就沒有這種疾病,完全是被迫害造成的。邢西美在醫院搶救稍微穩定後,家人離開幾個小時,回來後,突然發現邢西美原本正常的肚子膨脹嚴重,一肚子黃色液體。

十一月二十日,邢西美含冤離世。後來,派出所又搶走了診斷病例,逼迫村干部只給了邢西美家人二萬五千元錢作為治療費。

邢西美的家人為了伸冤討公道,依法逐級上訪控告沂南縣公安局。初期,縣公安局佯裝不知,不理不問。等到了二零一八年六月份,中央巡視組要來沂南縣時,縣公安局擔心其家人去上訪告狀,便突然對冤案作出回應,多次派人找到邢西美的親家王西愛談話許諾︰只要不再上訪,縣公安局願給予賠償,出個幾十萬元沒有問題,同時許諾給邢的丈夫困難補助,但也威脅其家人,如果再上訪,就把人抓到看守所,其所有在政府工作的親朋都會被開除公職等等。

可中央巡視組走後,縣公安局的許諾成了泡影。縣公安局的惡行騙局也被明慧網曝光,此冤案受到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譴責,當地百姓也為此冤案鳴不平。縣公安局不是以此悔罪改過,正當處理,兌現許諾,而是尋機報復。縣公安局懷疑依汶鎮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參與了此次正義控告活動,便對他們施展多次報復加害行徑。

二、兩次洗劫隋家店村、綁架多人、枉判四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八年,沂南縣開始在全縣展開所謂“掃黑”行動,縣公安局國保趁機再次迫害依紋鎮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進行打擊報復。八月二十八日,縣國保大隊與依汶鎮派出所的警察綁架了隋家莊子村隋樹昌夫婦、隋家店村劉乃訓和王西蘭夫婦(七十歲左右)四名法輪功學員,還有兩個不修煉的普通老百姓,隋樹昌夫婦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後回家,王西蘭當時查體不合格不應該被關押,但仍被派出所所長劉偉明等強行劫持到臨沂看守所關押,劉乃訓被非法關押在沂南縣看守所,三十五天後,劉乃訓夫婦二人被非法批捕。

同年十月二十三日,沂南縣公安局糾合了國保大隊、巡警、依汶鎮派出所、岸堤鎮派出所等大批警力,借“掃黑”之名對隋家店村進行二次洗劫。當天早晨六、七點,九輛警車突然竄進村里,幾十名巡警快速下車後,立即分頭撲向該村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家中翻牆、破門而入,當時將祖培勇、李長芳(女)兩名法輪功學員暴力劫持進警車里。

洗劫過程中,當地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家屬全部受到騷擾恐嚇,其中,支付芹的丈夫被警察逼著給支付芹打了三十多個催回電話;連馬牧池鄉小堡護村的兩個沒有修煉的人因在家里被翻出了一點真相幣,竟然也被警察劫持後非法拘留。

據悉,縣公安局計劃將全村的法輪功學員全部劫持,但當時大部份人都不在家,陰謀才沒有得逞。鎮政府人員咸春亮伙同村主任孫安國仍不死心,就派人大街小巷的找其他法輪功學員企圖再次綁架,並口出狂言說把這些人都抓進去。五名女法輪功學員王西愛、劉建華、支付芹、趙德梅、王傳菊被迫流離失所。

為了尋找所謂的“證據”以達到構陷迫害好人之目的,警察還到祖培勇父母親家中騷擾、盤問無果後,國保警察架著梯子,多次翻牆進入祖培勇的家里非法搜查,恰被路人踫見問是不是小偷偷東西啊?警察無恥地說︰“是啊,你小聲別說話,等會買點東西給你吃。”

沂南政法委610秘密組織,將兩起綁架案,指示沂南公檢法構陷成一起所謂的“大案”,以完成“掃黑”指標。沂南檢察院、沂南公安局、沂南法院,根據需要,非法構陷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不久,沂南縣副縣長、公安局長劉星,被省、市獎勵其“掃黑”成果,登上山東電視台的屏幕吹噓,欺騙民眾。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國新年快來臨的時候,沂南縣公檢法司在臨沂河東區看守所組成了一個簡易“法庭”,進行所謂“庭審”,所謂的公訴人苗某和審判長尹某老調重彈,仍以《刑法》三百條即“利用某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陷害劉乃勛、祖培勇、李長芳等六名當事人。兩位律師為劉乃勛、祖培永做了無罪辯護,講明了中共針對法輪功誣陷的法律真相,指出了公檢法辦案程序及取證的違法行為,證明了法輪功學員確證無罪,要求當庭宣判無罪釋放當事人。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沂南縣法院,不顧律師的無罪辯護,依舊荒唐的錯用《刑法》三百條,突然進行秘密判決,對祖培勇、李長芳等四名法輪功學員和兩名明白真相的市民判刑。判決書不允許其他人看,不允許拍照。

