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周國強被非法關押兩年 疑被配血型

Print

【圓明網】湖北省赤壁市法輪功學員周國強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點被武漢國安綁架,非法關押至今,已經快兩年了。近期獲悉,周國強被全身檢查,被抽血、抽骨髓檢查,疑為配血型。因為多年來曝光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說明中共有龐大的活人供體器官庫。

法輪功學員周國強,男,五十多歲,原赤壁市工商銀行職工。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一年來,他被中共非法勞教三年,遭受了很多酷刑折磨。

一、在看守所被抽血、抽骨髓等全身檢查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點,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刑偵警察,聯合武昌區余家頭和水果湖派出所、國保、特警,闖入洪山區中北路姚家嶺站東湖熙園物業,綁架周國強等六人。

隨後,周國強等被劫持到余家頭派出所,銬在鐵椅上非法審問,遭到毒打,刑訊逼供,又強迫做身體檢查,抽了幾百毫升血,檢查肝、腎、心、肺等功能,還做了眼科檢查,說是檢查眼角膜。這些檢查,很可能都是為活摘器官準備的(參見《專題︰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周國強先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青菱看守所(位于武昌白沙洲農貿市場附近),後又轉至蔡甸區紅廟看守所,目前,又轉到青菱看守所。據說,在里面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編了號,不判刑、也不釋放。

市六一零頭目黃孝軍具體負責迫害周國強。目前得知,因表明被非法搜繳到設備與其他人無關,周國強現被與其他人分開,單獨關押。又因周國強被強制抽血、抽骨髓,疑是市六一零頭目黃孝軍等準備配血型。希望正義人士關注周國強的人身安全。

二、在拘留所被迫高強度奴工生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周國強和赤壁市蒲紡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在蒲紡公園集體煉功,被總廠公安處劫持到赤壁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在這期間,他被逼迫到采石場勞動,超負荷從山上拉石頭,給碎石機喂石頭。有一次,他被派去清除碎石機漏的石灰粉,小屋里僅容一人和裝石灰粉的小推車,頭頂上的碎石機瘋狂的叫著,石灰粉不停的往下掉,飄得滿屋都是,嗆得他差點窒息。憋不了一分鐘,他就要趕緊跑出去換氣,粘在身上的石灰也不知有多厚了。他不停的裝石灰,又不停的一車車往外拉,累得筋疲力盡,沒有一刻休息的權利。

日落西山,他們排隊下山,在一口小泥塘洗澡,泥塘的淤泥都快到膝蓋了,臭氣燻天。晚上吃干飯,二、三兩,外加幾根蘿卜丁。本來吸了一下午的石灰粉,喉嚨嗆得象火燒,這一下吃的干飯,加上帶辣味的蘿卜丁,喉嚨疼得象刀割。

三、在赤壁市看守所遭多種酷刑折磨

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期滿,周國強不但沒有回家,卻被劫持到看守所繼續關押。

剛進赤壁市看守所的人,都要“走過場”,如名曰“吃饃”、“竹筍炒肉”、“彈鋼琴”、“開飛機”、“背寶劍”等,都是整人的殘酷土刑。“號霸”(獄警指派的那些有錢有勢的管號子的人)叫他靠牆站著,背後墊一杯子之類的東西,叫“號子”里每人給你當胸一拳,或叫一人朝著胸口飛踢一腳,這叫“吃饃”。“吃饃”者往往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射而出。

無論酷暑嚴寒,扒光衣服洗澡,先擦一遍肥皂,再叫靠牆蹲好,把後腦勺按到牆上貼緊,一人端水從頭頂往下淋,非常緩慢而又連續不斷。水在流過鼻梁的時候,會形成一道“瀑布”,把兩只鼻孔與嘴巴整個蓋住,等于堵死了氣孔,馬上憋得要死。要是掙扎的話,劈頭蓋臉給你來一通拳腳,只好大口大口的吞氣,到最後一缸水淋完了,肚子也喝飽了。

獄警強迫法輪功學員在“號子”的過道上跪一長排,用細長的竹條死勁抽打法輪功學員的身體,特別是裸露的肉體,那種鑽心的疼痛有如蛇咬,如毒蜂刺,有的疼得在地下翻滾,這就叫沒有內傷的“竹筍炒肉”。

獄警把周國強的手用手銬銬住,一只手從背後往上,一只手在胸前往上,二只手銬在一起,這就叫“背寶劍”。

四、在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和沙洋七里湖勞教所被殘酷迫害

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周國強被非法勞教三年,先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後來被轉至沙洋七里湖勞教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周國強被劫持到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向陽湖農場,周國強被逼參加“軍事訓練”,被逼做奴工(挑塘泥、搞基建、在磚廠和塑料袋加工廠勞動等),利用這些不要一分工錢的勞力,沒日沒夜替私人老板加工創造高額利潤。勞教所大隊長金世勇(已遭惡報被判刑),副隊長胡開顏(已遭惡報被判刑)看到他不“轉化”,咸寧官埠橋勞教所就把他轉到沙洋勞教所。

二零零零年九月份,周國強被劫持到沙洋勞教所。在勞教所,周國強被迫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白天挖池塘、挑水渠,晚上逼迫他看些烏七八糟的電視錄像,後來竟然放黃色錄像,他堅決抵制。後來,他拒絕出工,要求無罪釋放,警察派犯人每天把他拖到田地,有時被銬在田埂的樹上,日曬雨淋一整天。晚上,背“寶劍”(背銬),再用高壓電棍電他的耳根、腳後跟,甚至捅到嘴里電,威逼他干活。