家屬無奈,聘請律師進行查看,得到冤案秘判內容︰祖培永被枉判三年六個月、罰金三萬元;劉乃訓(被枉判三年、罰金二萬元;李長芳被枉判兩年六個月、罰金一萬元;王西蘭被枉判兩年、罰金一萬元;未修煉法輪功的王永剛與付文合(二人刑拘後取保)一同被枉判一年、罰金一萬元,王永剛緩刑兩年,付文合緩刑一年六個月。四名法輪功學員都被非法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三、李長芳被迫害致死,疑被強摘器官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早上六點多鐘,沂南縣公安局和沂南縣依汶鎮派出所警察翻牆入室搶劫並綁架了李長芳。當時還把王西杰學考駕照用的電腦、李長芳的手機及兒子家的電動車一起掠奪走。

李長芳在臨沂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因胃疼,逐漸往下疼,下身、大腿、腰部等部位大面積出現紅紫現象,被送進臨沂市人民醫院。七月五日晚上十點,李長芳家屬接到臨沂市看守所在臨沂人民醫院打來的電話,告訴家屬李長芳病危,需要家屬簽字動手術。

李長芳家屬連夜趕到臨沂市人民醫院,家屬看到李長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腫,大腿大面積淤青,牙齒松動。家屬問發生什麼情況,李長芳說肚子痛15天了,一個星期不吃飯,後期水也不喝了,也沒有排便量。然後被看守所送到臨沂人民醫院治療。

李長芳手術前

醫生說是闌尾炎化膿,需要開刀,沒多久醫生又說胃穿孔。家屬問闌尾炎為什麼大腿有淤青?醫生說這個不好解釋。問牙齒為什麼松動時,臨沂看守所張隊長說是因為在看守所沒吃水果,缺營養導致的。家屬懷疑是被強行灌食導致的,逼問到底怎麼了?醫生說現在還查不清,需要做微創,需要開刀,強逼家屬簽字開刀,家屬說沒查清之前不簽字。

家屬拍照留證時,突然在病房附近,里外沖進將近二十個便衣警察,威脅,強逼,動手搶奪手機,強行刪除手機里的相片。

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下午,在未確診、保守治療有好轉的情況下,臨沂市看守所強行要求醫生手術,李長芳再也沒有醒過來。手術從胸腔開刀到腹部,李長芳昏迷不醒,被用各種儀器、呼吸機在維持生命。

七月九日,李長芳家屬輪流守在重癥監護室外一整天。家里傳來消息說,臨沂市看守所打給沂南縣公安局,沂南縣公安局打給依汶鎮派出所,依汶鎮派出所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書記說,李長芳在臨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讓村里去人領回家,準備好衣服(裝老的衣服)。

七月十日早晨八點三十左右,在臨沂市人民醫院突然進來五輛警車(其中一輛是法院的車),前前後後出來二、三十警察,大部份身穿便衣,這些人強行威逼李長芳家屬簽字出院。家人拒絕簽字,身穿便衣的警察開始動手抓人打人,企圖以暴力威脅,強迫簽字。李長芳的兒子王小飛上廁所時,被便衣警察暴打。

李長芳兒子掙脫後呼救︰警察打人了!把我媽媽迫害得昏迷不醒,還打我,想把我也抓進去。我媽媽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強身健體沒有錯……警察去年十月翻牆綁架我媽媽到看守所,非法判刑,突然告訴我們我媽媽身體不行了,要住院開刀,問醫生說是闌尾炎,後來開刀後被送進了重癥監護室,開刀位置是從胸腔往下開刀的;再次問,醫生說是多器官衰竭,至今昏迷不醒。現在人還沒給我們治好,又強行逼我們出院。

醫院看病的人紛紛擁上來,有人拿出手機拍照。李長芳的家屬也拿出手機,對著剛才打他、抓他的便衣警察拍照時,問他你叫什麼名字,你是干什麼的,為什麼打我抓我。這個人謊稱自己是看病的病人,對其他警察錄像時都紛紛稱自己是病人回避。

圍觀的老百姓表示憤怒與同情,有的說︰“共產黨就是不干好事,你看現在又在欺負好人了!”“快點報警懲治他們”,有的人說︰“你們要堅持頂住……”沂南公檢法司便衣警察自知理虧開著警車慌忙逃走。

強硬陰謀未得逞之後,沂南法院又以偽善面目登場,詢問家人有什麼訴求,家人要求︰對迫害李長芳的所有人員繩之以法,撤銷所有誣陷李長芳因修煉法輪功被枉判的罪刑。臨沂法院談判人荒唐提出︰只要不提及跟法輪功有關,都好辦。家人憤怒拒絕。

七月十日下午兩點三十分,李長芳的兒子進入重病監護室,看他媽媽,這時跟進去了三個特勤警察,不讓李長芳的兒子拍照。大約半小時後,再次出現幾輛警車(據悉是臨沂市蘭山區東關派出所)十幾個特警,在臨沂市河東看守所丁某(女)的指認下,分別把李長芳的丈夫王西杰、兒子王小飛、女兒王嬌及王嬌的6歲兒子以及親屬彭輝,強行架進警車,劫持到東關派出所。問他們什麼理由抓人時,這些警察說是擾亂醫院秩序(分明是他們威逼李長芳家屬簽字出院,擾亂人民治病)。現場警車︰公安 魯Q6012警,法院 魯QA368警,公安 魯Q3888警,公安 魯Q3977警。

七月十一日凌晨李長芳家屬親屬均被放回家,李長芳的兒子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在這期間看守所和蘭山區東關派出所串通一氣,威逼誘導李長芳家屬談判,說只要同意簽字出院,會給予補償,家屬可以提條件。

七月十二日下午兩點半,王西杰探視時,對著李長芳的耳朵喊了幾聲,王西杰發現李長芳呼吸急促,王西杰又喊了幾聲,李長芳的頭扭了一下,王西杰繼續喊,李長芳的頭又動了一下,然後眼角流出了一點眼淚。

當天,臨沂蘭山區東關派出所與臨沂看守所,趁李長芳家屬不在,拔掉正在臨沂人民醫院重癥監護室搶救的李長芳身體上的各種儀器管子與呼吸機,將李長芳搶走,下午六點左右打電話告訴家屬前去談判,臨沂看守所與蘭山派出所聲稱︰管子已經拔掉,遺體將會放在殯儀館(家屬不知道是哪個殯儀館),家屬快來簽字談判。

直到李長芳七月十二日被拔管去世前,家人每次到重癥監護室探視,都發現李長芳的雙眼被用膠帶粘著。

臨沂市看守所、臨沂市檢察院、臨沂市人民醫院對李長芳具體做了什麼,在當前對法輪功迫害依然存在的形勢下尚不能得知,但從報道出的臨沂看守所、臨沂市檢察院、臨沂市人民醫院、臨沂市東關派出所等人員的不合常理的表現,在中共普遍秘密活摘器官邪惡背景下,人們質疑當局可能對李長芳實施了這種罪惡,為什麼一個微創手術突然改為大手術?為什麼不叫家人拍照取證?為什麼不叫家人靠近查看術後親人身體狀況?為什麼不快速搶救反而強制出院?為什麼被害人還有生命跡象時就給拔掉呼吸機?為什麼偷搶冤死者遺體欺騙家人強迫火化?為什麼家人質疑親人器官是否被偷摘時不敢回應和公開實情?

面對質疑,當局如果證明沒有實施這種罪惡,不需要做什麼,只要歸還李的遺體給家人查看,或請獨立的鑒定機構出示正確的鑒定結果,就能證明質疑不存在,但當局的反應是綁架家人,搶劫受害人遺體,脅迫在政府上班的親戚游說家人火化遺體,恐嚇家人不許曝光,抓捕李的兒子和丈夫,威脅家人支付三十萬元醫療費,強迫李的丈夫簽字同意火化等。同時上門騷擾威脅李的幾個姑姐。