酷刑示意圖︰甦秦背劍︰把人的雙手臂背在後面用手銬銬住,惡警抓住鐵鏈踩住法輪功學員後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極。

周國強拒絕“轉化”,被關進“嚴管隊”,實行“準軍事化管理”,每天由“特警隊”指揮進行強化“訓練”。每名法輪功學員由一名犯人包夾。每天四五點統一起床,九個班輪流上廁所,每個班五分鐘,每天上午只有這一次的“方便”機會。由于坑少人多,加之時間短,往往剛蹲下來,大便都沒有解干淨,下個班就進來了,肚子就要脹一上午。

天沒亮,法輪功學員就被迫圍著操場跑步,跑的過程中,還要不停的唱惡黨的歌。聲音小了或沒唱者就要罰唱一早上。這樣跑到吃早飯。八點左右開始所謂的“訓練”。先是站軍姿,要求身子站的筆直,兩大腿繃緊,兩腋夾緊,警察在背後突然猛踹你的腿窩時不能彎,中指緊貼褲縫,中間還要夾根草,草不能掉,還要面對著強烈的陽光,眼楮不能眯。否則就要受懲罰。有一次周國強因沒站好,被特警姓郭的隊長拉到值班室用電棒電了好一陣。

站完了軍姿接著蹲軍姿。右腿腳尖蹲著,腳跟抬起,屁股坐在腳跟上,左腳朝前弓起,身體正直,全身的重量都壓在踮著的右腿上。身體不能晃動,否則背後的警察就要猛踹一腳,還要延長時間。不到十分鐘腿就疼的鑽心,法輪功學員都要強迫蹲一小時以上,好多法輪功學員的腿都蹲腫了。每天都要跑步,有時一直跑到吃中飯。跑的過程中還要不停的喊口號唱惡黨歌曲。還有什麼“蛙跳”、“鴨子步”、“俯臥撐”等等迫害人的手段。

中飯在露天吃,再熱的天也是這樣。每天中午背勞教所的監規,要大聲,否則就要受懲罰。下午強迫去听誹謗法輪功的造假言論。晚上“坐板”看中共謊言電視至十點多。睡覺前再次“嚴管”。所有白天什麼被子沒疊好的、唱歌聲音小的、進門忘了喊報告的、特別是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問候甚至是遞了眼神的、抵制迫害者,統統被迫“嚴管”,就是重復白天的強體力活動,而且強度還加大。

在被迫“嚴管”中,警察拿著電棍跟在後面,把電棍弄得“叭、叭”直響,誰動作慢了電誰。警察折騰夠了,自己也累了,就限定法輪功學員們在十秒鐘內,以百米沖刺的速度上床,誰要是跑慢了,接著“嚴管”,而且不準擦洗身上的汗水。剛合上了眼,朦朦朧朧的時候,又听到起床的哨子了。又接著開始了第二天的所謂“訓練”。周國強在這個嚴管隊集中營呆了兩百來天。在沙洋勞教所,周國強由于拒絕放棄法輪功,被無理加期半年勞教時間。

參與迫害的獄警有︰張修平、田明、何偉、魏鵬等。

相關責任人信息
1、黃孝軍,武漢市610頭目,具體負責迫害周國強。
2、曹裕江,武漢市政法委書記
3、鄒耘,武漢市政法委常務副書記
4、羅平,武漢市政法委政治部主任
5、宋丹,武漢市政法委紀檢組組長
6、唐宗元,武漢市綜治辦主任
7、向佐明,武警武漢支隊支隊長
8、周濱,武漢市綜治辦主任
9、崔正軍,武漢市維穩辦主任,027-82402467、(宅)027-85311811
10、殷玉梅,武漢市防範辦主任,027-85481689
11、陳仕國,武漢市防範辦副主任,027-82402903
12、鄧文武,武漢市610主任,027-82863396、027-82402420、13317199999
13、李義龍,武漢市公安局局長,027-85876666
14、夏建中,武漢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
15、謝清運,武漢市國保支隊支隊長
16、朱新鋼,武漢市國保支隊政委
17、劉南華,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處長
18、焦健,武漢市國保處副處長,027-85393567
19、蔡恆,武漢市國保處大隊長,027-85393569、027-85864400、18571567176、13971015811
20、李君(女),武漢市洪山區610主任,027-87678117
21、岳朝霞(男),武漢市洪山區610副主任,13995641377
22、黃曉屏,武漢市洪山區公安分局局長,027-85394488、(宅)027-82439257、13871034227
23、魯文德,武漢市洪山區公安分局政委,027-85394498、(宅)027-87488366、13317152391
24、羅敦禮,武漢市洪山區公安分局副局長,13371752568、(宅)027-85782215
25、姚靜,武漢市洪山區公安分局政治處主任,15608629886、(宅)027-67884271
26、李宏文(從西藏調來),武漢市洪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027-85394578
27、看守所電話︰027-87391933
28、付斌,武昌區檢察院檢察長,027-88132000 、027-12309(檢查服務熱線)
地址︰武漢市武昌區陸家街299號,郵編︰430000
29、張修平,沙洋勞教所大隊長
30、田明,沙洋勞教所科長
31、何偉,沙洋勞教所警察
32、魏鵬,沙洋勞教所警察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