四、姐弟被綁架 王西愛被枉判三年半

沂南縣公檢法聯合臨沂看守所及臨沂市人民醫院制造了虐殺李長芳的慘案,瘋狂的搶劫了李的遺體掩蓋罪行;隨後威脅、責令李長芳及丈夫王西杰在政府和事業單位上班的親朋,勸說王西杰接受公安極不公正的妥協條件,企圖逼迫家人強行火化,銷毀罪證。

被拒絕後,沂南縣公安局在二零一九年十一前後幾個月時間,再次報復騷擾隋家店村善良民眾,並至少四次綁架了王西杰的兒子,抓了放,放了又抓,威脅利誘,欲逼迫簽字同意火化。沂南縣公安局到處尋找李長芳的丈夫王西杰的下落。

當局派人在隋家店村里安裝了多台監控攝像頭,指使鎮村干部趁機散布污蔑法輪功的謊言,恐嚇當地百姓,派出特務蹲坑盯梢監控,在公路和大街上巡邏,大行紅色恐怖。

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縣公安局國保和依汶鎮派出所集中騷擾和威脅王西杰的幾個姐姐,並到臨沂市北城區,撬門開鎖,將正在給兒子看孩子的王西愛(王西杰的八姐)綁架,當日將其非法關押到臨沂市河東區看守所,于二月十一日非法批捕,移交沂南縣檢察院。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七日早上,王西杰在臨沂市一位法輪功學員家被綁架。

由于武漢肺炎爆發,看守所以此為由不叫律師會見王西愛,更不讓家人見面。就這樣,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國保和檢察院仍然秘密構陷她。期間,因為實在找不到任何證據,案卷被檢察院退了多次,但國保和依汶鎮派出所執意陷害善良,非法羅列所謂“證據”。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沂南縣公檢法對王西愛進行非法構陷庭審,七月十五日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家人沒有得到任何信息,會見、旁听、親人代理辯護權全部被非法剝奪。

五、隋家店村二零零八年綁架案

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位于當地汶河北岸,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前,村里有不少人學煉法輪功,受益良多,村民們對他們的變化頗為稱道。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這個村的法輪功學員連續遭到市、縣、鄉(鎮)三級“六一零”惡徒非法抄家、綁架、洗腦、威脅、訛詐財物。最為惡劣的是,沂南縣“六一零”于二零零八年在這個村制造了綁架案。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下午兩點半,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王西愛家正在開交流會,突然非法闖進二十多個人(國保大隊和當地鄉派出所),一看法輪功學員有三十幾個人,就退出大門外將門外鎖,用車橫在大門外。隨後又從縣里叫來了十幾輛車近百人,將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綁架,用大客車全部拉走。據悉,縣“六一零”擔心警力不夠,慌忙從縣消防隊、交警隊、公安國保和當地派出所糾集了近百人參與作案。惡意舉報人是李先鋒(隋家店人,開飯店的地痞)和一孫姓惡徒。

當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十九人被非法抄家勒索後回家,十六人被非法關押在沂南看守所,他們是︰王西愛、劉建華、王西蘭、劉乃勛、李長芳、芝富芹、王德菊、王愛玲、隋樹昌、齊義春、李長寶、孟祥蘭,孟祥玲和沂水縣的李紀珍、孫慶香、閻培廣。後來王西愛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臨沂洗腦班(外稱“法制教育中心”)。當時正值寒冬,法輪功學員穿著單衣單褲單鞋,但警察剝奪了她們家人送衣服送錢的權利,也剝奪了她們與家人見面的權利。

三十五天後,李長芳被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李長芳首先面對的是被關禁閉。李長芳被強迫長時間坐在一個又小又窄的板凳上,不能動一動。半個月後,李長芳被解除禁閉,和其他犯人一起出工。她們早上5︰30起床,打掃衛生,之後10分鐘時間排隊、吃飯,7︰00已經在車間縫手機套了。期間干活互相之間不能說話,上廁所有人看,中間沒有休息。晚上20︰00-21︰00收工回到宿舍,她們還被要求加班,或糊飛機上用的嘔吐袋1000個,或貼藥瓶商標5-9箱,或疊手提袋400-500個。因為困和眼楮花,有時要干到凌晨1︰00,干不完會被罰分加期。

由于受此案的牽連,先後有幾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岸堤鎮岸堤村法輪功學員任樹梅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被當地派出所人員抄家,關押到沂南縣看守所。城區法輪功學員薛麗十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在自己家中,被沂南縣“六一零”、公安局綁架到縣公安局,後投進了臨沂洗腦班。城區法輪功學員趙忠榮(四十八歲左右),先後兩次被國保特務從家中綁架、抄家,並被劫持到臨沂洗腦班折磨,家人已被惡警訛詐了數千元現金。

沂南縣“六一零”惡徒們為了展示其“惡績”, 于次年春夏之交,叫臨沂市“六一零”洗腦班的十幾個惡徒,竄到該縣馬牧池鄉進行“回訪”,對當地法輪功學員一陣抄家騷擾後,又結伙竄到依汶鎮隋家店村騷擾,見大部份人忙于農活不在家,就威逼村干部四處尋找,並在村辦公室大喇叭上點名亂吼,欲強行將法輪功學員再次劫持到洗腦班。但當地法輪功學員不配合,惡徒們的陰謀沒有得逞。

但惡徒們賊心不死,二零一零年九月份,在臨沂市“六一零”的督促下,由沂南縣“六一零”惡徒薛克華牽頭帶領縣、鎮公安惡警們又闖到隋家店村,直奔法輪功學員王西愛家里,見其不在,便四處打听,打听到王西愛正在村後忙著蓋新屋,他們結伙來到工地現場找到王西愛,對王西愛口口聲聲說來“關照關照”, 王西愛識破惡徒的陰謀,對薛克華說︰不用你們這樣“關照”,信仰是我的自由,做好人沒有罪,老百姓拿出血汗錢養著你們,你們卻一次次來害人,早晚要受到報應的,你們快走吧。見惡徒們賴著不走,王西愛趁機將薛克華等人十幾年來加害好人的罪行一一揭露,現場干活的人听後都向惡徒們投來憤慨的目光,一同來的人員也都在細細的听著。

“六一零”惡徒薛克華見狀,心急的大聲威脅王西愛︰“你再說我就帶你走!”說著就要動手動腳,正義的村民們眼見薛克華欲行不軌,便大聲說︰你想干什麼?她一個婦女,為了身體好煉煉功有什麼罪?你要把她帶到哪里去?薛克華看看圍觀上來的群眾,支支吾吾的說︰沒有什麼事,你們干活吧。便想溜之大吉。但這個場面讓他們實在無臉走。王西愛便說︰沒臉走了是吧?要走就快走,知道大法好就別再害人了,走了以後也別再來了,不走就在這里干活。王西愛說完話就去忙活計去了,回來一看,那伙不法之徒也不知在什麼時間灰溜溜的走了。

但臨沂市“六一零”洗腦班惡徒仍不死心。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臨沂市“六一零”洗腦班的惡徒甦偉、陳軍、高長英(女)等多人悄悄的竄到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以“回訪”為名,妄圖劫持這個村的法輪功學員。惡徒當得知當地法輪功學員在忙著種大棚菜,便跑到王西愛、劉建華的大棚地里騷擾不休,反反復復的說來“看看”王西愛等人。當時每一個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都對他們說︰不用你們看,俺有病的時候你們來看俺了嗎?煉功好了病了你們來看俺了,目的是不讓煉功做好人,你們說說你們安的什麼心?這里不歡迎你們。

這幾個惡徒還想再耍花招騙人,被當地法輪功學員和正義村民嚴詞譴責,圖謀不軌的惡徒們做賊心虛自知理虧,只好狼狽而去。

山東省沂南縣位于沂蒙山腹地,二十年來,當地先後有五十多名善良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判刑,六人被迫害致死,還有許多人被間接迫害致死。李長芳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被迫害致死後,親友為了討取公道,試圖控告犯罪分子,但不是被威脅報復,就是投訴無門。

面對慘案和冤屈,人們可能不止一次的發問︰難道善良人的冤屈就這樣無法伸張?二十年來,中共的惡行早就激怒了上天,天懲惡報早就不斷的降臨惡人之身,目前,天滅中共正一步步走近人間︰瘟疫、洪災、地震等天災一起襲向中共,中共內憂外患,多面楚歌,處在解體的前夜。

幾個柔弱村婦的力量,與中共貌似強大的暴政,無法比擬,但她們的善,照出了中共的惡,她們的純樸襯出了中共的虛偽,暴露出了中共流氓無恥的嘴臉。漫漫長夜將盡,正義即將來臨,那時,邢西美、李長芳及千千萬萬受到中共迫害和虐殺的民眾的冤屈,必將得到平反洗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